年景拾掇

 

                                   

新年時光似乎特別過得快,大年初一猶如在昨天,新十五的元宵節就展現在眼前,湯圓慶元宵之後,隆重的迎春氣氛逐漸減弱,繽紛的年景一日比一日褪色。有人慨嘆︰新年來得輝煌,總是悄悄地離去。

 

    光陰似箭,我們度過的日子瞬間消失,有時候欲回顧一下也不易,要冷靜下來,仔細尋覓,才重新在腦海出現。好像這壬寅虎年新歲,十五天過去了,祝賀聲音已停止了,有朋友提及這疫情擴散的新年,是怎樣度過的?我一時也錯愕,是啊!新年連串活動情況怎樣,我敲敲頭顱,重新回味過年景象,必須整理順序才能暢所陳述,幸好我曾將部分過程擺放上臉書,可窺見年景痕跡,我即時瀏覽,再思索半月來的所有概況,將壬寅年景拾掇起來。

 

    我終於把次序排好了。我每年迎接新春以吃團年飯為序曲,贈送孩童壓歲錢為開始。在美國,因工作關係和兒女住所相隔遙遠,我更重視團年,今回歲暮年廿八巧逢星期日,故我提前一天吃年夜飯,長子國平一家三口,次子國風一家五口,孻女國欣一家四口,齊集一起酬神團年;飯後我循例發送紅包利市給幾個內外孫,既可作為壓歲錢,一併作為提前贈送虎年利市。

 

    大年初一,我夫婦在錢得樂新居,零時即擺設供桌在門外,以果餅祭品,炷香點燭膜拜天地神明,第一時間迎接壬寅虎年降臨。元旦當天都守在家裡,觀看電視迎春節目,保持傳統俗例,待年初二開年後才去向親友拜年。

 

    大年初二,本來開年祭神後外出拜年,惟恐新冠疫情擴散,一動不如一靜,取消外出活動。倒是在下午,長子國平與保燕攜帶兩月大的天恩孫仔,向我兩老拜年,也夠高興的,眼看孫仔舞手動腳很有趣,疲倦了就睡覺,安然入眠,顯示新歲祥和。

 

    大年初三上午,我把昨日剛收到風笛詩社總編荷野寄來的兩本《火煉》詩集,是刀飛文友的遺著,特地前往郵政局,轉寄一本給居於瑪利歌佰的溫日強文友,算是新年禮物。

 

    大年初四,立春吉日,同是接財神日,很多朋友傳遞立春的祝福,一連串的賀詞,祝賀健康平安幸福,財運亨通,財源滾滾……顯示立春節日盛況,而遠在東方的中國首都北京,此日正式舉辦第廿四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大會,簡稱北京冬奧,主辦非常雄偉,開幕典禮尤其精彩壯觀,難得一見的體育盛況,我整天在網上追蹤訊息。

 

    大年初五星期六,在美莎市新世界超市過去不遠的公園,隆重組織亞洲文化節,以市場展覧形式配合文藝表演娛賓活動,由亞洲各族裔人士及商店參與,上午九時開始至下午五時結束。遊藝節目原本有青蘋果學校的〈晩安貓〉表演,我外孫女慧黹捋P演出,最後卻因技術問題而取消。雖然這樣,我夫婦和國欣三母子上午仍然前往參觀,只是人太擁擠,照顧慧靬M永健不容易,只環繞遊逛參觀一圈,替他倆在圖像拍照留念就離開,並沒有等待欣賞文藝節目。

 

    大年初六星期日,上午十時許,國風與瓊瑤帶同子龍、子洋、美思,一家五口,相約國欣帶同慧丶永健一家三口,前往天庇Tempe 湖乘坐圓餅型遊艇玩樂,邀請我兩老同去散心,新年六六大順,家人齊齊整整,真是好娛樂。

 

    原來這種圓餅遊艇可以乘坐十個人,也和小型天鵝艇一樣,要自己駕駛,不過小艇用腳踏,這艇是電動,只要操控方向盤就得了。我們等如租艇自駕遊,每小時計算租金。我們租一小時,由國風駕駛,長孫子龍也懂得操作,來回環繞一圈,沿岸一帶有很多水鴨、海鷗以及白色鷺鷥之類的鳥兒,也許經常習慣接觸人類,不畏懼人群,倒很有趣。也見不少人租賃獨木舟,站起來用槳撥水前進,好像掃地的樣子,更加有趣。遊艇完畢,同去越廚餐館品嚐越南餐,用餐後是一時多,各自回家休息。

 

    大年初七,人日,今年平靜的度過。大年初八,發發發!這天是星期二,上午,車大炮老友又去波霸越南餐館聚會,上次大年初一我夫婦缺席,今次趁大發好日子,我夫婦就前往,作為虎年新春同老友記拜年。

 

    大年初九,玉皇寶誕,潮福人士稱為天公生。在這裡沒有玉皇廟,這天我照常過活,沒有什麼拜祭儀式。大年初十,地主誕,我在格闌岱爾的家有供奉地主神位,年年此日都拜祭,保佑財神進駐,家宅平安。

 

    到大年十一起,沒有什麼活動,不過十四日巧逢西方情人節,朋友間也喜歡道賀一番,老夫老妻不妨湊湊趣。翌日新十五,隆重的元宵節來臨,這節日在國內顯得熱鬧,在美國就比較簡單,只著重吃湯圓,代表團圓幸福;我家也是以湯圓拜神,作為慶賀元宵佳節。過了元宵,新年活動大致結束,當然,如果沒有疫情,此間僑團的春宴聯歡,仍然輪流繼續下去。

 

    以上連串壬寅新年過程,可視為我的虎歲年景痕跡,現在重新拾掇回眸,重溫春節趣味,亦是人生樂事也。

 

                二二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