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 沾 自 喜

                               

    虎年春節已靜悄悄的過去了,慶祝新春的活動也靜止了。只有零星家庭,鑒於過年期間沒有好好歡度,趁着假期來臨,組織簡單的聚會,或者去郊外旅遊。我夫婦也是在總統日假期,跟隨兒女和小孫去鳳凰城以北郊外旅遊散心,一來是嘗試乘坐露營車去旅遊的滋味,二來是陪伴孫兒玩樂,同時可呼吸郊野的新鮮空氣。畢竟疫情還在肆虐,在市區內來去過多實在不適宜,整日禁足躲在家裡也煩悶,與兒孫們去郊遊,心情的確輕鬆愉快。

 

    那是上星期一的節目,這個星期一2/28,就沒有什麼活動,女兒和賢婿比較忙,委託我中午去青蘋果學校接載外孫女放學,太座建議接慧雃^我家吃午餐,購買些她喜愛吃的叉燒佐膳,她一定很開心;意見不錯,就在接載前路經大華超市購買即可。

 

我倆在大華超市燒烤部,買了叉燒和燒肉,太座乘便進入市場內,選購些水果、蔬菜和米粉等食品,當我挽着菜籃前往五號櫃台計數的時候,那位女服務員望望我,忽然開口問︰

 

「你是氣如虹嗎?」啊呀!她怎麼知道我是氣如虹呢?我還帶上口罩哩!

 

我感到一陣驚喜,隨口回應︰「是呀!妳怎麼知道的?」

 

「我看見好像是你的樣子!近來有寫文章嗎?」她坦然回答。

 

我告訴她還有寫作,都在亞省時報發表,她說近來較少閱報,故不清楚。我看見她胸章的名字是CINDY,卻不敢請教其中文芳名;因為三年前在西區利利超市,有位女士同樣詢問我是否氣如虹,交談過後,我誠意請教芳名,她嘻嘻笑笑地推卻︰「小女子不值得留名呀!」我好像碰一鼻子灰,此後我沒有向陌生異性提問姓名,以免自討沒趣。但我感到喜悅的,能夠注意到我是氣如虹,應該是喜歡拙作的讀者,是我的忠實粉絲吧!我和這位服務員對話間,因貨物少,她很快計算妥當,我取信用卡付帳,沒有繼續攀談,不好意思阻擾其工作,遂帶着愉快的心情離開。

 

    步出超市時,內心舒暢,面帶歡顏,有點沾沾自喜。太座明瞭我的心情,她重提以前在超市,在餐館,經常碰到陌生讀者向我這樣發問,近兩年來罕見,今次再度遇上,難怪我特別高興,自我陶醉。

 

    我知道原因所在,首先得感謝已故方慧賢大姐,她邀請我替《美西僑報》撰寫文章,我開闢【休閒素描】專欄,每期源源供稿,她將我的人像設計為專欄版頭,讀者閱讀我的作品就看到我的容貌。後來,《亞省時報》聘請鄧凌擔任編輯的時候,也感謝鄧編輯的青睞,將我的照片擺放在【生活隨筆】專欄版頭,讀者同樣在閱讀文稿時看到我的輪廓。

 

    正是這些專欄版頭有圖像的緣故,才讓讀者認出我的容貌,在商店、超市,在酒家、餐館,或參加僑團的活動,總會像這次的遭遇一般,有不少人士誠意詢問︰「你是氣如虹吧?」有的甚至遞送一頂高帽︰「我是你的忠實粉絲呀!多寫些東西給我閱讀呀!」真讓我無限喜悅。因為這樣,才明白自己所撰寫的稿件,確實有不少讀者歡迎,陌生人士表示讚揚,無疑是最有價值的回饋,花費腦汁創作也是值得。遠在越南的文友,曾經提出疑問,為什麼沒有稿費我還積極投稿,其實,我在享受為同胞提供精神食糧的樂趣。

 

    頓時,我又想起已故曲拯民老先生,總是責怪我經常回越南︰「你要留在這裡寫稿,很多人喜歡閱讀你的文章,我也喜歡閱讀你的作品。有些名作家的著作,我未必喜歡呢!」當時我以為是曲老的客套恭維,後來遇到不少讀者親自向我表態,才覺得曲老並非虛言,現在回想起來,又有點沾沾自喜。

 

    「你又在想什麼啦!要去接慧靬鬩ロr!」太座見我行得緩慢,喜形於色,知道我又在回味寫作的樂趣,提醒我上市場之後,是去青蘋果學校接載外孫女回家呢!

 

二○二二年三月四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