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視 友 誼

 

        

    上月感恩節後的星期六,我家為天恩孫仔組織慶祝週歲,舉行自助餐晚宴,獲得親友賞臉光臨,七十人聯歡祝賀,過程愉快,場面熱鬧,值得撰文記述。

 

對我來說,那天中午還有另一個聚會,亦具有相當意義,表現了朋友之間的可貴情誼

,不容忽視。情形是這樣︰星期五晚上,我突然接到范景華先生電話,相約明日會晤。范先生居住加州,在僑社間頗有名氣,是世界越柬寮華人聯合會的重要人物,洛杉磯越柬寮報編輯,在報紙內開設魯凡專欄,大作多數指出字詞語句間的運用問題,很受讀者賞識。他還在越南時候,和我同學辛有發是廣肇醫院的同事,因這兩方面關係而認識。近來常在臉書上互動,但我們很少機會見面,因為兒女們不讓我自駕車去洛杉磯,必須由他們載送

,現在他們各自為家庭忙碌,不能像過去那般抽閒;乘坐阿黃客車Xe Đò Hoàng也方便

,但在加州要有人接送往來,家兄逝世了,有的老友年邁體弱,較年輕的要上班……種種不便原因,是我少去加州的理由。

 

    很多年前,范景華先生的公子適應職業調動,搬遷來亞利桑那州,他每年在感恩節或新歲,都來鳳凰城探望兒孫,大概工作繁忙及應酬較多,來去匆匆,初時曾在六福酒家聚會過,此後只聞訊息,沒有會晤。這次接獲佳音,感到驚喜,他說︰「我夫婦同來,和兒孫歡度感恩節,後日返洛杉磯,明日有空,約了老友傅先生夫婦,他們提議,既然遠道到來,好應該相約你一起見面。」

 

    啊!好是好呀!明天我家為孫仔慶祝週歲,上午我要接載外孫慧靬M永健,從吉爾伯特去鳳凰城,以及協助處理一些慶祝所需屑事,擔心抽不出時間。我坦白說出實情,婉拒了約會,轉而邀請參加孫仔週歲晚宴,他沒答允,惟有相約來日在加州見面。

 

通話結束,太座有點責怪,說我不重視友誼,朋友遠程在加州過來約會,怎麼好推辭

?要把握機會,機會難得,機會隨緣,來日?來日在何時?我仔細思量,真是啊,有的朋友相約下次會晤,卻沒有了機會。何況明天載外孫啦,幫忙孫仔啦,均屬家務屑事,可以靈活安排,衡量一番,由午後至兩三點鐘,應該有足夠時間聚會,良朋交際,應重視友誼呀!我遂立即拿起手機,致電給范先生,鐵定明天中午十二時,在六福酒家品茗,不見不散。

 

    於是乎,感恩節後兩天,十一月廿六號星期六中午,我們三對朋友六個人,在鳳凰城六福酒家聚會,連串六字,可謂六六大順,好兆頭。我夫婦抵達時,范先生已在店前向我招呼,互相握手,別來無恙,甚為高興;他們比我先到,等待了一陣子,已得到安排一張圓桌,無拘無束坐下,范太很熟絡的提議,男有男行,女有女行,比較容易傾談,引起哄堂大笑。打開話匣,各人侃侃而談,傅先生雖然住在此間,而且是越華聯誼會公關傅彩雲的兄長,但除了在重大的僑團宴會碰面,平時甚少交往,傅太則多在耆英會遇上,她很支持僑界的活動,獲得好評。范先生不忘提及越柬寮報,今年創刊卅七週年,風風雨雨路程不易過,扶風社長與樸魯詩友昆仲,可算勞苦功高,令人稱讚。我有說出最近曾將《越北山區遊》稿件投寄,不知何故毫無音訊,談論之下,才知道報社轉換了電郵網址。

 

    攀談中,我才知道范景華伉儷和傅太,都是在越南廣肇醫院的同事,認識我同學辛有發,傅太還講述很多做護士值夜班時搞弄的笑話,惹來陣陣笑聲;她們之間提起鳳馨和鳳儀姊妹,呀!世界真細小,小得真奇妙;她們所熟識的同事,也是我熟識的朋友,鳳馨就是有發的大嫂,是我的老同學辛錫海夫人,今年五月,我夫婦隨小女國欣旅遊聖地牙哥,曾經登門探訪,知悉她不幸患上癌症,正在醫療中,我們探視她的那天精神很好,祈望她早日康復。

 

    談呀談的,不知時間溜走,竟然過了下午兩點,總算完成與朋友相聚的時間,也足夠詳細問候,回味往昔的話題,沒有忽視友誼。分手時候,太座示意我結帳,范先生卻拉住我不讓離座,傅先生順利成為東道主,展現出大家均重視朋友情誼。                  

 

二二年十二月九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