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個 週 末

 

 

 

    這個週末九月十六號星期六,早晨起來步出後院,已有點涼意,沒有先前那麼酷熱,天氣稍為好轉,人就比較舒服。壁上的日曆,展示出農曆八月初,應是仲秋時候,象徵人月兩團圓的中秋佳節,就快到來,華越兩民族必定喜悅迎接,將洋溢歡樂氣氛。而接近陽曆十月,華人社團正籌備慶祝國慶,到時僑界皆大歡喜。

    這個週末,我白天在家悠然閱報,內心蘊藏愉悅,準備晚上參加隆重宴會,那是亞利桑那州華人華僑聯合總會,配合州立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提前舉辦「迎中秋慶國慶」晚宴,假座美莎市新世界酒家進行,備有文藝歌舞節目娛賓,誠摯邀請各界人士踴躍參加,也邀請亞省越華聯誼會共襄盛舉,有十多位會友應允出席。

    於是乎,這個週末傍晚,我兩老接載外孫仔永健,愉快起程,前往新世界酒家,與女兒、親家

、親友等會合,一齊出席「迎中秋慶國慶」宴會,我女國欣和外孫女慧隉A有安排參加歌舞表演節目呢!

    促成這個週末令我歡樂的場面,回想起來倒有趣味。那時亞省越華會長黃海,通知這則社團宴會,認為是僑界樂事,提議大家撥冗參加;起初我有點猶豫,思潮起伏,因為從越南回來這兩個月

,接二連三獲悉朋友逝世的噩耗,影響情緒;又覺得自己年事已高,保持寧靜少動,平淡過活,只與親友簡單茶敘算了,推辭其他龐大聚會。然而,往日參加多次僑界活動,耆英會、廣東會都盡過棉力,目前還是越華聯誼會成員,曾經擔任過會長職務,一下子婉拒所有活動,怎麼好交待,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報名出席;其後得知陸續登記參加的,共有十多位會友,有的久無會晤,相聚定然暢快,也就感覺喜悅。

    還有更為喜悅的,後來我女國欣告知,青蘋果中文藝術學校,有參加「迎中秋慶國慶」的文藝節目,外孫女慧傱礞J選六位幼兒學生合唱〈布穀鳥〉歌曲,以及和一班幼兒表演民族服裝,學校教師為了增強節目,邀請幾位學童母親聯合表演舞蹈,國欣亦有份參與,啊!真正喜悅呀!幸好我沒有拒絕出席,否則的話,就錯過可貴的欣賞機會。

    正因如此,這個週末晚上,我好開心,好喜悅,除了可以欣賞外孫女、女兒的表演,也欣賞到其他精彩節目,另外又遇見久未重逢的朋友,拜這中秋國慶宴會的主辦單位所賜。

    最近三年,受新冠疫情肆虐牽累,社團很少組織聯歡宴會,我又聽從有關方面規勸,減免群聚

,變成隱居似的。今番這個週末恢復出來,看到新世界酒家整個廳堂,座無虛席,令我感到意外。只見招待處忙忙碌碌,賓客陸續蒞臨,踴躍出席,人頭湧湧,西裝革履,衣香鬢影,握手抱拳,互相招呼,問候近況,熱熱鬧鬧。

    進入廳堂,圓桌緊密相接;禮台正中擺設得十分亮麗,大幅紅布襯托出白色簡體字︰「亚利桑那州华人华侨迎中秋庆国庆」,兩旁的中美國旗傲然豎立着,搶眼奪目。我夫婦坐在越華會的21號桌,永健外孫仔則交回青蘋果的41號桌,與父母光漢、國欣和其姊姊慧雃P坐。

    依照報上刊登晚宴的時間,由六點半至八點半,實際過程無法做得到。事關人數太擁擠,有的又遲到,招待相當棘手,拖延了大會的開啟,推遲了飲宴的時間,到散席時,已接近十點鐘了。

    大會宣佈開始時,全場肅立,播放美中國歌,台前升旗禮,同步進行。跟着邀請貴賓上台發言

,一個接一個,均花費不少時間。慶國慶嘛,中國的大使領事必須發表演說,闡釋國慶意義,以及美中友好關係;作為組織單位的主持者,楊文田先生要講述大會情況,同時感謝賓客的捧場;中國學生代表也要發言,主流地方長官亦須上台說幾句話……將近八時才完成致詞項目。文藝節目立即跟進表演,這時酒店服務員開始端菜上桌,讓賓客一邊觀賞歌舞,一邊品嚐美食,我集中注意的節目,當然是外孫女慧靰漸螫琲A裝表演和合唱布穀鳥,見她演出得很好,拍手稱讚,內心喜悅;至於國欣表演什麼,我沒有留意,直到在圓桌上,津津有味吃着薑蔥燴龍蝦,台上則是壓軸節目的柔軟舞蹈,我抬望眼觀看這美妙的表演,優哉遊哉地欣賞,稍後驟然發現,其中一位是國欣,連忙叫老伴看看,可惜遲了,舞蹈剛完畢,她正彎腰轉身下台去。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不久後,中秋國慶晚宴結束,曲終人散,各自道別離去,這個週末之夜,我總算感到無比喜悅,帶着愉快心情駕車回家!

                   二○二三年九月廿二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