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觀看翡翠電視,有一則新聞報導,詳述香港共享基金會,派出醫療隊伍,前往西非毛利塔尼亞,為貧苦大眾醫療白內障,前特首梁振英並前往為員工打氣,慈善行為值得稱讚,新聞台反復報導多次,總是聽到粵語聲音,好像是說「無理撻你呀」!哈哈,明知無理撻你,還要前往免費醫治眼疾,真正偉大。

 

同音語言,一般稱為諧音,過去我曾經撰述過〈諧音趣事〉https://www.fengtipoeticclub.com/tochau/tochau-f080_81.htm ,搜集的都是與外語有關連,譬如西雅圖Seattle與死丫頭,澳門Macao與廣州粗話乜鳩,英文賭場Casino,是當年中國賭坊早上開門呼喊「開市哪」的聲調……我在該文舉出不少例子。然而,現在我聽到「無理撻你呀」,則想起很多廣州話同音語言,說話的人依照字面正確說出,傾聽的人卻誤以為另外意思,廣東人稱為「會錯意」。

 

我在越南時,有位玻璃工人就發生過這些同音語言的趣事,他讀小學期間,被同學欺凌,哭喪著臉回家,母親看見這情形,大聲責罵蠢材,應該向老師告發,以懲罰那個學生,母親問︰「那個衰仔叫甚麼名字?我明日向學校告發!」他答︰「吳錦華!」母親惱火了︰「叫你講就講,怎解唔敢話?」他又強調︰「就係吳錦華啦!」糾纏一輪才清楚,他母親把吳錦華聽出同音的「唔敢話」,造成誤會。

 

    這是千真萬確的實事,但也有個傳說,往年有兩位老廣初相識,互相詢問,甲說︰「請問貴姓名?」對方答︰「李廣先。」甲即說︰「在下吳錦華。」對方又答︰「無須客氣,識得名字以後容易聯絡,我叫李廣先,向來坦白。」甲再強調︰「我吳錦華就係坦白,所以想知道你貴姓名。」你言我語好一陣子還不清楚姓名,後來才發覺是諧音造成誤會,一個「你講先」,一個「唔敢話」。 

 

其實廣東人向來避免同音語言,尤其是不吉利的詞句,都將其轉變為美好的意思。最普遍是我們身體的舌頭,因舌與蝕同音,蝕本就糟透了,改叫「利」。另外是常見丟空的房屋,出租或出售,因為空與凶同音,改寫為「吉房出租」、「吉屋出售」

。每年出版查看四季時辰擇吉的曆書,也叫通書,因書與輸同音,通通輸掉怎麼辦,改稱「通勝」。新年和喜慶日子,華南武術界訓練瑞獅起舞,迎春賀喜,因瑞與睡同音,睡獅哪有威猛,改稱「醒獅」!還有食材的豬肝,肝與乾同音,荷包乾涸表示窮困,改叫「豬潤」。豬血,有血腥的恐怖,豬血粥改叫「豬紅粥」。苦瓜,苦苦的怎麼好,酒店的菜單都把苦瓜寫成「涼瓜」,苦瓜牛肉,寫作「涼瓜大肉」。

 

    同音語言會引起相似諧音,有時惹來尷尬場合,所以廣東人替兒女命名,除了意義之外,也要顧及語音問題,以免鬧出笑話;但有的是外省人,他們用其鄉音或國語普通話,都很優美,但用廣東話讀起來,就讓人捧腹大笑。譬如︰朱大祥、李陽帥、吳德隉B黎潔芬……驟然一聽,變成豬大腸、你樣衰、唔得閒、來結婚……廣東人也忌諱談死,人逝世只說是走了,在香港,現在很多人改稱「香咗」,有位傳媒女士叫林美香,人們提起就忍不住笑,其諧音是「臨尾香」。又有位電視名星周慧敏,聽起來似「周圍吻」。

 

    數十年前,越南共和國時期,西貢有位新上任的第五郡郡長,名叫Vũ Tiến Huân,好幾家華文報紙有不同的翻譯,武進煥、武進訓等等,這位郡長原來有儒學根底,他立即糾正其漢文名字是武荐勳,名字登出,第五郡一些僑胞搞笑說︰「我們的新郡長冇錢分呀!」

 

    南方易幟後,胡志明市政府,有位官員叫Võ Nhân Lý ,華文是武仁理,意義很好,但廣東話讀來就逆耳,有位老伯說︰「政府部門都冇人理,我們平民還可以指望誰呀!」

 

    以前越南堤岸有間大酒樓,客人設宴都喜歡在門前挂個大橫匾額,說明宴會,耀眼奪目,有一回,姓毛的新郎娶錢姓的娘子,合併設宴,挂上「毛錢聯婚」的大橫匾。恰巧當天有位姓何的大老闆,為了生意應酬各方客戶,也在這酒樓設宴,亦有「何府宴客」匾額,由於較遲,只好挂在下方;本來這是慣常現象,沒有什麼特別,但以廣府人佔多數的地方而論,讀下去同音就另有一種意思︰無錢聯婚,何苦宴客呢!

 

    除了名詞,有時候我們須留意談話的口氣,有沒有不雅的同音語言,以免造成尷尬場合,或導致誤會。最近我在網路看到一則這類事故,不知是真是假,在此略述一遍作為本文的結束。

 

    據說有位青年獲女朋友邀請回家見父母,女方母親表示隆重起見,挽留一起用膳,特地烹調拿手香草炒蟹享用,該青年吃得津津有味,對女朋友高聲稱讚︰「妳阿媽炒蟹真好食呀!」豈料惹惱女方父親,罵他出言粗俗,趕他離開!

 

         二○二三年十月二十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