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杭京滬記 旅程之一

                                                              

 

    走過南甯

 

  「喂喂!你在越南樂不思蜀啦!」這次回越南逗留的時間最長,美國的親友大都譏諷我不思回美。我的理由很簡單,退休了,在美無所作為,又碰上經濟衰退,不如留在越南長久些,可以處理一些業務,而且旅遊娛樂也十分方便

,何必趕返鳳凰城呢!就在今年頭數月裡,先後旅遊芽莊、大勒兩回,也曾再次飛往北方,遊覽河內、下龍灣、三谷、老街和沙巴;最近,則參與中國之旅

,杭州、蘇州、上海、北京七日遊。

 

  「你呀!旅遊了這麼多地方,為什麼不寫作給大家欣賞?」這是在越南的朋友所提問,而我則覺得,現在旅遊普遍了,文友寫遊記也多了,你寫我寫同一題材,讀者會厭倦,所以懶得動腦筋。不過,朋友們不同意,認為各人筆法與觀感互異,描繪有別,文藻詩意,精彩百出,讓文藝創作更為活躍!

 

  也有道理。於是,我趁著有空,開啟電腦,在鍵盤上敲打起來。

 

  南甯,首先我打下這個城市名字。也是我此行最先接觸到的兩個大字,高高豎立在機場大廈上。這市鎮對我來說是陌生的,從來沒有想到會踏足此境。這次陪同妻女與未來親家母子旅遊中國,在登記之時,我選擇蘇杭京滬四地,怎麼也估不到要經過南甯。

 

  「為了確保旅客足夠時間七日遊,大家夜半就要集中新山一機場,導遊帶領大家辦出境手續,凌晨三點半飛機就起飛,早上就到達南甯了。」當旅行社人員上門通報,我才知道要在南甯轉機往杭州,而且是半夜起程。當日,旅行社在深宵一時半就接我們出機場,妻女均埋怨,說擾亂睡眠,說旅行好像逃難,經此教訓,下回登記旅遊,必須問清楚起程時間。

 

  這一團北京、上海、杭州、蘇州七日遊,旅客十三人,加上一名領隊。旅客則劃分三批,我方面五人,另外一對夫婦,均來自美國,還有一來自加拿大的京族家庭,夫婦倆攜帶兩兒女與其居住越南的內弟夫妻。大家雖然互不相識,萍聚共遊,總算有緣,寒暄過後,倒也無拘無束。

 

  「早安!歡迎光臨!」太陽初昇,曙光顯露,天空明朗,飛機降落南甯吳圩國際機場,一名年輕的導遊姑娘笑容可掬地迎接我們。她約略介紹南甯地理位置,在中國南方,是廣西壯族自治區的首府,離越南邊界約一百八十公里。據資料記載:南甯是一座歷史悠久的邊陲城市,古代屬於百越地域,公元前214年,秦朝統一了嶺南,設立南海、桂林、象郡;那時南甯屬桂林。自從漢高祖登基至漢武帝期間,公元前206年至公元前211年,南甯則屬於南越國。三國時代是東吳領土,改稱林普,屬廣州。唐貞觀年間太宗將這堜R名為“邕州”,因而南甯的簡稱就是“邕”。

 

  就這樣,隨著朝代更換而名稱和所屬區域都不斷改變,直至近代中華民國成立,南甯位置日漸受到重視,正式成為一座美麗的城市;至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政府把廣西省規劃為廣西壯族自治區,南甯升格為自治區首府。這堨@代聚居著壯、漢、苗、瑤、侗、佬族,有著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風情。以綠都南甯為中心的桂南旅遊區是廣西三大旅遊區之一,清冽恆溫的靈水、神秘的花山壁畫、雄偉的德天瀑布、寧靜的楊美古鎮與壯族人娓娓動聽的山歌構成了南甯古樸的山水人情畫卷。

 

  在南甯機場,導遊姑娘向我們說明,雖然南甯有不少美景,但不屬本團旅遊範疇,她只招待我們到機場賓館餐廳吃一頓早餐,即完成任務。機場與賓館的建築不相連,距離約一公里,碰巧天不造美,晨早下雨,幾位有雨傘的率先冒雨前往,也弄得狼狽不堪。雨越來越大,傘也難抵擋,餘下的人只好自掏腰包召喚計程車,每輛八元人民幣,直達餐廳大門,輕鬆愉快,錢幣力量的任務,確實可嘉!

 

  南甯機場餐廳的早點並不可口,整團旅客都吃得不滿意,幸虧是轉站,否則一定提出抗議。由於這次旅程的安排,要經過南甯機場逗留半天,讓我認識這個中國南方城市,雖然只在機上俯瞰樓房,在機場大廈瞭望景色,聽導遊姑娘講述,但總算是親臨其境,走過南甯。這段時間沒有旅遊節目,餐後餘暇充足,大家互相問候,攀談聊天,等待雨歇,步行回對面的機場;然後在此自由活動,可坐下休息,可進茶座品茗,可到免稅商店購物,各適其適。最後,前往中國國內航班,辦理轉程手續,中午離開南甯,啟程飛往杭州。

                   原稿寫於越南 二○○九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