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牙哥度假》之三

 

探 訪 老 同 學

 

    在聖地牙哥帝國海灘區域的萬豪客棧住宿了兩晚,第三天早晨,我們執拾行李退房,離開美麗沙灘,去另外一個適合兒童遊樂場所,讓慧靬M永健盡情玩耍。

 

    光漢首先駕駛去吃早餐,他選擇一家有趣的食肆,店鋪裡面每張桌子,都安裝日字型的平底鍋,提供已調和好的粉漿,放進軟塑膠瓶內,像擠牙膏般擠出來,落在鍋上烘焙成煎餅,香脆可口;其特色是給顧客自己操作,粉漿可擠出各種形狀,字款或圖像,隨意料理,像孩子們的玩意,吸引很多長輩帶領兒童來光顧,慧靬M永健也搞弄得非常開心。

 

    早餐完畢,九時多了,兩個外孫要去芝麻街遊樂場玩耍,我兩老無須陪侍,便去探訪老同學。我每次到聖地牙哥,少不了這程序,今番就趁國欣帶兒女遊樂之前,吩咐光漢先載送到老同學家裡,留下聚會,久別重逢,詳細敘舊,等到下午外孫玩夠了,才折返接回去。

 

這位老同學,名叫辛錫海,上世紀五十年代,同在越南堤岸番禺學校讀小學,畢業後有的升學,有的出社會工作,各有所忙,同學們卻經常保持聯絡,大多數喜歡到辛家聚集

,其堂上雙親熱誠好客,殷切招待來訪同學,他有五兄弟,我戲稱為五虎將,聊天攀談得很融洽,保持良好友誼。後來越戰嚴峻,青年受兵役困擾,搞亂了安定的社會,同學們被環境所逼,各散東西;跟着越共解放南方,初期施政令人民恐慌,引起乘船偷渡潮,這班同學更分居到世界各國,很難相聚,加上年歲增長,成為耄耋老人,有的已經離開塵世。

 

    值得慶幸的是,經歷種種時局動盪,我和他一直能夠維持聯繫,更湊巧的是,同在解放那年成家,不約而同於一九九七年移民美國;我家先到鳳凰城,他家後到聖地牙哥,距離不算太遠,有機會見面。我每次去加州,如經聖地牙哥,必定探訪他。他體康不大好,不適宜長途旅行,我家兩次辦喜宴,派發請帖相邀,他都不敢前來參加。

 

    這一回,我又登門探訪,會晤到他一家四口,相見甚歡,大家高興。是呀!六十多年的老同學,經過動盪的大時代,友誼尚存,仍可聚首座談,難能可貴,值得珍惜。

 

兩家互相問候近況,我雖乏善可陳,兩老的退休生活還算舒適,各兒女謀生順遂,並有七個內外孫,晚景安逸,老懷快慰。他述說近日家庭不大順暢,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生活較差,太太和女兒經營的美甲店,生意本來興旺,卻因疫症弄至關門停頓一個時期,更糟糕的是太太驗出身染癌症,要女兒載送去治療;兒子也受疫情影響,工作半停頓狀態

,兼職送外賣;我今日上午來探訪,同時能會晤一家四口,究竟是好事還是不好,真難分別。至於他本人,被慢性疾病纏繞,經常要醫治,不便出埠遠行;數月前注射了第三針疫苗,產生副作用,身體更為不適,幸而經醫師對症下藥,每天服用多種藥物,能夠保持正常活動。

 

我倆在老同學家逗留到下午,是來美後最長時間的一次聚首。午時過後,他女兒要載送母親到醫院治療,兒子要出外探聽工作調動情形,剩下我們仨,他打算弄午餐邀宴,他是下廚高手,常料理美味食譜,難得有緣吃到,但我倆早餐吃得晏,也吃得飽,肚子不餓

,惟有婉拒。他說家人在美甲店工作關係,平日不注重午餐,誰餓了隨便吃點食物,晚上才是豐富的正餐。他又說,後天是端午節,今晨買了糯米鹹肉粽回來,不如讓我倆品嚐試試,也好,萬水千山粽是情,確實美味。

 

    老同學聚會暢談,一直到下午五時,國欣通知已遊樂回來,我們才揮手道別,何時再見呢?隨緣吧!我們離開辛家,也離開聖地牙哥,取道前往橙縣。

 

二○二二年六月十七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