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我等待 1965.6.30堤岸

在宇宙的邊緣,我低首回憶,當殞星碎片,掠過我顎角,

於是理智底鋒銳解剖殷紅的情感,輕輕地告訴伊,我正在等待

 

以太空船,划過

光年的激流,晉訪

差費伍的變態家族

經過高加索高峰,抓一把

彗焰,掃淨伊甸園的

枯葉,遂有

失魂的星座殞落

夏娃的長髮,噴上

廿世紀末的「煩惱膏」

而等待星星是有福的

 

我找尋一個駐腳的月台

可是,太陽系的班車

常離軌而馳,阿特拉斯

奈何天?大地

處處皆拐角,赤道是弧形

命運也許是圓的

我要旋迴著,永遠地

期待,比希臘更古典

比中古更黝黯的星座

 

祗要有熱,有光,雖然

是夜堙A我仍珍惜

每一個呼吸的意義

而繆斯總是乘夜

來訪,當我睫柱上閂

而夢從隙縫溜走,我泅過

銀河,在星與星之間

等一個長長的夏夜

                  

    披刊於1965.7.6越南堤岸遠東日報「學風版」第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