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地鐵1985.7.30北美日報

 

抵此可以居的城市

該是十年前的往事了

眨眨眼 屈屈指

攀附於此地獄的蜘蛛網

已經七千五百個時辰

 

每日被困於

又骷髏 又機械的樓城

溷濁欲嘔的空氣 網住

每一個上班的動物

默默地 宿命地

沒入兩個時辰的地獄的蜘蛛網

囿於窒礙尷尬的六度空間

霹靂舞震蕩於蜘蛛網上的

軌脈 將耳膜當鼓敲打

任中樞神經不息地伴奏

且面對 一簇簇

全然陌生 無奈 蒼白的臉孔

 

一對對漠然的眼神

一片片無奈的塗鴉

沒有起點與終點

沒有定義與永恆

祇是同一班次

等待一個不同的月台

每一個紐約人

懷著另一個故鄉

攜著不同的包細

如那紙袋婦人

       

任由你如何飛騰

任由你如何鑽營

一走入此一地獄的蜘蛛網

即被神話宣判同一的徒刑

背負著一塊亙古的巨石

上山 又讓那巨石滾落下來

週而復始  沒有抉擇

紐約人啊 你只是一隻蒼蠅

攀附於同一的命運迴輪

 

註:每於入夜以後,一群老婦人警菑j袋小袋,活動於車站、地鐵。

她們沒有犯法,不干擾別人,不向人乞討。只是默默地以地鐵為家,

紐約人稱她們為紙袋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