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瓢淚水 1988•紐約

 

給我一瓢淚水

洗滌我心靈的傷口

有一種創傷

在裹上繃帶以前

需用淚水清滌

可惜 在傷口的

縫合處 卻留下

永恆的淚痕               

 

給我一瓢淚水

映照我一生的淒苦

在沒有鏡子以前 

人們在河中

照見自己 而往往         

在淚水堙@卻更

清晰地 反映

人間的愛與恨

 

給我一瓢淚水

調拌以酒 獨酌

一夜蒼茫

花生米和豆腐乾 可以

咀嚼出火腿的味道 

你可曾知否?

淚水和酒 可以

斟酌出往事的滋味

 

給我一瓢淚水

磨以千年龍墨

皴染 夢中的                    

故國河山  且以                

狂草書寫 

一遍離騷

 

給我一瓢淚水

注入我沸騰的脈流

溶解 梗在喉間的

那塊感情頑痰

面對人生

我已無話可說

                                 

 

註①:清金聖嘆臨刑前,在兒子耳邊,悄悄地留下最後的遺言:             

      「花生米和豆腐乾,慢慢咀嚼,可以嚼出火腿的味道。」          

     教他下酒物的訣竅。可見其人之豁達瀟灑。                     

          

      1988.3.28 •披刊於美東時報「藝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