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 井 1988•紐約孤獨島

 

日子 如一面塵封的銅鏡             

孤守一圓寂寥的空間                 

張開永琲漱f

啜飲 蒸餾了一夜的露滴

生命 遂醉沉沉

隨月圓月缺而漲落

 

偶爾 一陣風沙

帶著一縷熟悉的髮郁

輕拂 脹滿酒氣的胸膛

如夢初醒 在伊髮鬢

細訴心底的傷痕

 

最納悶的是那纏綿的

春雨 將伊昨夜臨別的眼淚

點滴得 已如止水的心

泛起 一串串的漪漣

把夢都滴濕了

 

最難忘的是秋天的一片

落葉 讓人痴等了半生的

一箋小情書 一讀再讀

讀到箋頁變黃 體溫下降

直到飄霜把伊娟秀的筆跡

墨化 眼前已一片模糊

 

而佈滿蜘蛛網的回憶

已網捕不了那失足的愛

唯讓它在掙扎中沉澱

至使張再大的口

亦喊不出伊的名字

 

          1988刊於紐約中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