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米揚大佛一千五百年  

    2001.3.5成詩於西貢孤獨島    3.12佛毀

 

一斧一鉞地鑿鐫

將絲綢古道鑿起風沙滾滾

把我鐫成琤j的孤獨

 

於是 孤立於心靈荒漠的懸崖峭壁

俯瞰 朝代滄桑一千五百年

生老病死一千五百年

蒼生苦難一千五百年

愁腸寸斷一千五百年

 

已經沉默了一千五百年

今夜 我非說話不可

 

可憐的阿富汗 無端異端封閉至極端

列強遺下一堆殘破的凶器

幾片殘瓦 一片風沙

他們已一無所有

世人啊 饒了阿富汗

 

問白雲青天 誰與同銷此萬古愁

在轟轟烈烈毀滅以前

破戒給我一壺烈酒

 

  阿富汗所謂的「塔利班最高領導人」,在二月廾七日發出所謂的

「最高指示」,動用所有武器,攻打世上最高的佛像。妙哉!

  全球文化新聞界一片沸騰,我心亦遭此一波又一波的呼籲與抗議

沉浮。三月五日晚,獨酌時,以滑稽而無奈的感慨寫下此詩。

  豈料此詩未寄,三月十二日,巴米揚大佛已被異端完全摧毀。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