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談中 

                    2002.12.06西貢孤獨島 

 

雙親音容大化於異域山坡一片青苔

散落青苔上的一串隔夜淚珠

來不及見最後一面  即氧化於

碧海青天夜夜心

                              

草草將雙親生前渡海

醞釀一生甘苦的最後數滴

醍醐  灌頂之後酹向大海

我遂變成唯一合法的

繼承人  繼承了祖先遺留的

全部遺產  一粒粒杜康的酵母 

                  

就靠這一本酴酒DNA的護照

以及  慈母口水寫下的經詩遺囑拓本

  遂浮我於一片心靈孤獨的漂島

  遂誤了我飄泊的後半生   

       

最孤獨  最無奈遺憾的是

至今  未遇一識得箇中三昧

酒中聖賢的對手

誰與同銷西出陽關兀鷹孤絕的寞落         

         

夜夜獨傾花間一壺酒

俯仰古今  胸中無一物

而要命的  九迴愁腸中的醯雞

蠕蠕蠢動  癢癢搔疼

被詩創傷潰瘍初癒  相思的疤

                         

而醉夢酒湖  倒影中

納西斯額上永琲漪  長出姍姍

水仙  水陸兩棲淒美的夢

詩酒兩棲  可以相濡以沫

相忘於江湖      

             

直至有一天  山中來一高陽狂客

提醒我  現代詩是不能沾有酒味兒

後現代的醯雞  你將如何啼笑

 

李商隱詩句。

醯雞:一種微小的酒蟲。典出元好問泰山上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