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端午攜雨臨古堡

 

    端午節晨早天空泌出灰濛濛的濕冷,稠密雨絲在大地隨樂起舞作晨操,興致勃勃樂此不疲,許是氣象天官睡昏了頭,調錯了節令氣候,將豔麗夏陽轉換綿綿秋雨;或是哀悼追思屈原投江的悲壯,為汨羅江詩魂而傷懷動情,體現出端午節這天的意謂。然則,四十顆熱絡的心無視於淘氣的雨淋漓淙淙,依時乘火車向古雅的豪森堡出發,參觀花園展及古堡。車廂裏瀰漫著串串粽香與溫馨鄉音笑語,忘了車外的風風雨雨在飄搖。

 

    還是頭一回在雨中打傘賞花,四周聲聲可惜伴隨霪雨霎霎,但見花容楚楚垂淚低思,淒迷美致,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禁不住被感動,憐愛油然而生。雨傘下被清涼的雨絲輕撫細濺,涼而不爽地划動濕漉漉的腳步穿過花徑小道抵達古堡入口處。

 

    豪森堡全長1043m,是歐洲最長的城堡,位於Salzach(鹽河)河畔,河中間分水嶺為德、奧地利國界。大約八、九世紀就有些公爵在此建造保護運輸鹽船隻的堡壘,中古世紀沒冰箱,鹽是非常珍貴的保存食物必需品,是重要的資源,是稅收豐富有錢的城市,它自然成為其他公爵垂涎對象。十四、十五世紀是此城堡的全盛時期,當時是巴伐利亞下省的直轄市。中古世紀歐洲皇室盛行聯婚,透過彼此聯姻親戚關係擴大邊疆鞏固權力,十五世紀初期巴伐利亞下省的首府蘭斯乎特乃德國最富強之省會,海恩立赫公爵承襲父權掌政,於公元1475年他與鄰國波蘭公主成親,舉行了歐洲有史以來最大的婚禮,盛況空前,擁有八千臣民的公爵卻邀宴超過一萬賓客,包括德皇及歐洲鄰國貴族與達官顯要,流水席慶宴十天,當時消費為現值一千二百萬歐元,不能不教人吃驚。公爵將豪森堡作為其夏宮,波蘭公主喜愛其環境幽美經常駕居古堡,故此古堡整理保存得很完善。後因歷盡無數戰爭,城堡也多次易主。甚至拿破崙也在公元1809年到此,並宣佈此城防禦設施已老舊過時,須重建整修,後來再經過多次整修才保留了今天的風貌。高踞山頂的城堡共分六進;第一進是守衛士兵住所,再漸進是三大馬廄(可供養二百五十匹馬)、傢俱材料房、囚房、警局等,最後第六進才是公爵宮殿,山麓設有彈藥庫以備戰爭所須。古堡內設有音樂廳、展覽館,展示中古世紀的服裝、武器、盔甲、家俱、精緻銀器、宮庭器皿等等。至今蘭斯乎特省會每四年都舉行隆盛的Landshuthochzeit(蘭斯乎特婚禮),一如當年海恩立赫公爵的婚禮熱鬧過程以吸引遊客觀光。

 

    今年巴伐利亞聯邦花園展在此舉行,主題是騎士、玫瑰和資源,這是此城第一次以一個整體的藝術品供人欣賞,透過城市與河流,人類走向新途徑,典型的歷史和現代相對照,讓豪森堡得到了新活力。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雨中行,步伐已越來越沉重,飢腸相對地減輕,作了迴響,腦海中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在晃動,引誘著食慾。終於在市區一家餐館解決了〝飢寒交迫〞的問題,而後才心滿意足地向經雨水洗禮後煥發清新的古堡拋下最後一道戀棧目光賦歸,驪歌照亮歸途。一個〝雨淋淋〞的端午節!

 

【註】六月二十日慕尼黑婦女會為慶祝端午節辦郊遊活動,是日天氣突變,

整天霪雨不斷,一行大小四十成員無一退縮,雨器隨身侍候,精神可佩。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