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難逃

 

直到

被芭蕉們爭議的一弦嘈嘈雨聲

在一個人的晚上

不再是一首美麗的詩

黎明遠得迢迢遞遞

 

那帙詩稿也濕了

模糊滿紙無端的陰晴

開了又落的花

幽幽地在秋色中歎息

 

這時候才發現,愛情

是一張網

我是一尾魚

再靈巧的泳姿,也

在劫難逃

 

 

選自《月光曲》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