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無論是進或者退

都是江湖

 

此時 甚至今生

翼若垂雲也飛不出這煙波茫茫

 

大江東去 大江東去

不肯沉默的

是波濤 也是心情

 

放眼更曠莽的天空

五千年雨打風吹 仍未成土成塵的

是長城的軀體

是黃河的流向

是一片始終不折服的帆

在偌大江湖起起落落

任宋詞裏的那聲浩歎又成湍急的漩渦

 

多情應笑我

多情應笑我

千載之前 千載之後 仍是一尾不倦泳的魚

 

選自《叩問生命》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