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奏曲

 

一陣蟬聲吵醒了淺淺的午夢

你的眼睛是否還多雲?

這善變的天氣

為什麼一場雨竟來得如此忸怩

那正在遠處的秋天是否也迫不及待?

 

泛黃的故事已面目全非

連錯訛也被翻版

波濤湍急,川上

夫子的歎息是一種發病極快的流感

 

我真的能從容面對?

我真的能

藏進一本線裝書拗口且諳熟的悲歡

那之乎者也真的能洞悉是是非非?

 

痛必須微笑著承受

成長的過程就是把自己藏在面具背後

所有的光與影我都無法信任!

 

而一團團黑夜與白晝

光芒四射地落下,如逕自東流的一江春水

 

沒有哭,無辜的孔雀藍的天空卻漸漸褪色

一觸即發:一片積雨雲,一杯酒,一滴淚

源於內心深處的不甘

使我對痛苦很敏感。

母親的黃河,我體內的熱血

誰的力量創造了這千百萬年來的生生不息?

打撈出致遠艦甲午戰爭仍在海底

大江東去 誰能背負歷史

始終不渝?……

 

我能證明什麼?失語的歌手?

還有什麼能讓我在這乍暖的季節

不再傷風感冒?

 

雲呵雲呵 你的心事不肯淋漓

我等了很久  等得很累

難道和我走過古辰州街頭的心情一樣  

面對遺忘在角落的歷史  你

欲哭無淚?

 

 

   ●2007.5.7寄自遼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