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

 

☆  ☆  ☆  L  L

 

丁香樹早已習慣了戴望舒式的憂愁,

總是在情人們的春夜

小心翼翼去親近那些傷口。

流淚是必然的,從來都是如此

愛情是浩瀚的大海

即使平靜的時候,也有潛流在深處洶湧。

 

失望的心情就像這風箏的三月

任春天漫不經心地飄落

槐花又開滿枝頭,而你

憂鬱的微笑依約在春的尾聲  屬於

分佈不明的礦脈,等我

用整整一生去勘探和開採

 

我們敏感的鏡頭捕捉那些燦爛的顏色

卻時常被攝進一張黑白照片

愛情如此繁複,是多虛解的方程。

你是否很沉重?親愛的

要知道 火浴已經完成,

那火焰給了我們火焰般的熱情。

 

迎我們而來的那個遠方呵

風和雨。痛苦而輝煌。灰濛濛地逼近

我就在你身邊,挺起胸膛

堅實的臂膀和你共擎一方

堅貞不渝的晴朗

 

 

選自《叩問生命》

  

●2007.5.7寄自遼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