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鈴

 

以憂鬱釀造的日子

連陽光的笑靨也變得濕漉漉的

逐流波不顧而去的歲月

如同翻開扉頁的詩箋

美麗的懸崖誘惑無返顧的再次陷落

 

誰在雨聲瑣碎的梵唱裡,不肯皈依

誰是失語的歌者

只信手一揮,袘k的弦上便傾泄一曲絕唱

 

那是一種不可詮釋的旋律

在荊棘叢生的原野上

只須循血跡一路跋涉

便可回歸歷史深處那條古老的河

 

在雨天的等待中

流浪的心情遂一縷一絲

咀味成多雲的詩行

而一幀背影卻總在月光裡漂泊

那珍藏的童話也獨守寂寞

 

風雨依然如晦

於如晦的風雨中

我們傾聽生命

在一片荒原中砰然綻放

 

         2012.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