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一夜聽春雨

 

 

雨聲淅淅瀝瀝,是那麼吝嗇,吝嗇得總不肯縱情淋漓,仿佛顧慮著什麼似的。天也潮潮,地也濕濕,即連初驚的夢寐也不那麼晴朗。隔窗聽雨,雖不如隔簾聽雨那麼真切而富有詩意,但也有撐一把油紙傘在斜風細雨中的感覺,似是陌生又似曾相識。而就憑一把傘,即使躲過一陣陰郁纏綿的冷雨,卻躲不過長長的雨季。

 

此刻,連思緒都是潤潤的。四百多個客旅的日子裡,記不清多少次曲折地穿梭於長街短巷,雨裡風裡,走得匆匆,令人覺得匆匆。想來這個樣子的前人亦是如此輾轉罷。那二十四個春秋的旅程無非是一季迷離的雨,這種感覺不曉得是不是從戴望舒那條悠長寂寥的雨巷來的。不過,那條雨巷已經定位於文學史中了,半個多世紀過去,即使有雨,也隔著桑田滄海,隔著物換星移。二十四年,一切都從數星星的年代出走,只有雨季,只有那種朦朧的感覺還縈繫著年輕的詩人。大風大雨已被雙親築起的高牆擋了近四分之一個世紀,而今,我不能再蜷於無風無雨的角落,無動於衷地看那風雨在父母的頭上落下,落成秋霜。時候已到,該自己去闖,去讀萬卷書,去行萬里路。

 

這樣想時,落寞的雨夜便有一絲溫熱了。這樣想時,更希望這長長的旅途永遠延伸下去,腳步也可以延伸下去,不是從雨季到雨季,而是從雨季到晴朗。我是雨巷的詩人,至少是雨季的吟遊者,多年來,不曾擁抱晴朗,卻彳亍於雨季,算是不幸吧,也算是幸運。不過,我同樣也是水湄的詩人,兩千年後,猶自徘徊於秦風中蒹葭蒼蒼的水之湄,等待著擺渡我一往情深的小船。為賦新詞而頻頻登樓,那已遙遠成少年時代。再過一個月就是端午節,時光的河流就是這樣急切地經過一個又一個渡口。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卻已不同,高堂明鏡中朝鑒青絲晚照白髮。勸君往事悠悠莫倚欄,劫多猶有寸心丹。寸心如丹,持之以譜寫人生,以報親恩,以酬大好河山。畢竟為賦新詞而登樓的日子已不再,玉簫和雨、吹入愁人心裡已不再,陽關細雨浥輕塵也已不再。然則日裡夜裡苦苦追覓的一切,究竟又在何處呢?

 

在星光下嗎?在城市的騷動與喧嘩裡嗎?還是日漸泛黃的古籍深處,商隱迷一樣的無題詩裡?還是呢,在那冊薄薄的也許感動所有的人卻不曾感動應該感動的那個人的詩集中?

 

小樓一夜聽春雨,明朝的深巷中不賣杏花,或許夜來的風雨聲可容我找尋到無價的領悟。而無論明朝有杏花也好無杏花也好,花落花開,只要雨巷的靈感不滅善感的習不老,那故事,那糾結著愛與哀愁的故事自然不會湮沒無聞。因為一場雨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太初有雨,於是商羊且鼓且舞,祖先們的基因裡便有了雨的浪漫雨的纏綿和雨的灑脫。窗外的雨淅淅瀝瀝,點點滴滴地落下,落在愁眠的心裡。明日,明日裡想必山如翠浪經雨而漲起,昨夜燈火未燃盡的殘夢也溶於翠浪之中。明日或能登臨,振衣於千仞之巔,濯足於萬里之流,飽覽似也相識的綿綿春山然而,那是明日,夜猶未央,城市還在夢鄉之中。

 

聽,聽那冷雨。在初紅的花上在新綠的枝上在靜默的大廈上,在往來的車上。其實,雨是很女性的,是最富浪漫與詩意的。細雨御風而來,此時,或有誰不耐這似斷實連的雨絲,罥斷春風一寸芳心,可畢竟這細雨可以洗去身上的風塵,一夜的空階雨,又可以觸及遊子久蟄的鄉思,這難道還不詩意和浪漫嗎?

 

從紫丁香的雨季跋涉而來,泥濘遲滯了腳步,那苦澀又芬芳的記憶還不曾一一藏好,卻又沉入了塵封已久的雛菊的冷香裡。藍城的一隅,多山多風又多雨。雨季總是那麼的牽牽連連,牽連著年輕的心在幽簾下漫結相思夢。心之憂矣,其誰知之?空結雨中愁麼?偏又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盈盈一水間,脈脈相望,卻因造化錯誤的安排而錯過了擺渡的客船,隔水呼渡,只有濤聲依舊。今生何如不相識,君在江南我在燕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真的是相思無盡,而固執的心卻又無悔衣帶漸寬,情願為伊憔悴。水湄呵水湄,為何兩千年了霧色依舊這樣蒼茫,我採來的紅葉又為何不能寄給有情人。想劃一個倉促的句點,結束這一段錯位的情緣,可曾經滄海,難為一江春水。罷了,罷了,且不去想它,且聽夜雨瀟瀟。想那多年以後,傷心橋下春波依舊綠如藍,亦曾有驚鴻來照影,只不過風月無情人已暗換,直落得舊遊如夢空腸斷。還是將這一切塵封起來吧。

 

枕著春雨,我無法就這樣辜負多情的雨,沉進虛渺無憑的夢裡,於是,望著窗,細細品味滴滴雨聲。澤畔行吟的詩人已經兩千多歲了,而路仍舊漫漫,命運的節拍仍是無從輕易地把握,求索的腳步也片刻不能駐留。期待長風破浪,橫絕萬頃煙波,亦想扶搖而上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那時,萬里長征又何足道哉?!有五湖三島在心中,豈甘老於蓬蒿?從鴻鵠之游,奮翅高飛,志在乎千里,壯心不因風雨而消磨。但我知道,波濤已洶湧,風雲亦正浩蕩,橫絕與飛舉都非易成之事。不過,人生少年便須立事,才能不負此生,況且詞賦有名,亦可堪自負,即使一度春風落第也無須羞慚,留得清氣於乾坤之中讓後人說去吧。何苦讓尋尋覓覓之後的冷冷清清變得凄凄慘慘戚戚,空落得冠蓋京華中一句斯人獨憔悴呢?太白一句行路難,唱到天涯,唱到海角,唱到今天還是那樣深沉,那樣令人感喟。我不想費盡思量算計三分春色中幾分憂愁、幾分風雨;也不想遁跡於所謂的桃源,不知歷日,不識世事;更不想花間一壺酒,醉了便道人生如夢。古人說: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是的,憂思才知夜長,才知流年暗中偷換,才知有許多該做的和要做的還不曾去做,才知希望已在等待中望穿了雙眸。

 

采菊東籬下的陶先生並不為我所喜歡,但他那句刑天舞干戚,猛志固長在卻是讓我一再咀嚼,尤其是在這令人善感的雨夜。無論是驟雨打新荷,或是疏雨滴梧桐,聽來總難免有一絲感傷。於今隔簾聽一宵春雨,想讓意氣在明朝裡飛揚,但饒你豪情縱橫,怕也經不起幾番風吹雨打。樓上,街頭,旅次,感悟的詩句仿佛就是在這些地方用雨珠穿成的。雨,該是繆斯的青鳥吧,不然為什麼在窗外呼喚我心裡倦臥的靈感呢?

 

古老的國度。古老的雨巷。細雨伴著微風,疏疏落落地輕敲著這城市,一種沁涼的感覺滲入心裡,而我,卻故作瀟灑,不忍心讓正在泛濫的感傷無心中傷害應該早些相識卻又一直未能及時相識的人們。也許,用情太深,於心不忍吧,就這樣一個人背負著所有的愛與哀愁,低唱那首老歌:把所有的悲傷留給自己,你的美麗讓你帶走這一幕,千年之前或者亦有吧,秦風中的水湄,不是把一支古老的情歌唱了兩千年嗎?今夜的雨聽來似乎與多年以前相似,那樣淡淡的,不同的是今夜的雨有著更凝濃的思念與等待。若是今夜的雨落在明日的午後,想來有千傘萬傘撐開自己的一方晴朗。戀人們共舉一方天,抑或把傘收起,攜手奔走在雨中,把年輕的髮絲和肌膚交給漫天的淅淅瀝瀝,是太傻還是太浪漫?不過,更多的傘不會為約會而張開。可是,等你,在雨中,等你,你知道嗎?

 

不為路長饒感喟,卻因情重偶吟詩。的確,前方的路遠且長,寂寞中獨自遠行需要執著更需要一顆耐得孤獨的心。古老的雨巷囿不住探尋的腳步,想飛的心是不會在乎雨亂風狂的。到處青山嬌好,何必憂心行路難,一路向前也就是了。即或封鎖從剃度三千煩惱絲,也應勇敢向前。明天是美好的,我還擁有著明天,我不能把生命埋進昨天的墳墓。

 

雨聲細了。細了。漸漸不可聞了。我集結所有紛亂的思緒,靜靜等待黎明到來。黎明之後,一切將會有新的開始。羈絆中的跋涉,定然會有別樣的風景,別樣的人生。於是,我在小樓上靜候,夜自不覺曉的春眠中醒來。

 

                                 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寫於遼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