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塵封‧第一張床

 

 

 

瑞典四妹四妹夫

手拏數碼相機  帶著丹薇甥女 

出門走走神州神遊  從海棠葉

盛產吳儂軟語的無錫原籍

涉水  海濱之南的海南

      海風堂口的海口

捎來一帙  回鄉的吉光片羽

 

 

在親切的人機介面  那漢子

翻閱e-mail下載一幀緊貼一幀....

之後流連凝重在  那麼一幀床的照片

數碼相機並沒賞賜它造型的光度彩度

或額外的塗脂抹粉  猶是一派原始

非後現代的  鄉土的古樸肌理

睽違五十五年了 竟不見塵封

舅舅姨們都愛搖扇其上 離索著心事

湮遠的嬰啼 那漢子曾經哭濕的故居

剪去臍帶的母體 已然母儀

在里昂塞納河畔青青離草

一尊花崗碑石

 

 

那漢子  七個匝月稚齡便註定了

半生誤闖  劍拔弩張的歲月

顛躓的步覆 跨越了海峽彼岸

並且三度祭旗 三朝的生機絕滅----

自海口的刀削  自海防的兵騎 

也自  西貢的椰堤蕉岸

彈雨槍林中  鎩羽 走出

 

 

那漢子  四十三歲後雪野天涯

鄉關漸行漸遠  鄉音卻轉折不改 

醉看公路交臂  也叱喝異族化外的

多元交媾  衣帶不悔的青衫一襲

調侃了遊子的動線  斯刻生涯 

總感覺鮮活在宋代  或更早的漢唐

回歸歐陸的四妹四妹夫捎來鄉訊

----在海濱之南 海風的堂口上

慈祥的舅舅姨們都愛搖扇

搖落童趣心事  那麼一張床

生命中那漢子第一張  竟不見塵封

汝家的老大唷  老是

   老大了還不回家

 

           2002.8.28寫於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