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婉約>這白人女子

                          星髮頂禮著

                          湖濱夏日  火辣辣陽光

                          未經意的  我遇見了

                         

                          非常可掬的

                         

 

                         

                          這白人女子 

                          可掬非常非常可掬的

                          白 該是來自雪的原鄉

                          這季節 儘管輕喚伊的小名

                          ------雪肌  好罷?

 

 

                          我的黑瞳  也亮花花的

                          雪肌的雪肩上  

                          甜睡著兩只倉頡

                          伊是如何解讀得懂呢?

                          刺青的兩只   端端莊莊的

                          楷體倉頡------

                          < 婉約 >

 

 

                          噢 婉約婉約

                          註定今生異鄉宿命的

                          湮遠的嬰啼哭濕了故國的

                            蟄居體內

                          悠悠五千年一尾化骨龍

                          斯刻竟也

                          婉約  婉約起來了

 

 

                          這些都非是

                          關睢之章君子好逑

                          或者  雄性騰圖的

                            

                           

                            (2003/6/29芝加哥湖濱夏日‧迎臉偶見)

 

披刊於美西[新大陸詩雙月刊]  2003  8   月‧第 77

披刊於台北[創世紀詩雜誌季刊]2003年‧秋季號‧第136

披刊於馬來西亞自由日報 [沙華文學] 2003.9.19  329

 

拙詩首段,辱承

「沙華文學」馮學良主編&

華盛頓黃廣基(千瀑)詩兄二家,

捎牋抒發高見,採擷裁正,潤色沾采,

衷心拜領天涯隆情!

 

玆字謹將全程縯繹的珍貴交流文字,恭錄如下

 

From: hthuynh 2003/7/4 To: WVinh

Subject:感銘來自德州牛仔&袋鼠國的掌聲,重修敬呈馮主編雅正

 

荷野兄:多謝傳來您的大作。第一段:

星髮頂禮著火辣辣的 

湖濱夏日陽光  未經意的  

我竟遇見了 

而且非常可掬的 

白得叫 

其中「白得叫」,讀來有些突兀;接著的下一段又用了好幾個白,有重複之感。如果您不見笑的話,我的意見是將「白得叫」和「而且」刪除。您看這樣是否好些:

星髮頂禮著火辣辣的 

湖濱夏日陽光 

未經意的  

我竟遇見了   

非常可掬的 

廣基

 

 

From: ylpang  2003.7.5  12:29AM  To:榮惠倫(荷野)

 

惠倫兄:千瀑兄將忽的詩作稍為刪改,的確簡鍊多了,不過我認為還可刪去兩個字,那是第三行的了,和第四行的雪,可能會更加的簡鍊:

星髮頂禮著火辣辣的 

湖濱夏日陽光 

未經意的  

我竟遇見 

非常可掬的 

如果是我寫,我可能會再刪掉未經意的這四個字,因為經和竟的音很相近,唸起來有點贅牙,而且的在寫詩方面,也不宜出現太多,否則會散文化。不然可用其他的字代替,以便銜接。我在寫詩方面,力求美感,意象要美,文字也要美,所以我是儘可能不重覆一樣的文字,尤其是在同一行及同一段。這是我的觀點,不一定是對的,但我想與您分享,這樣我才能在學習中成長,尤其是對詩的鑑賞和評論,以及分析方面的問題。

星髮頂禮著火辣辣 

湖濱夏日的陽光 

驀然  

我竟看見 

非常可掬的 

(或是)

星髮頂禮著火辣辣 

湖濱夏日的陽光 

驀然  

我看見了 

非常可掬的

 

每個人的手法不同,就有不同的詩句列排。您的這一段,竟然讓我悟出,一段內容和文字,可以用不同的方法來排列,更有不同的感覺和趣味。我一直在學習,用我的能力來為作者私下重新結構,儘量保持原文的精髓文字;只是,刪掉一些句字或是倒轉排列,我相信只有這樣,才能訓練出我對寫詩的拿捏。同時也可以從中找到另一條詩路,將我的詩作多樣化,雜而精,是我的目的。

以上三段,我會比較第三段,因為我保留你的白字,這是您所要強調的感覺。如果沒有白字,就沒有您的味道,也失去您當時的感受。

希望能夠經常這樣討論和交流,這樣就可以提升我的鑑賞能力。非馬兄的新詩造詣是不容置疑的,有機會,我也希望能向他討教。他的短詩,我非常的喜歡,一如我喜歡洛夫的詩一樣。我一向不太喜歡太過長的詩,當我讀到最後一段的時候,前面的感覺就不見了,所以不能連結感受。短詩一氣呵成,所以很直接,很痛快,意味猶在。再聯絡並祝好。學良 

 

 

寄件者: WVinh收件者: ylpang ; ndwong 副本: aunghi ; feima ; hkl50115 ; hongphan2000 ; hthuynh ; huul ; kimaco ; lisati ; luu882000 ; markwu ; mengfangzhu ; michaelandyhui ; quan_nha ; sangly ; tungockhuu ; ungtovan ; vinhlam ; wtruong ; xi_sha ; ynyeh 日期: 2003/7/3 3:53PM

主旨: 感銘來自德州牛仔&袋鼠國故人的掌聲,重修敬呈馮學良主編雅正

 

答謝廣基兄:2003/6/29吾偕妻兒乘搭火車上芝加哥,歡度本市舉辦國慶節日,在整條湖濱露天展出的饕家品味攤檔,巧遇那刺青《婉約》白人女子,驚愕古中國文字之美竟跳脫在此異國女子雪肌之上,非尋常女子刺青《黎明》《張國榮》《狼人》《海韻》《雅麗》般俗不可耐。拙詩乃在半小時的回程火車上,將湖濱偶見構成。此詩抒發對刺青《婉約》二字的驚艷,請別誤會對雪肌女子的驚艷。

承您錯愛,將不必要的贅字刪去,頓覺明淨洒脫,高人傳招,果然非同尋響,謹深拜領,篆銘五內!而吾乃野人獻曝,掬心熱盼拜讀網上諸位大作,一如電談中馮學良兄說的,最喜愛讀非名牌作品,益見親切,有時更勝諸家!----的是中肯肺腑名言也!

也致馮主編:

敬煩勞神依華盛頓廣基兄之斧正,重修拙詩首段如下,謝甚!而您的數度惠教長長箋語,我亦趁這個美國國慶2003/7/4假期,另箋裁答。夏安‧黃 & 馮二家           惠倫敬箋

   星髮頂禮著 

   湖濱夏日  火辣辣陽光

   未經意的 我遇見了     (第三行整句的意象是偶遇,是未經意的遇見,非看見)

                        (第四行的雪字請恕萬萬不能割愛,這是我當時遇見的純感覺)

  非常可掬的             (第五行又是加重那純美白感情)

  雪                     (重複兩雪單字演出,雖隔離卻讀來節奏無比)

如是契結馮黃二家,經數番過濾整合了拙詩首段,那刺青婉約白人女子,竟如三朝回門的新婦。萬二分感銘黃廣基、馮學良兩位大師寵幸,再三申謝!        惠倫致敬

 

 

From: hthuynh 2003/7/5 PM 01:36 To: WVinh; ylpang; aunghi; hongphan2000; ndwong; mengfangzhu; sangly; tungockhuu; huul; luu882000; kimaco; lisati; ungtovan; vinhlam

 Subject: Re: 萬二分感銘黃、馮兩位大師寵幸,那刺青婉約白人女子,竟如三朝回門的新婦。

 

荷野兄:我比較同意您最後的定稿(?),不過,仍有商榷之處。

我覺得竟不宜刪掉,它和經固然音相近(當然,如用廣東話唸則有別),但竟在這裡有強調的用意,即強調了那一剎那未經意的驚艷感覺。

未經意的   我竟遇見了

非常可掬的

兩個雪字的隔行出現,亦是此特別強調的延伸,而且在誦讀上富節奏感。白字之不宜在第一段出現,是因為第二段已出現了兩次;兩個雪和兩個白隔段呼喚,一方面相映成趣,另一方面第一段的雪正為第二段白的意象賣了關子,呈現了灰蛇隱線的樂趣。

廣基

 

 

From: ylpang 2003.7.6  1:20AM  To:榮惠倫(荷野);黃廣基(千瀑)

 

廣基兄:我也同意您的建議和論點,這也是這首詩另一個角度的好意見。保留或去掉,都是旁觀者不同的看法,都是以自己寫詩的手法來提供意見。不過,作者本身的真正感受,我們只是旁敲側試而已,還是以作者為標準。不同的作者,就有不同手法,而且詩也沒有一定的準則,也是糾纏不清的文體。

我喜歡閱讀不同作者對相同一首詩的看法評論,讓我有一個參考的空間。

各個詩人的教育和生活環境都不同,難免會出現歧見,但是只要拋開成見,受益的,都是無國界的詩人,這樣的交流,我蠻喜歡,如果在網絡只是在談生活瑣事或是風花雪月,那就沒意思了。

我編文藝版,一向很尊重作者,從來不刪改一字,除非有錯別字,私下討論的,我是歡迎交流,但是作者一定稿,我就原文刊登,不改一字,以示尊重。如果真有問題,我會先聯絡作者,是否有商榷的餘地。否則我只好割愛,也不願去修改作者的作品。因為這樣一來,就變成自己的作品了,那多沒意思。惠倫兄這首詩,只待他真正定稿了,我才安排刊登。想來他需要一番考慮才定稿吧?這樣的認真,是我所欣賞的,詩人,就是需要具備這些條件,也是我所要學習的對象。

只要不分國界,華文文學,就是我們共同的語言。再聯絡並祝好。

學良 

 

 

From: hthuynh  2003.7.6   10:57AM  To: ylpang, 榮惠倫(荷野)

 

學良兄:

您真是一個好學而謙遜的朋友。您知道,我喜歡謙遜的人。沒有架子,容易讓人親近。

我同意您的說法,我們只是提供個人意見,但完全尊重作者自己的最後決定。因為與荷野兄相熟,知他好歹不會見怪,才敢大膽多言,要是其他人,我就不敢放肆了。荷野兄的詩比您和我都早得多(他更是我早年的學兄),他以大師寵幸稱之,是太挖苦我了。甚大師?我不過寫了幾首自以為不錯的歪詩而已。我最近較忙,因為我們的教會團體將於下星期辦年度街頭福傳活動,我還要協助設計海報和福傳用的T-Shirt,許多事情要做。這星期雖有長週末,實則是要為下星期的活動熱身。

祝平安。

廣基

 

 

From: wvinh 2003.7.6  1:14PM  To :hthuynh, ylpang, ndwong, hongphan, aunghi, feima, kimaco, lisati, luu882000, markwu, mengfangzhu, 夕夜, sangly, tungockhuu, ungtovan,vinhlam, wtruong, xi_sha, ynyeh

Subject: 臨風盈杯:廣基兄的驚艷感覺和呈現了灰蛇隱線的樂趣and學良兄的編輯人手札風範

Att: 刺青《婉約》這白人女子.doc

 

遙謝廣基/學良/國鴻/心水諸兄:

拙詩不才,先蒙國鴻/心水二兄惠牋雅愛,復承廣基/學良二家數番發抒高見,遣詞營字,推敲斟酌,採擇裁正。廣基兄的驚艷感覺和呈現了灰蛇隱線的樂趣,頓覺茅塞開啟!學良兄的編輯人手札風範,更是感佩奚似!

如是拙詩委實潤色沾采匪淺,我將會整理如斯珍貴交流的全程縯繹文字,逕投新大陸、沙華文學、或在不日的風笛交流專號見刊。玆字定稿如附件,衷心拜領諸位寵幸隆情!

臨風盈杯 

遙敬吟安       

惠倫拜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