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書

 

風搖風落的六月天

雲遣牛差來

置你  域外

置你  綠外藍外紅外紫外

置你  小離天

 

你說:

揮一揮手

萬叢

 

小盛夏呵

晚霞原非伴

相思調

都壯了

              1966.6 越南堤岸志和監獄

 

●筆者2016.4.26箋注:

1當年嚴父遞禀吾的法文報生紙〈William Vinh,出生地海南〉及中華民國大使舘簽發的國籍證申請赴臺大先修班,南國舊官員誣告吾使用假紙,含寃拘守志和監獄九閱月,經驗證後無罪釋放,卻硬說雙親已入籍,吾必得辦理公民身份證,赴臺升學美夢遂成終生憾事。欣逢恩公黎啓鏗豬兄兼笛兄,邀約遠赴從義他二兄黎啓明(雨藻)擔綱校長的剛峰學校教書,幸與現居雪梨的陳緯球大兄同寅。半載內吾和黎兄辦妥了少數民族身份證便回堤每年得享加簽緩役,無視軍警,瀟洒西堤,創傷後之福報也。

2三藩市潮聲笛兄一再調侃吾:你這廝冒牌少數民族竟逍遙度外,虧吾輩正宗身份的少數民族卻要充軍,老天的天理何在呵呵?

3拙詩已失落多年,上週末喜獲加州橙縣劉保安(藍兮)豬兄硯兄兼笛兄,來電暢談中竟朗朗誦讀吾數首陳年舊作,感佩半字也沒錯漏的。乃疾筆抄下此拙詩並補誌當年一二。深謝黎劉二豬兄。

4謹此敬呈  臺北黃寳芝笛姐即將付梓的長篇小說「隨海飄零」新著匡正,

 週末再另補乙詩。

 

●感恩維也納胡寶林教授的鮮明嘉勉:讀荷野「獄中書」,感懷當年越戰波及華人東逃西散,辛酸血淚的故事搬出來,又何止五車之多?第一波為青壯子弟躲避兵役;第二波則為逃共而舉家投奔怒海,悲慘之處超過今日之歐洲難民。當年怒海餘生的難民都幸運地被西方大國接收而闖開了新世界。今日的歐洲難民卻被富裕的政府和多數國民排斥。
荷野兄當年在監獄牢房中,前塵未卜,尚有詩興,寧靜嘆慰,真詩人也!

 

●感恩臺北黃寳芝的正能量鼓舞:看到此詩,真是喜出望外,當年蒙冤入獄, 

  正是華僑華裔另一種的災劫,很適合蒐錄入「隨海飄零」,多謝了。

 

●深謝劉詠平笛姐祈勿見笑:咱們風笛一群1947肖豬 :榮某/潘統籌/劉保安/

  黎啓鏗/李刀飛/藍斯/西牧一簍筐的豬首豬公豬尾豬腳豬踭豬肚豬身豬

  腸豬腩豬腰豬骨豬耳豬鼻豬橫脷除笛兄之外的另一互相暱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