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一封掛號信 (其二)

孩子!我想你!

 

在冥冥的世界內,你曾是與我們有著血緣的關連。在當年的某一天某一刻起,孩子呀我們曾同在一起的。當那年那一天,你讓我知道了,你是存在,而與我們親密的在一起,在我的體內。

 

那一年我們到美國不久,而我丈夫(你未謀面的父親)來美國才半年不到。我們一大隊親朋去旅遊,而在眾多人面前,我無預兆地,忽然胃酸直擁上喉,非常失儀地大嘔大吐,而且聲音響亮地,無法去控制,我感到太無禮了,不能控制地。我亦不知何故忽然嘔吐,但聽到同行隊中有經驗的女輩對我丈夫說:哦!不用緊張,才開始啦,誰代找些酸性的吃的東西給她含在嘴媟|比較舒服些,她們還夾雜著笑聲。  

 

這才知道是懷孕了,由此常感到頭暈心悸,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似的。雖然整天感到不適,但為生活,因來美才不到兩年,而你父也才來半年不到。在這異國什麼也要從頭開始,我們的生活是非常地忙碌,日間要上班,晚上亦要上夜校(因公司需要進修某些方案),回到家中還要整理次日上班的餐飲,到躺上床己是午夜。而我雖感不適,但亦無奈。孩子呀!生活仍是要生活的,你會知道。

 

唉!孩子!何太不幸,就是在那一天,你也是被累倒了嗎?我工作感到極不適,而一陣一陣痛之後……之後。我從廁所出來,向一位媽媽輩同事詢問為何見紅了。那好心腸的同事馬上扶我到休息室,一臉沉重的告訴我:孩子大概沒了,並馬上伴我往醫院走說以證安全。  

 

就這樣:母子情是如此短暫!為甚麼?緣來緣去,是如此作弄人。

 

孩子我們的緣份是如此地弄人的短暫,悲與喜只存一瞬間,我是如此地難過……難過,但我並沒向他人提及你曾存活在我們間,這因太傷悲了。我難過……難過,但向誰說?

 

知道嗎?這令我身為你母親的我有多內疚嗎?如不是為著生活,不因太貪念要多學習多進取,你是否與母親親密的仍在一起?我們家三人一起當是幸福無邊啊。但是……何太短暫?我們的緣份?何太短暫……。

 

而在這浪花的歲月中,我!(你未謀面的母親)我,仍在寂寞的偶然中,在無奈的孤寂內,心中最能浮現於我腦海內,依然是你!

 

孩子!我們是如此的無緣,但我是如此的想念你,在我的心裡最最深處,不為人知處,想念你時,只有我能單獨冥念而是最最獨處的時刻。望着浮雲的飄過,在海浪的微波上,我最希望的是給你最深最深的祝頌,不管你在何處棲身,我會感到你是光耀無比的,你是最能擁有我全部祝頌和祈盼的。

 

孩子!我想你,比你知道的,比你感到的更多更多……更多。

 

                      2018.5.13母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