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言的筆記

並與空曠奔跑一夜

 

走壑不成,你泛著淚

我們在野地上露營

並與空曠奔跑一夜

終點在黎明前

筆記上寫:整晚霜降沒停

 

聽到火車的笛鳴

 

久識的一尊雕像

在寒意的月臺上南等

現在就帶有烈酒,青青田間

但我未想過,從一方筆記

聽到火車的笛鳴,穿劃過

哪微醺,要話別

 

想到一封家書

 

從一滴雨,找到了故鄉

想到一封家書

找不到多雨的古

我那堛器D

由此再向前八步,左十八步,右八十步

岔道口,已改路

 

誰會煮酒

 

在未言的筆記堙A晃來晃去

回到河邊,紅磚水樓

誰會煮酒,在書廊的盡頭

又誰將溫馨註釋

相承的鄉土和源流

 

純為鄉音召喚

 

歸人的秘密聽起來

祗有一個名字,純為鄉音召喚

至今,我遊罷一個曉夢

願意給野店

從事細細溫泉,在過客的路上

 

                         2018.10.1  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