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蜃樓呼……

 

一群火鳥,停落斑斕的炫圏

用日光繪畫,用月光雕刻

在裸露的疤痕,還要吞服一些磷光

似乎每門風格,都能釋放我

也久沒經過海市來

我要,走上蜃樓呼……

出行前,忌諱別人在背後,叫喊

 

暮色便羸弱……一地

 

當我看飛翔的散文

進入,一行詩句

那時你,評估我退回溫室

暮色便羸弱……一地 

而你趺坐於修行的礁石上

揚起純潔的手姿

邊海無數的細沙,在流動   

 

闖進了迷……

 

夜梟哭了,上半晩

歲月的蹣跚,風雨那樣的踉蹌著

用倒懸的眼神,下半晩,你卻看清

我闖進了迷……宮,兩百多萬次

縱使流浪,也不值得

等我想起你的時候,石窟有你

天井透光,邊緣鳥,一白、一黑

 

                    2019-1-11    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