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謠

唱和詩人凌至江之《鄉愁十四行》

 

一個的民謠

 

春為我,讚美你

依大地,從星空

我輕觸,一方東

花想知,水繼續

鷹的目,來到谷

尋太陽,往心

溫暖我,母親啊!

雪來信,雨去讀

告訴我,一句話

千年了,誰痛楚!

眼前夢,在父國

一帶,牽一路

山河間,風雅頌

永遠是,我的歌!

 

兩個字

 

你在我身邊徜徉,都是燈光

曾經是星宿海堙A漫天的文字

我在幼兒園,哭字藏於四方

但你笑著掐算,大寫或小楷的行蹤

進小學的時候,去看雲海,你

沿著荒涼行走,那一趟

蒙上啊!一層小小的悲壯

我像是一隻水邊的雛鳥,來回三十餘里

礁石間探首,默對繆思的靈修

那時你揚手,招呼流動的氣息

送我到大學城門口,拾回細語那本子

又是我的一篇,失而復得的小詩

剛懂得取,我亮燈,我執筆

迷上了你,繆思這兩個字,從此

 

交還繆思千

 

又是一篇長詩,復得復失的

我親手把墨跡,鋪展在心靈的起源

新月初升,於我的九百九十九行間

那些文字幾分潦草,功能解治

在大地的相思。許過願,重新再活上一次

足履下,要翻轉過多少雪花

覆蓋陳年的腳印,來顯很少的恬靜

留守一個願望,真痛!

當我流浪,到一間漏雨的舊屋

寫完未竟的這一行

我體內的私語,字堣@致

吟唱神聖,是你血脈的口音

這般比喻最後的句子

就想完整,交還繆思行詩

 

                        2019.3.21硅谷

 

補話:「但您笑著掐算,大寫或小楷的行蹤 」,  

「我親手把墨跡,鋪展在心靈的起源」

為凌氏的美句。除了豔羨!我更疼死這絕句         

「您體內的私語,是我血脈的口音」。

抱歉這趟,給我攪「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