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星雨中匿跡

 

再在生命走遠一點

交給迷離的極光和白夜時,與紀錄呼應而意暇甚久

我喜歡你感到冷時,矜持的偎靠我

閉目打坐時仍然保持,仕女圖學來的優雅

牽手的嚮往,憑隨鵲鳥

有一行足印在橋上,不會忘記

怎麽總看不見,你寫就的一把相思

自己盤點一遍,一枚文字也沒出現

紙稿上的時間,疾風終要吹走

我陪著夜紡的愛人失眠

托腮坐在牛棚外,聊得天上僅剩下兩顆星星

所以纒綿的一往情義,都在一幅織錦的星圖

而那個聽述乞巧的牧人

祗不過一夜之間,在流星雨中匿跡

 

刻意揭露暗物質未來的隱私

 

你研讀哲學《唯物主義》,分明聽到了

這個世界,早已相信,跟游離的物體默默相遇

一種能量,兀自在移動

正巧背向了朱熹和柏拉圖(唯心論代表)

而你湧進的每一句話

在注釋的時候,刻意揭露暗物質未來的隱私

不錯!我倆是冥頑的知己

每次談謔黑色幽默

你大可用石頭與我同居

並且執拗著,在同床異夢之中仿真的進程

無非反證我:走向一個不好命名的時空

你都不曾跟我擠搭地鐵,去聽取深層靈魂的彙報

一半的輪迴是從佛經找來

另一半,回歸科幻

 

        2019.7.7 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