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爾沁草原日記

 

默默在山上

 

默默在山上,退隱數天

習慣一個人承擔星空

避開璀璨的夜色,在那下城

黃昏望山的路上

練練學聽曲水的細語

等到開春

澗石唱著一樣的山歌

 

和煦的陽光

 

和煦的陽光擠進空氣

為了捕捉草原人家的汗水

我們也把自己撒進去

祗見一群白羊

和二百多條大小河流

朝著我們,奔了過來

 

在山麓廟前的雪場

 

在山麓廟前的雪場

落日用土話,隔著綠洲

翻過在雲上

通傳我知,臨時遠去植林

不少的黃昏,正在走向一個盆地

一直在尋找

那伐木的回音

 

命名為遊牧

 

我就將命名為遊牧

想起陪你,走一程搬家

我沒看清草原

怕也是,還沒看清馬乳

離經牧林的霜印

再聽到那兩聲

一把雪的

一把鹽的

 

一場早雪

 

有一個,孤獨騎馬

冒寒進鄉,還是趕了回來

原本預期,一場早雪

在每個月圓的晚上,深山

親自懇請佛菩薩,靜靜轉身

 

雪 跡

 

沿著一個飄雪的方向

解馬,過鐙,追蹤一行蹄印

跟著哪一個搜尋,就不必了

隔天送他們來這堿y淚

祗想給他們好好安慰

什麽都沒有改變

轉經逸林時,那雪,尚未停

 

遠走一趟月光

 

卅里村路,一片寂靜啊

在茫茫的山野

想聽民歌,自己就引腔一唱

目光領著星光

遠走一趟月光

天光將到達浸潤的一方

那所大學,在下游

 

2017.09.30  內蒙古烏蘭浩特市

2019.06.01  披刊於美國《新大陸詩刊》第172期,其中四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