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印記

天外傳來光年的聲響

 

在穿越時,稍感荒蕪,途經一團流淌的烏雲

望斷一抹霞光,幻滅

居然持續在黑釉般的疆界,將以驚蟄的名義

一天在蟲洞堙A交換了一個太史

多重詰問和責難,對我來說,則怕送信的人等久了

就在中原以南,留下隱語:秦失其鹿……

我歷盡六十年的浪蕩,糾纒《日者列傳》

參卜辭,辯天下;由是觀之,夷貊不服不能攝

哦!尤為稀罕,兵馬俑在破土之前,一仗一隊的醒還

我騎著白馬,投擲長矛,瞄準時間

天外傳來光年的聲響

竟讓星宿海的一本天書,乍開乍闔

從中漏出的一行:

整個宇宙,在疾速膨脹

 

在解讀永琝颽O為奧義

 

請回覆!請回覆……

往天空連發訊號,給一艘偏離航道的光帆

多少次,在無邊的黑洞中,無處可尋,大爆炸的原址

沸沸揚揚,我們願意,再次把大地敞開

還談到,在山中,雨水又深入一層

重複一滴,一滴一滴的沉澱自己,正為鐘乳石結晶

遠古地質如一個人煙,同心在做一項生機

大起大落的麥浪在湧鳴,是飛翔時所見聞

這整垠麥田圈,祭出千手觀音的造像

看上去陽光清曠,甦姿高遠,奉求慈悲

我們還要親臨其萬頃之境

盤旋渾天儀,明亮活躍在觀星圖譜

參照青銅時代的野望,極力與黃道相接

就想從大地,在解讀永琝颽O為奧義

 

                 2019.08.17  西安

                 2019.12.01  披刊於美國《新大陸詩刊》第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