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十四行

 

周夢蝶斜掛著褐麻布袋去踱步

 

一座臺北市,許多大學的意象,一同前來夢蝶

愛給我們示範,以這質樸的哲思

你戴帽,圍巾,一襲舊色的長衣

就能為我啟蒙,很足夠,原來擡頭瞭守星辰

講解光亮的那種耐心,將如何消融《還魂草》

我的每一次仰望,該配上,相識背景的現代梵音

你詠嘆湼槃,讓零星雷雨,落在《孤獨國》

又恍若,一個剛剛修成的語法,不會再回應隼鳥

你用半頁尺牘,戰後,考據自己,已經老過鐘聲

已參悟,積存了的傾聽

周夢蝶斜掛著褐麻布袋去踱步,幾聲咳嗽

風再起,你回來,默默練寫一手好字

紙上談,詩行兩三;問近安,已非流年

而燈火衆多,誰還能在武昌街頭,沉潛轉世為詩人

            2020.4.1披刊於美國《新大陸詩刊》第177

 

倒從余光中的鄉愁而聯想

 

在旺角,我途遇詩人

正向一個老媼打探,鄉愁在香港的行情

很久以前,李白一邊撈月,我一邊抽水

詩人卻與永恆拔河。很久以前,走避臺灣

遊學美國,順手敲打樂,在冷戰的年代

來港望鄉,群樓蒼茫

就憑鄉愁,借來的文藝,復興有一個沙田時期

我沿走界限街到摩囉街,碰上兩幫的南亞人

閒來英詩行吟。聽聞島上,鄉愁的模擬題,不一樣

因我,倒從余光中的鄉愁而聯想

我收集戈壁的氣流,盛滿一口葫蘆,到旺角

剛正想擺個地攤,途人匆匆扔擲下銅板,我拾起掂量

鄉愁有價,兌換面值:一枚英女皇的人頭

時維一九九七年以前,在九龍城寨以外,租來的幻境

 

洛夫以手指丈量一幅地圖

 

而祗需,山堥咫F走,穿過其間釀酒的石頭

前往另一個陡峭的時區,遠瞭靈河

但至少匆匆夢遇,唐代的另一個詩魔(李賀)

在一路傳達思馳的位置,有沒有碰見?

洛夫以手指丈量一幅地圖(引用《剁指》)

經緯從臺灣,南越西貢

隱痛帶看,幾段艱澀的文字,往往是,鍛造血的再版

在備詩的時候,愛落死亡的鄉愁,筆觸擱於漂木流轉

正好在,卻又正好不在,一片浪濤一片夜

遙跟古今,談夠藝術交流

搜一搜究,那不能逆轉的韶光

因為詩人倒想,把故國都來覆蓋,妥善了,就可以安睡

後經創世紀的巖洞堙A磊磊天地間,找到了足印

詩魔固然在石室,晩安!死亡已經造就

 

楊牧朝向一首詩的完成

 

由此你說的都對,打造整版篇幅迢迢之路

也不致冒進和糾纒,把一個先秦神話貶為歷史講義

尤其那些光榮的話題,早在年輪上,招來了很多詩人偷偷做夢

祗要灑點雨露,翻點苔蘚

樹身上低沉的葉聲,罕說獸,踐踏多少個雷鳴的剎那?

更明白,對於這根節的歸屬,動不動,也在同一個水湄

澆過花,養過魚,沐過浴,泛過舟

自得其樂的一次次敘事,都經歷詩人的心靈

每一個活生生的呼吸,雖然方向歸零

在交集的意義上!急促尋思或者眺望

連連山風海雨,再聽聽,你獨白的流淌

哪一刻伊始,留意在鐘籟的跌宕

楊牧朝向一首詩的完成(引用同名詩題)

漏不了《時光命題》四個字,傳說再也不算事出突然

            2020.4.1披刊於美國《新大陸詩刊》第177

 

秀陶有一雙會飛的手

 

每一次聽讀,你的口承詩啟,定時開放,在屬於不會孤獨的版圖

藉由抱團的生態系,將你的想定,如期坦誠報知新大陸

你那隻手,曾停寫,就堅定結伴去歇息

復工就想到光影,運用自己的磊落,迅㨗熱身

試問,哪一個個喚醒的訊息,當一口氣提示

轉述有一雙手,放鴿,放魚去聽演講哩,關乎漂漂亮亮的民主?

你跟蹤,門神和灶神的第一個直覺,一經調整

對比兩個鐘的寓言,多得時間的破譯

而偶爾遨遊,最是體驗的均衡

在你眸媕K時閃光,印象所言會,逆旅也呼滿風響

隨你證實,竟要多走一步;方能抵達,你剛說完的意境

呵呵!待過五界之間,紀錄一行行,拓荒的散文詩

總讓自己回歸,生命從此更加原本和渾厚

文學史當然來喝采!要知,秀陶有一雙會飛的手(引用同名詩集)

 

                                 2020.04.13寄自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