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8.8 

 

用醒世的同理心接待一個個進香客

 

酒醉過,茶吃罷;浮沉擦肩,各自去留

以為憶記另一場繁華,看呀,未看透

一家寺廟,已成這冷峻期間,最感觸的景點

廟堻椈x,來報到,因為一個倏爾的心願

萬語千言,由衷來問,一個卦

你我率真複製解籤詩,一路參到第九家

黃大仙,有求必應!用醒世的同理心接待一個個進香客

言下之意,你我也好對人,有求必應

相識已經得來不易,一碗酒兩盞茶,怎麼抵

我們又活在,現代的暴戾文明,那些緩延而致遠的憂傷

萬物有序,卻是一把天與地的測量尺

將墮落的粉塵,墮落的,粒粒釐清

黃大仙,請問你,可把迷途的白海豚,都遺忘了?

星辰以外,一員警察獨行,沒有……從容的夜哨

 

歇腳在季那過渡

 

這一生幾度聽過,浪濤拍礁有多重

那麼一半的迷茫,都給滃鬱和空濛,在望夫石,尋找到

難得還在期待,一個歸;因而追慕,南下戲水的雁鳥

你仍沒趕上,吐露港的晩潮

猜量,我冉冉翳雲,航淅瀝

哪一天,你有否打傘,歇腳在季那過渡

祗能各自,點燈在紙船;編一句句珍重,穿行於一輪皎月

當初一起歌謠,是的,躑躅在破曉

一個爽約的黃昏,丟給岸邊那塊頑固的

你當年拂霧,沒將船留下,早該來,這安息之地

再回來,你祗為打撈,一個守諾的水影

夜臨,在港渚還那麼靜

暖一壺茶,讀夕夜的溫差,垂睫扣剩一顆唸珠

悄悄從眼角,雨點滴落 (借眼,上蒼哭了

 

2019.8.8  訪黃大仙及望夫石香港

2020.4.15  披刊於《越南華文文學季刊》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