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起點2019.8.11

 

船行都在一卷畫岫

 

說過看潮,是一件多美的優差!

你已遊過江南,再約我們,離開故居一次

經從一個颱風口,很可惜,留下一抹破碎的氣韻

我蹙眉仰望著,在未停的風中

夜空發還傾城的煙雨

圈圈漣漪,浣洗傾岸的蘆葦

剛好給你的兩瞳捕獲,清楚地印在心上

當航程一帶回復,船行都在一卷畫岫

還請你,持用筆墨和禱辭

為一江水,撰寫日

水道上,山道上,霧霞漫繞

你抱擁,平穩過渡的水流境界……

此時,期待《漁舟晚唱》的一手好二胡

我們等著,也等睏了

 

朝向一顆新星誕生的光源

 

好緬懷,這是你在青春,跟我們一起餐風和宿露

單憑霜降這倏忽,大自然,就有了變幻

在約束一段晨霧之前

已經聽了,晚霞很長時間

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暮寒和晝白

趕緊思量,哪恐怕,回歸在相同的穹峰之上

開講原地的巖畫,一起查訪,一顆雨花石的身世……

在不確定的遠處,報導太空,自微到大

安靜地,凝聚浩渺的氣流

都記錄,銀河如此之漂亮

我們就是這般感動,朝向一顆新星誕生的光源

一度驚,於閃耀的紀

轉身沒幾步之遙,你將與我們登臨

另一個時間的起點

 

2019.8.11 遇利奇馬風暴登陸,

2020.1.15  披刊於《越南華文文學季刊》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