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阿碰:境界承諾  2020.10.31萬聖節 硅谷

 

你肯陪我一起踩踏那條水平線

 

哪一天,河水湧漲,喘息都消磨在潮汐

你肯陪我一起踩踏那條水平線,更合乎,邏輯的追尋

我們不曾抒發,大片稻麥;一生奮鬥,純淨的顏色

清晨的田園詩,寫給露天市集,戀慕是如何擦著,火花和水漬    

你的兒歌快要長好,恢復從前,溫帶的品種

是何夕許下野豌豆,你太理解,佔了誰的領域

我則明白,有人幫助,勤捷地除芟;小畦圃苑堙A需要荳蔻!真的

農舍,盛夏時,睜開眼看看,陽光的步履已在規律

螢火蟲每晚往返兩三個鐘,照亮桃金孃和紫羅蘭,花傳

燕子也銜來了幾枚音節,哈!重複呵,熟悉的電話鈴響

說聲,風花雪月吧,我遂放你平躺,回暖的湖面

悠然自得這趟仰泳,管編排明天,即使以後,更多的昨天

倘若瞬間,我玫瑰花園,穿越未來一秒鐘後

約定我的女人,雖然遲到,我沒多嗯什麼,轉身就摟吻了

 

竟連串起失憶詩人的劄記

 

行車逆向南十字座,窗外的更替,告訴我,白樺樹的寂默

我在剪碎陽光後,打聽受懲罰的筆尖,仍盼望,叩應我們的境界承諾

散文詩堙A歪歪斜斜的三數個字體,打瞌睡在等,一個女子

更背對著彼此,多難臆測,竟連串起失憶詩人的劄記

如果你去過春天,毋悔來過文學系,我給一個女子的傷口拔釘

而卻愁我朝往,毫無防備的紅唇,進行普通襲擊

回頭見你抿著嘴,又把染髮復原,故裝年輕那麼鍾愛,火雪糕

從一張老照片,很難想像,萬聖節那身打扮——介殼蟲,巫婆都喊驚

當推門出去,知有多少足印,仍沒趕上南瓜餅以及棉花糖

你的踟躕,吃緊盤兜著,少年的格子休閒服

從手信店買來的謎語,有點風聲;一切問號,未經弦月來催眠

你還是不能因為撓頭,已寬量我,那巡西洋棋和薄荷酒

講清楚,白露夜泛,屋前屋後牽掛一片霧,寫過一段聲明,不見不散

剎那輕輕抱住你,頭時,想跟雲雀對唱——驀然!攬住了蒲公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