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18紐約

 

金子美鈴跽坐在榻榻米上暖心授乳

 

你慫恿,成群的名詩人,協唱遊蝶蛹蜻蜓,更是不計其數了

每當地震後,眾母親都愛借重詩人分贈的童謡,慰和療孩子眾

時起流落,風鈴的場合相對感知,櫻雨箋的那個僥倖

全力邀請螢火蟲,編排同心結長夜堙A手拉手表達星星,逗留得更久

你一,寫寫停停異常幻著,又那甜膩恍惑的聲音

金子美鈴跽坐在榻榻米上暖心授乳,繾綣著,天真的悄悄話

Kaneko, Misuzu / 金子みすゞ童謡詩人,1930.3.10輕生,廿六歲終

連忙放下篇,於搖籃內,今後還將由轉發月光,滿的驚嘆句

你祗管代言別人的囈嘒,春天;倒也擔心自己做不好的白日夢

回望詩,背後流露瞬間,還是年反覆寫的懸疑詞

你卻而適度猜想一顆彗星的謎語,殉道唯美文人永恆的避世

相繼遠,這幾年間傳出:波多野秋子、島武郎、以及芥川龍之介

(秋子武郎1923.6.9輕生,女廿九歲終,男四十五歲

  芥川1927.7.24輕生,卅五歲卒

把一個崇尚的思慕塞滿了,鶴形摺紙,老掛在,幻滅和重生的玄關上

毋悔篤信神道教以來,托起三出的複葉,就默契相留,那一輪迴

慣為家人,喜歡寢前禱,多帶了幾隻紙鶴,用上夢中許願           

 

茨維塔耶娃好不憂鬱將消失的筆跡來訣別

 

剛翻過大逃亡潮沿途相,存在真理之珍貴去向,肅殺的風聲

明知降城前的雪,快將錯失下一場彌撒,冰原上棄守,一個小區教會

最初不願成行,你探頭瞅望時,身心撲騰著,向日葵的斷訊(前蘇聯的國花)

你說:勇敢去涅瓦河吧!你慌張收拾,沉重的漂島地圖

挨半步淺,逐半步深,影蹤迤邐過境北極星,你們四個至少很能遷徙

在遊離的十字路口上,一再躊躇,觸摸最勤,還是一家人的體溫

滿街頭方言熙攘,不提示稚齡的兒女,俄語的一個功能,沒有冠詞

那幾輪船上的救援物資,徼循戰壕的邊緣,雖則懸浮反而片刻满足

忐忑誤信過,應許之地和一垠硝煙,决定了思想的色素

走了很遠才看清,百年的小橋頭堡,激昂傳頌著:錘子與鐮刀

永遠追溯,聖彼得堡殉難者的亡靈序言,葬儀中肅穆排列,一張張空椅

都把過去、現在、將來一審判;帝國史詩,倒耗光俄羅斯的血

你自責虧欠,歷史親人一篇祭文久違了,再多綿密的承擔

晚晚守著重災區,茨維塔耶娃好不憂鬱將消失的筆跡來訣別

 

 

(瑪琳娜 • 伊萬諾夫娜 • 茨維塔耶娃 / Marina Ivanovna Tsvetaeva因應內戰,舉家曾流竄柏林、布拉格、巴黎地。直至1939年六月前後,約定返國。兩年後,丈夫和女婿處决牢中。大女兒經歷二度下放十多年後始獲平反。1941年八月,納粹入莫斯科,詩人與兒子避居韃靼斯坦自治共和國之葉拉堡1941.8.31輕生,四十九歲終。不久,兒子陣亡。其另一小女兒,早在幼時餒斃國家育嬰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