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9.9  紐約

 

荷馬這名稱跟人質同一字義

 

海倫和木馬的兩場巨變,我們聽到

一個瞽者,在黑暗中與亡靈交談

《伊利亞特》最初的憤怒,僅僅是上半部(the Iliad

而餘下的半部是《奧德賽》,眾神錯誤懲審眾生(the Odyssey

祇有送葬和出征的行列,才尋解,死亡相似的細節

你用流星灼傷的嘴唇闡述,兩種命運:

七次的還鄉,原可平穩過活且長久

延經壯士、長老以及祭司,一巡巡持久的廟會

但五次的榮譽,英雄們必須遵從,率先苦戰……再戰

冷箭的,㨗報!伏擊的,落馬!

當一部兵書改寫,轉為墨水和血水滲透的史詩

失明的荷馬,析構自己古希臘的名字

引思一道磨難的明喻

我們皆知,荷馬這名稱跟人質同一字義(μηρος

 

彌爾頓每次遞交一個奇蹟

 

讀者必須改去夢遊,一本珍愛的史詩集《失樂園》(Paradise Lost

先來親自目擊卷一:黑撒旦復興,向上帝宣戰

從而完美解密,卷二……到卷十二,進接末頁的縱深

時聞神話:貞女誕嬰。摩西領渡。基督在溪邊治盲

約翰 • 彌爾頓每次遞交一個奇蹟,各自會扭轉習俗(John Milton

何不片刻綺思,伊甸園堙A受誡而逐離的,亞當與夏娃

經由頻換的蛇姿,為一枚待摘的禁果,逗樂了

天火終要降臨,你將葬月的灰燼,取代《聖經》的歷史辯證

沉重一場的最後審判,亙古打造福音的辭涵,傳道又一神蹟

以後你,多憑感官知覺,在迢遙的彼方,重來一座天堂

(細節另讀Paradise Regained

而好想,篇幅一如既往;想好了,投下大半生手寫的文字

從此口述,要懷物懷人,要返回出生地麵包街(Bread Street

輾轉抵達倫敦,早比現實中恐懼,英格蘭快即爆發內戰

戰時,你視力全失,口述不懂貪慕,復明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