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十一歲的烏克蘭男孩背著逃生包於人道走廊

         

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節錄《詩經:小雅 何草不黃》

 

 

剛從今趟,流徙中尋見的ㄧ個字首:Z,戰車上的印記

那不可預知,因為來了,兩類冰原上的凶禽

還正囂張地叱醒風暴,ㄧ半迅雷開始了

一經轉折,ㄧ半黑土荒蕪;祗有你,付出一切

 

這場降雪,給你一課巨大的歷練,偏偏把風,讀凉了

你合理地好奇,初春拂過鴿子的場景,僅憑橄欖枝,坦然遞句:和平

縱然你在童話婼繷楚A還多麼得體地一次過問清

普京和澤連斯基,圍著地球儀,遠近攸關,一條英雄主義的咒詈

 

原來課室,早已毀了,多少讓你來認知,字母列表、讀書和考試

突然間,遺棄親愛的學子;甚至黯淡應對,蝴蝶跟玫瑰的相同眼淚

大家本該戒懼地共識,歷來,疾速爆發的顏色革命

 

沒有更大的原則,你不將心愛的皮球,轉送鄰居的小男孩

彼此興緻交換過,二十七本連環圖,還是疏忽把真理,弄丟了

故又煩惱自己,配不上糾結:北約和歐盟

你卻而不多答解,豆芽的青澀、蕎麥的信仰、蘑菰的意志……

曾經靜靜地躺著,慢慢感受,在露營的半晚

重複走望,初戀的星星,帶動頻繁流螢的亮度

縈繞露珠的辭涵,心想著更具義意的安排:一個克服

你倆純潔而失信,在於以後一起戲耍和成長,若然童年可以抱怨

 

你居住嚴寒的城市,密切提點,二月的每一盞街燈亮著

十字路口面臨,所有路牌,正遭拔掉

再沒甚麼!以南,向北,朝東,往西——所曾預設

習性倒未必能經營,熟悉的街頭;恍似舊日,還可完美地迷途

你將掌管好自己,別亂跑,當心不寧的落葉,走近巷子堛熊v煙

 

很高興讓你察覺,背包內堙A兩隻玩具,細聲交談

那心靈踰越的呼喚,一個祝願,很長時間,跟隨著另一個世界

也深深鋪陳著,百年事跡的關注,兼,漂淌浮冰的喜愛

是的,整個宇宙充份表達,博學的通話

由此巧妙地牽引,本我和超我,粲然載錄,在驚世的記憶

日出依山,月落傍水;從清空了的一核電站,亦在花間遇上

所以啟動,你遙對雙魚星座求救的訊號

 

你毫不介意,在涉獵有年的二次元堙A僱傭烏鴉死士為巧克力而戰

偶爾忘了,既已集結三千蝙蝠志者,竟然放逐漫畫書中?

當迎上一篇焦味甚濃的寓言,準備攻防,斑駁的虹影,才不會破敗

進而收拾,下一場氣象之戰,來自匿藏的禁忌,還要靠著遠端窺探

化學元素跟電子幽靈,擅長向住候鳥,縱情口授行軍

就苦等這一場風雪,你解說,用來存放匕首;再轉身出發,擁擠的城堡

你自駕光帆,聽說不急著糜費,好一些迷思

 

就在爐火旁,燒水,取暖;講述三名新識的天使,向你揮手

那晚有一瞬間,你相信,你們談了

緣起一蓬蒲公英,中夜興飆,怎好再跟自己大驚小怪呢!

該當感謝她與他倆,策謀晚上,康乃馨來通電話,湊點福音

太晚了,原給你留下花季的鑰匙,沿著拐彎路上飲泣的年紀

但無法給你承諾,任由紫菀拎緊一張家書,續寫百合花的口信

終將珍惜現在,想定去處;而最上心的蕩滌,可能是大雪

 

周圍襲據的村莊,塌慌了,燒逝了,永遠不會還原!

無數年輕的戰士,棲霤而不躐霰,時劣,時乖,並不願看到結冰

黑夜長得很無望,嗯……害怕好像:一片月桂葉,墜落陰霾

你臨時沒有了故鄉,拿走臉上一片薄薄的掛霜,倒學會告別!

 

你離開時不曾熄燈,守土的父親,會回來讀晚報

又竊竊緬懷一個情節,還有一個人,甘願為你兩度發燒

與生俱來用了母親的名義,許你明白,培土的生息和溫馨

雖然天色漸晚,幾句私語,清晰就明天查詢

 

從凜風中探路紛紛,重重崎嶇險阻之際,宣戰!停火?

迫促必要的停火,十二小時!艱難打開,六條人道走廊

一位喜劇演員有請你,隨便出走,自基輔東北邊緣

如此連串腳步,對你來說,將一起浪跡偏安的空間,轉變未知的時間

是次離家很遠,仍然在耳根,聽見傳教士祝福的聲音

多虧早時,美國第卌六任總統喬爾•拜登老先生,親力親為烏克蘭祈禱

 

2022.03.11。紐約

2022.04.01披刊於美國《新大陸詩刊》第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