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身者  2022.06.01紐約

 

狄金森已然嫁給四十本詩集

 

我間中讀到,散文體裁的摯情——亦信亦詩letter poem

你傾訴——仍然相尋清靜二十尺

而相離花季五十里——攏不回,下午三點鐘一個聽葉的地方

清晰可見——童年的樹墩、以及家族的墓園

你造菜——馬薩諸塞州的安默斯特風味Amherst, Massachusetts

土豆也烤得恰當。這一年——你飼草龜,少走兩萬零六步

斗室堳o多了兩本詩集——主題在,死亡的詠嘆和永生的祈禱

又常常放任一隻貓崽——舔舐詩稿

你偏好白色衣著——終生未婚

艾彌莉•狄金森已然嫁給四十本詩集——倒是死後,才揭曉Emily Dickinson

早年,一宗委曲——再沒人知,你會作詩

編輯的幽靈手腳——就因為,竊改原意而致寂寂無聞

在最初發表的七首,還有你溺愛的破折號——跟半韻half rhyme

你的窒息來得太早!我所能想起——空氣的意義

 

安吉洛銳意帶來五塊餅乾以及兩盒沙丁魚

 

教堂内,正為尷尬的遭遇,身處大庭廣眾,你空腹鳴響,急急丟下一句:

感恩賜食,阿門!你猜,自己適時寫了,三位一體的死亡:Diiie

(詩人造字以隱喻:死上三個我〔iii〕;三我者:即天我、地我、心我。)

經過非裔的族群,你隨便聽來,擦鞋匠的俚窳、跟送報人的腔調

一模一樣仿照對方,大量沿用,生殖器官去禱告,情緒的充份宣洩

無助地背負著,黑人原罪,來自鐵絲網的路邊,警察叔叔所欠落的道歉

你厭倦自己的墓誌銘,寒冬某夜,淪陷城中於混亂的街頭

挑上停電的雪晚,在行人天橋一望,社區尤其渺茫,你挺直腰桿而惜別

你接受了舊金山,喜歡從車站等到街車的一個哈欠,瞬間就叫尊嚴提昇

當排舞和賣藝,卻足夠信念哄你張臂跳躍,兩腿懸空,整晚

重調脈息的律動,抒發七本,自傳堣S明亮周全,燕尾蝶的姿態

在規劃的晨早,簡樸負責,一盤蘑菰湯與一臺打字機,邊吃,邊想,邊敲

繼續更換墨帶,你虛心,挽回了數個抽屜的積稿,阻止不了,人權的釋義

最後,安吉洛銳意帶來五塊餅乾以及兩盒沙丁魚,應對記憶中的嫌疑

日安,警察叔叔,那具望遠鏡我沒碰過;我光想找看,會唸詩的百靈鳥

(瑪雅 • 安吉洛 / Maya Angelou, 應邀為克林頓剛任總統就職典禮上的朗誦詩人,

當天發表《攸關晨間的脈息》/ On the Pulse of Mor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