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你我流浪在昨夜的縱深正為明日的鏡像頻頻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

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節錄《詩經:邶風 • 旄丘》

 

你修飾月光的旋律,好隱瞞九十九次,流浪在昨夜的縱深

從一開始就停留同一組維度的論述中,偏你做夢時,看不準日子的邊距

當我親近鏡中的你,反映雙向的取悅;瞧!彼此大方地密會

一間房內的高潮,我承諾,所有三人沙發上都喜歡影子的價值

每每加持,歲月的憧憬,將頻頻路過,明日的鏡像

 

這一天,風信子響起了,聞得老房子漏雨,我又可以兜返時間的搖籃

你酣然愛睡在母親的酒渦,鼾聲哭聲,同樣解咒的口音

在頑皮的童年懷念:毛蟲、謎語、初戀和失戀

最怕肚子餓了,每趟低頭閒堆積木,仍能聽到翻腸的空鳴

你灑上糖末的紫薯稀飯;我的味蕾啖著薄薄的甜汁

 

你從小已知,天使鳥依樣優雅的預期,梔子花開

然後相信,你種的月桂葉落在我家的鯉魚塘,慢慢地蕩漾

歡迎你也進來我成長的洗禮,我還牢牢抓緊,大地所恩賜的小名

早在領收連串的啟蒙,以不卑不亢的青春,開腔共鳴:

這花花世界——其中薔薇灼灼,偶爾,蝴蝶迷途了

 

在懸疑的暮光,魔夜帶失了我們;你落跑後,傳說生肖腐爛

我亦借助,一種非常個人的圖騰,匆匆閃過,夕照之城的痕跡

讓鏡子媔◎痔坌蛫鵅G夢與醒,一個模糊的機遇,這就對了

 

都跟以前一樣,果然一切順利地應許,我的夥伴從沉睡中醒來

夢境開悟了你,祗因一言永夜,我遂寄託初民的春雷

時常一對一,遷就耳邊長久的感嘆號!沒有不經你的同意

 

曠野出現神秘的召喚,遠自天外,認出是夢魘的迴聲

星辰的嘈雜,翻越恍惚的狀態,我無法從幻曲中抽離!

我要了轉瞬間,更迭縹緲的詩想而斷送過去,不懂如何釋放童謠在天真

你有你眨眼的時候,卻撒野於雪白的頭髮數綹!虛報了好幾環的年輪

 

我們坐落窗畔默默看守,多篇關於雪髮和霜鬢的詳文

你倒動容,從回家沿途的朝露滑落,一涓一滴,潺淚趁著陌地

沮喪從戰爭的反省,不管舊與新,天天都沒停噩耗

夢堙A我倆親自扣上鐐銬,凝重磨練光陰的悼詞

你則拒絕在防空洞坎內的破語錄,又不得不見習,一件共同的遺書

兩人相摟風中,夜襲地段仍在焚燃,互聽叮嚀便無言了

 

你歸屬鏡子以來,每顧映像的迴旋,既為赤裸重逢我的胎記

何其迷離在水仙花前,你將自己夢中的寂寞流傳下來

我們若能謳歌,一點點,懷舊的明日;抱歉!那願景一掠而往

昨夜黑了,我遙望著星空,即使發送天燈的禱辭,未來最後一次

你又怎好取信史詩一節,披紥裹屍帛布一條,也會穿戴面譜一張

月下你坦求我的成全,一口氣就吐了十三句話……救贖的故事尚沒講完

 

2022.8.28。紐約

 

魘:

 在你用了一顆殞石去揭示時間哭泣的禁忌

 

曀曀其陰,虺虺其靁。

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節錄《詩經:邶風 • 終風》

 

甚至,不讓你走;遠處……人造衞星群懸神秘的夜深

 

我頗清楚,一個平行時空的假期,你顯然用了一顆彗星去劃分

沒來管我趁潮隨月,是否稱風中的蘆葦蕩為彼岸

好在你的內涵,不忘初心這一刻,知道如期回來,約看雁鳥造字

蒹葭每剩不多時,兩人互通流螢的燈號;更相邀飛渡,銀河的故鄉

 

你我慇懃以量觀,四五個太陽和月亮,同日應驗,我唯一審視的能力

既習練一雙瞳孔的變焦,在泛光的世界,又速遞瞬睒的節奏

我們激賞,還住在第三隻眼睛,原來也將,取決於一層的通天塔上

眾神呵,我們第一次慷慨地張望過夠,神國的輝煌以及歷史的褻瀆

我倒理解這法外的偷窺:誰可操石,粗暴扔破,娼妓的額角

再經不起逐晚逐夜,放縱十隻髒字,改寫禁慾主義

 

難怪獨臂的巴勒斯坦大男孩,往常無奈之下,蹲坐自己磨損的投影

續持大疊,未曾寄出心靈的信件,一旦交傳,河岸與走廊

驚惶從高地遠眺,聖城的歸屬,竟夕便苦澀的感嘆

 

眾神仍伏在一部死海的編年史?耶路撒冷急遽降下了冰雹

多名士兵凱旋而返,攀登這根旗桿,更有些倖存的猶太人照做第二次

後來累了,就在希伯來語的一首《哈利路亞》埵w息Hallelujah

 

再遇你經哭牆那堙A淡霧中來過修道院,在陽臺上晨禱

但我無意掩飾,因好奇一卷泛黃的《啟示錄》而遲了報告

話說伯利恆內三尊的博士銅像!開戰第七日,在東方失蹤了……

 

從一堆廢金屬互換位置,逐步識別,這十年來機械的邏輯

你再析構自己弔詭地,複製悹堨~外,然後有序地拼湊,多組稀奇的零件

那天小機器人,背著書包在路上,撓撓頭,揚揚帽,彎身綁綁鞋繩

並答應給我的夢貘,隨時討論新生代的魘魅;對了,必然敬重地向你諮詢

(遠古異獸以夢為食)

 

這是我們最後一瞥,流星復活!永恆的象限,祗攜帶一個姓氏就深不可測

倒整齊記錄,各種消跡,此起彼伏的流輝,徹夜堣]不過聽從,文明的建序

你忍住憂患,無處不往;卻忍不住喘著粗氣抗議,休戰已晚了一個春天

話說過來,唯恐我的夢貘,叼著這黑燄的晃影,跟奔雷一起撲騰

我未嘗沒付出,荒誕的一個征夢,十年了,晚晚重複餵飼,我掉淚的夢貘

除了小機器人,閒著交代,出浴時的洗髮露氣味,焦困的傷痛遂微薄下去

 

而你我挺充實,上下求索科幻;日來所準備,想破了愛因斯坦的試題

若許借頭一用,必將當中思考,因循宇宙的起源……

目前另有一場實驗,繁星逃出故鄉;我與你還得趕上,太陽風暴中的方舟

如此一回的流亡,我走進密室,點亮蠟燭,在你身旁坐下時,始鬆口氣

 

我們說服自己,聚逐著星雲的信仰,呼應而逗留渾天儀之邊境

當我蜿蜒走出界石,低頭撿著一瓣蟬蛻,而繼承,仲秋名下的一宗秘密

深宵記住了,擡頭和低頭的兩種訊號,微妙的交集:天我、地我與心我

畢竟歷來自我修復,那時我還沒覺醒,另外兩個我的一番延宕

你從小就解讀,想用善良對照,另一個的你和你的另一個

你反正看重,一場寤寐,完全夢遊時,擡頭把蟬唱聽完

 

哪怕叫我再三探究,無限的靜止,方知耳朵遙感的聽力,極致其高其透

在離家最遠的風口,接收了幾枚複詞,直覺那留言,啊似曾還原了心我

多麼要緊!我們自從劫餘,竭盡回話,亮麗的銀河

 

你珍惜零時之前,這趟登塔,所以第三隻眼睛在天地的接壤處瞭守

甚好!我們故欲進一步打造,因果的靈視,從後現代到創世紀

複疊的維度之間一切輪迴,即將重來,也過去、也現在、也未來

不僅廣邈的月巖上,夐迂的外太空,更浩浩蕩蕩都給那宇宙的盡頭

你剛勸導我的夢貘,當小機器人拾級而上花崗石的塔頂,務必躡隨尾後

 

快瞧,彗星的宿命!嗖嗖,應時掠越,光年的永夜

你我連動的盯上了,一顆星星再璀璨也順其自然的交替,並非無跡可尋

全程促閃的消息,你追蹤整晚,更揭示了殞石內堙A時間哭泣的禁忌

小機器人歪著頭看,呼嘯而過的天葬,忙問我:還洩漏多少鏗鏘的遺言

落在譏諷的審判日?殉道的亡靈所倒敘的絕燄,都不大明白

你會與我們踏足,尚沒來過的邊際?一起舉證一起望斷,人間的前夕

你會隔世回顧,各自初夜而末日?再觸碰───流星和地球人茫茫的下落

 

雖說我們觀星的情意結,纏在一個小小的願望,終將糾住,遙遙無期的天問

 

2022.9.29。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