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 晦 的 雪 國

  2022.02.02  紐約

 

你單純觀測,氣流被上個周末的微生物種用來搖響,風鈴的音樂

剛湊上霧,霎時,再撞著晴;你我共同逛讀,內巷的二手書屋

謝了!流行榜上搬出十本暢銷作品,多以感官併裝書堙A放縱的風格

你任性抓住,稀罕的字根,合情合理按照大片語義這空想,疑幻和魅惑

我嚴密地追蹤,靈慾美學也來一度形而上的揮灑

你挺沸騰地註解:連串必然的投射,卻似不停滴答作響

倒叫兩人拍摸身上細雪,經過百老匯的舊歌劇院,又怎肯轉身而輕走

恰到好處的適應在前所未聞的一齣戲曲,其中隱晦的麗詞,聽來夢死

未老的唱韻,嫋嫋尾聲,足夠自如的迴盪,舒嘯冬夜的盛况為所奢侈

回程那一刻,很不平靜的驗證,寒流凛冽,風速在半晚之間急暴地逆變

連馬路都堆疊黑雪時,又泥又冰,彼此就壞笑起來委婉地

出門前曾收集交通情報,頗低估天線架上的掛霜,已發出七分鐘冷言冷語

我倆徹底偏安那雙子星夜,緊靠壁爐邊、燈旁,仍好聊上一個通宵。終於

懂了,今夕還長,我且看你如何推遷,經常駭光而翛爾抖落的褪黑激素

 

    2022.03.03 紐約

 

雪緊了,中途借宿,在上帝給我們走岔的空間和時間

我們避寒迴旋處,踏入旅舍;一片冰封,你就為這場永雪來個鞠躬吧

單單黑色幽默還是白色凝霜,再也別提,玄關的盡頭,幾秒鐘的小聲說話

你眼中有一個字符,我認得,當晚離奇地自行倒寫

我暫代你猶豫,一無所知少了一個唏嘘;你卻又唏嘘不已,既要瞭解:

多年以來,每逢周末之夜,曼哈頓橋底,見到了自稱基督教的信使

正用善意遊說我們,街頭一起延習,實時的禱告課

反讓我們討教《啟示錄》內的審判,便由拔摩島的流放者約翰談起

多變月蝕的兩個異象,都經沉淪地肯定,一封死函,廣泛地謠傳

到處讀取,天使祭奠受難者的起句,唸出火鳥的冒險,寫在煉獄的開篇

你竭力闔上眼睫,深宵書房內盼著辨聽,夜蠹仍在盗蛀紙本,苦痛的尾頁

大家莊嚴地詰責,匆匆背離的宣揚;遠遠難料,末日的焦味

超越了大海的呼吸、晨曦的氣息、花香和草腥

曾幾翻轉,嗅覺婺車t的隱喻,所涉及上帝本尊,反反覆覆的鼻竇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