憾:

即使你我毫不足惜既聚集又離散於墨西哥城中的亡靈節

         

有鳥高飛,亦傅于天。

彼人之心,于何其臻。

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節錄《詩經:小雅 桑扈之什 / 菀柳》

 

一般上午,偶然快速地糜爛了,西亞•馬爾克斯的魔幻現實主義

(《百年孤獨》/ Cien años de soledad 特具代表 )

說明你的殷切觀察,整個消極世界的同伴們,失去笑談,那麼無憑嗎?

剛從香水的湮染,看穿一名鬈髮女人身上的鈕扣與膚色

許是我再沒關心,月亮周邊,炸玉米餅之約;倒夜夜飲醉,扶牆而歸

( taco )

曾經因為,苦已久矣於西班牙的殖民地上,沒法遺忘的仙人掌酒

 

所以曾經,我故意不求甚解,那萬萬不能丟失,上帝救贖的獻身

難道你尚未認定,一席更無道理可陳的警世者,主動佔據了斷頭台

也不過多一次虛空的承納了,懲罰自地獄卻而另外交涉著

挺懊惱當晚,錯對陌生的神祇,猶來不及亢奮撐得,一口大麻

我比擬自己異教徒般使壞,反害你跟著獵巫,隨便操控魅惑的春藥

 

一旦你任我虛構,下晝的一場朝聖,極致必備的無常人事

感慨地借來,一個亡魂紀念日和一個瘸腿的神父,以白玉蘭去宣判你的無辜

你是否話中有話,聲音乍聽起來,如此繁複,開始緊接,沉潛的忌諱?

偏把憂鬱之情合二為一,於兩座城,且待我們拓荒,當你拉著我的胳臂

 

然而我盯住秋天,雨水碎了,也陷落蜘蛛和蜥蜴之間,懸疑的叨唸

幾番我們趴著默哀,每逢龍捲風季,抹抹蕨薇的閃掠,倉猝給田園送葬

你則連晚囑託,遲暮的塔納托斯,簡約復原,歡樂死亡的元年

Thanatos,死神)

 

我重新瞬間生命的期盼,逐個時刻交換,過去繽紛的慾望

若非忐忑挽留火鶴時,屢停暗示:煤煙跟荼蘼,湊到了一切徬徨的農工

尤其不怎討好天氣的讚美詩,終於花序荏苒的背後,各有種籽存活的信奉

 

無可避免地結夥在瑪雅祭壇,數百具紙紥的靈魂,不安燃燒遊民的漂泊史

我倆相守的大彌撒,慣用老式的煤氣燈,暗淡照亮了,糖骷髏和金盞草

我這等堅定地走近因果,僅差你何來難以捉摸地哭過宿命

 

要不然你流放沿岸,臨時住在燈塔,而明瞭霧退,拐彎在一條水族館街

故又惦起我在灘上趨汐的腳印,從太平洋的暴潮,倒映著你晚睡的雙眸

追逐船尾遠渺!回去不了,一根彩帶拴上香檳,扔中哪一年旖旎的啟航

 

我回應:暫將鄉愁的下落,收留在你的織披風以及寬邊草帽

大家畢竟恐懼,末日的偷渡;遂迂迴記下邊陲,瘋傳不同的星圖出行

必然遺憾,即使你我毫不足惜既聚集又離散於墨西哥城中的亡靈節

El Día de los Muertos

 

 

2022.11.2。墨西哥城

2023.6.11。原載於中國大陸《詩生活》專欄

           耘乙:隱晦的雪國(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