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的內省極限

 

●塞菲里斯叩應永夜而無限追尋轉捩點

 

你學會第一句,斯彌爾納小夜曲,哼順了,便著急要長大

笑過自己曾去謬誤,亞細亞海的源頭遲緩……更在上游待著,傍晚通勤

月下,又一堆汐潮拍岸,明曉得避不開,登陸都是土耳其人

地中海岸的沿途小吃,也許是意外的陳述,好遺憾,整個希臘瘦了

翻思任何流向,甲板上忍不住告密,航海日誌中的一枚貝殼,發出哭聲

而你謹慎守持,那張無際的星圖,從未熠熠亮起,晚上的雅典衛城

塞菲里斯叩應永夜而無限追尋轉捩點,即使最後的迴旋處,曲線完美

(喬治 塞菲里斯 / Giorgos Seferis / Γιώργος Σεφέρης1963年諾貝爾文學獎詩人,後象徵主義代表。

1922年,小亞細亞事變,詩人的家鄉斯彌爾納〔Smyrna, Asia Minor〕併入土耳其。當年曆史曾為主題投射,

其詩集《轉捩點》/ Turning Point稱譽30年代文學史上再值得驕傲的愛琴符號。

經典取捨間抒寫,一脈跡象,律動的風格總算是穩住了

你偏不肯忘卻,挽了兩籃筐折疊的稿函去垃圾崗,兵檢下,一頁半頁的燒光

仍然倫理上篤信,是為最情懷的一握讀物;怎麼此時痙攣,你惱懊呢?

由於貫徹祈望,舊提箱內放著:煤顆跟穀粒、黑曜岩刀上的一首敘事詩

策不會隔別你的時代,還忙著調整,這直挺的骨骼,準備奔頭回家

經流徙到停戰後,你多次拐道歷史的悲愴,每往中古店舖內搜究,愛琴文明

The Aegean civilization,希臘及愛琴海沿岸古代文明的總稱)

越在辨認了神話堛漱@個機遇,難得再與畫眉鳥群,彼此集結,一撮霽光

 

●艾略特剛從瞬息洞徹中斷定客觀對應物

 

你瞄見過,月亮的秘辛,囁嚅寂寞。艾略特剛從瞬息洞徹中斷定客觀對應物

(托馬斯 斯特爾那斯 艾略特 / Thomas Stearns Eliot, 1948年諾貝爾文學獎詩人。

客觀對應物 / Objective Correlative, 據艾氏自闡:“一組對象、一次境遇、系續事態,其中內涵有所特定

情操的配方。

顯著呈現此觀點於《荒原》/ The Waste Land,  通篇設計,合用古今多種語言,並附50多項取材的註釋,

源自聖杯的傳說。

屢為一篇立傳,經常開窗,堅持擡望一回,詩人的啟明星

亦轉用燭光,閱讀晚報;然後焦慮地,已委屈了多年,警覺地揭示

:彷彿另外一個人,披踏土變和泥陷,甘心參赴,疑幻且偏遙的征程

你疲憊不安的盯著背影,卻沒說完,漁王的化身,在黎明前,許也該換掉人皮

一道火誡,何等的渺茫時又卯上,迅速掠過水中的死亡

唯獨一個,佩劍的年輕騎士,尋獲聖杯,這荒原的詛咒,始能消解

而送行的風信子女孩,就不能夠置若罔聞:荒原的復活───倒是你刻意的錯失了

你再無怠懈一己的選擇,改穿法蘭絨製的晚服,綴飾生命重組的細節

並且瞞下了,夜鶯的輕唱,旋起旋落,流連附近的聖心修道院

你繞過泰晤士街下段,昨天,慕名前來一家酒廊,看清紫丁香的派別

兩個英文字母讓你連串亢奮,倫敦城中的一場對弈,在乎兩性的歡愉IO

你坐旁邊密談,有關符號的內省極限,匆促打聽,雙開的藏匿體裁

將毫無疑問,明天,更沒必要主觀的臆忖,恣情的詩句背後,熾慾的堂奧

 

2021-11-12。紐約

2022-01-21。披刊於中國香港《文學人》之精選新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