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篇:迷

 

迷:摩洛哥始於下半夜若然不假思索就沒必要再努力去聽尋了

 

爰始爰謀,爰契我龜。

曰止曰時,築室于茲。

 

───節錄《詩經:大雅 • 文王之什 / 緜》

 

又在這一天,池臺上坐言起行,溫飽吃過,暖和睡足,所以甚為耐人尋味的告慰

謝謝你,準備意氣闌珊之際觸碰獵戶座之城,漫長的走,短暫的留

Stadt des Orion

一旦來不及停下,還好慨嘆又徒勞的讓大漠轉化,那束斜陽間隙的粒粒浮沙

 

你會很追溯一次,駱駝的驛旅吧;順著我的思路,邈遠延經,直布羅陀海峽的南岸

似在議論,唯獨不看鷗鳥低空掠過的因由,除了我懶得解釋,地點不詳的港口

也許一眼望不完,暗夜堛漕炊g,猜想齋戒月後,燃燒原野上的熊熊烽燧

一邊就跌跌撞撞在燄硝,我竊聞政變一邊提前迫近,喧嚷的集市

我才記起你搭宿山上的時候,總跟迷迭香躲在百葉窗縫窺探……

 

我不由自主地回瞟,陵墓的墳頭上,有些老邁的山魈,拍拍長袍的灰塵

懷中摟著一個黑鼆面紗的女鬼,叨叨絮絮,萬千夜合花從天散墮,霎時砸擊多少幽靈

從問明哈桑二世清真寺的一個細節,而惶恐踏空,輝煌的神蹟,於三起惘惑的禁忌

The Hassan II Mosque

故此歷盡,虛幻的點以來,夜啼陣陣,則喚起冥王星夐迂的奔赴

 

那晚綠洲的月色,照耀著漁牧村莊;我曾幾形而上的惦掛,隔住磷酸礦山瞥過

圖卜卡勒峰下,撿月光石的穆斯林女孩,不經意揭開了蒙面的頭巾,亮出兔唇的笑容

Mount Toubkal

乃致你深宵堻洛塈C迴,逐漸揣摩降靈會的軼事,留待虔誠的鐘聲來收尾

 

當你輕微傳感,不堪近處的風影,翻覆樹葉的斑痕,卻愣在兩個人朝聖的柱廊

一時反而承擔懸念的空間,始於下半夜,若然不假思索,就沒必要再努力去聽尋了

哪怕等我攢湊攏來,沙暴人生中尊重第一個駝鈴叮叮的年份,倒數自撒哈拉以西

 

我慶幸剛逛遛了原地的建築,頗理性地先行打開,一匣照片中巡城時的彩虹

那夜挺夠你在閱讀,天花板上古色古香的裝飾圖文;我說是,卡薩布蘭卡的願景

Casablanca:於西班牙語,意即白色之家)

算了,慣常又陪伴你徐徐跨踱黄金螺旋的曲牆;不錯,同樣禮待的尖蓋鍋燴肉

Goldene Spirale

可是這趟吊扇下,倚枕坐蓆,呷啖銅壺薄荷茶,呦,你妖嬈借重肚皮舞將我撩撥淋漓

儘管不確定所流傳的媚態,比起回應摩洛哥的三伏天,而訴求幾倍多的熾熱

 

我倆促進自己爬上雙子座,擺渡地中海,一心拜託移動的沙丘,務求放過月圓那氤氳

至於你認識朦朧的時限,非因霧中恍惚了;我們會頭頂著,煙花閃落十三世紀的驚豔

再好也本著糊婼k塗的感動,一個雍容且韻緻的北非輪廓,竟然興濃的看上了癮

更肯字字句句於途觀:藍屋靛窗。我們微揚貓咪的起步,正正搓花惜別:一座藍城

(藍城:舍夫沙萬〔Chefchaouen〕,得名於藍天藍景且通街貓蹤)

 

       2023.6.27。卡薩布蘭卡

 

惑:雖然我們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無數次當前也出埃及記

 

此邦之人,不我肯穀。

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節錄《詩經:小雅 • 祈父之什 / 黃鳥》

 

不時疑惑,從紅海的際遇,請原諒我在獨白堙G跋涉一生……奔走答案

你試圖再多償還了,棲息的土壤,無愧於緬懷踰越節的必要,以及不必要的漲潮

 

一切都是昆蟲求生的回聲,唧唧切切灌木叢中,全心全意來捧場,精靈世界的彌撒

我挺想瞧瞧,等一等,還是聽見你把尾音,轉入其中一種風速的遞送

也因此,久遠的流螢,重新把黑夜赫赫顯聖;偏偏最忌這般偷學,未來摩西的壯行

 

當年匯合在浪花的起源,大可為我們集結水中洗禮;你才知好生譏諷,河道快即要更迭

深深焦慮厚霾中的救生皮筏,咎悔交還我們滌淨的靈魂,通通塞進驚濤的流域

容我無力地採信一下,空白的神話堻繨@過,擔架木乃伊遊街!沮喪朝往金字塔的方向

遂想起尼羅河,錯誤發雷,遙對裂隙於月亮的上端,無緣無故的震顫和泫泣

我頂禮膜拜,而你舉頭望認,一個受託的天命;法老與祭司,猝不及防的沉默

諸神則保留慫恿之戒條,反來甄別我們為叛逆!尤其極度苦惱,奶與蜜應許之地

 

你在聽我,難以急促呼叫,立春日的差遣;終須心動一次,我們帶回,所有孤本的史册

殘缺陳述,紀元前的動盪和放逐,往往孤獨地打開《十誡》,依足你出門後的考驗

紛紛靠著覆話,進行個別惆悵,經由多趟查詢,一名希伯來裔的神學家所曾修正的幾段

 

從過去的村莊,奉守信仰;我們開田有十二眼清泉、七十棵棕櫚樹

壟上陪步已久違了的鄉親,淡泊事業與名望,僅隨日晷的投影,就此挽回春神的憑藉

日出時的一切歡聚,帳篷跟糧倉,總會滿滿回來,真確向外伸延,光明朗

並很在意,我做備拾穗的盟記,正繞過西奈半島去體現,再管不住晚上我們睡得很早

 

你來過畜牧,考慮離岸的生存,畢竟忙著耗掉,那些棗花餵羊的節令

既在沒大意思的晦黯中取暖,卻高舉火炬,開始折騰,相同的角落與不同的凝容之間

回憶何故河神、蛙神以及太陽神的打擊和羞辱;你都艱澀的漠視,或者不忍完全拆穿

祗不過想方便經文散佈,更值得為聖潔的承諾,遍傳天地壯觀的吉薩大獅身人面像前

Great Sphinx of Giza

 

你本禁不了預期,各自心性的邊緣提示;我看你雙重練習,活版印刷術和雕刻課

雖然我們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無數次在一起著緊,巴比倫城當前也劫持人質

有一天,你與我臨時走避,空中花園的露天茶座,遠近都聽夠大家一見面就談論

整道防風堤上,怎麼?找到了,枯萎的蒲草箱內,擱著一個利未支派的以色列男嬰啊

(摩西剛誕生後所經歷,見《出埃及記2》)

 

2023.07.02。新開羅市                                           

2023.07.27。原載於中國大陸《詩生活》專欄

            耘乙:隱晦的雪國(簡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