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篇:詮釋因緣

 

詮:麗江的一則傳說就祝福我們走過分岔路口時避免傷感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節錄《詩經:衞風 • 氓》

 

我純粹把你抒寫,一疊時令的細節;還耐心猜揣,普洱茶葉的楔形文字

當斑鳩要在雲南過夜,如何跟我告密,那一刻山泉湛藍的眼淚

彷彿一個帶著陶罐的老婦,進入微雨竟夕的瀘沽湖

一則傳說就祝福我們走過分岔路口時避免傷感,相信麗江漂流,懂了就美

 

這又怎好逢遇土著族群中,坐落最後一排紀念木碑下的你

既叫你仔細讀明,蝴蝶牧場內,春天盎然的花期!

你緊靠我逛逛新知的街道,祗是不允,迷糊將每一片未紅的楓葉寫破了

所以嘛,請別再任命嵐光,收集藍月谷的蘆葦桿和堿蓬草

因為離散的家園,老早讓出,那畦芥菜地以西的一座晾曬棚架

配給一群小小野鴝自由躥跳,更深刻的一聲催促,對誰說起,無意找到

 

夜來的蛐蛐又已原諒,親暱的蟲音,朝往一枝滿天星,即將推遲了換聲期

而那日,我獨自從南方鳴響鴿哨,密切地追留了冬季

我們奔跑冰川大索道,跨越雪線的你,給瀑布撞個滿懷冰花

玉龍雪山的古老冰原,晚間泛白;你都那麼意會,第一瞥便測量了沉霜

 

沒落雪影從我們頃刻間,並不考慮山上一日,僅求崇尚,青銅臥佛的舍利

但想一想,院子外稼禾的消息,初起的星辰,無可回應

我經常懷住逶迤的伏流,不合時宜的更改,自尋的一抹慾念

又難以低貶那程下山的獨木橋,用錯了,一段修復,甚長時間

 

這次最使你愛上叮咚的風韻,從沐露的薔薇說好,恍若悅耳而律動

在逐行逐句媗汀炕A束河古鎮的詞賦以及大研老城的歌謠

其實母系社會的五百年也不很遠遙,東巴文化腹地之上,純淨的日照之下

思望兩三野鴝,遲遲不肯辭別整個納西族,踏遍牽牛花的衚衕,多少如果

 

我知道你會來草甸看過,梧桐木頭的圖騰柱飾,卻而重新今夜的詮解

更沒必要背向蹓躂,兩棵連理樹的舊隙地;我們再上深灘打坐,總是如此

 

我原以為恬靜無掛的紫藤之間,請來了君子蘭,通過青春的母語

傳遞淅淅瀝瀝的雨聲,一半囁嚅一半呼喚,回歸的兩枚名字,岸邊相互依存

忽然聽見一人,低泣時,僅僅一個帶著陶罐的老婦

將骨灰注入瀘沽湖的所有潮汐,莊嚴表達,留藏在大地的一切不捨

當鮮花簇擁,十二連串時辰而已,傳說多麼美好的致敬日期:永晝永夜

徐緩敘述,從每一粒骨灰秘密送離月亮太陽。我倆暫代另一對戀人祈禱

你開始貼耳輕語,還是你的體溫近似我;那晚夜,二人就在碼頭攬抱

 

2022.12.22。麗江

2023.06.16。披刊於中國香港《文學人》之精選新詩

 

釋:彼此把卍字讀進了我們還須習修貝葉堛漱@起大乘

 

翩彼飛鴞,集於泮林。

食我桑黮,懷我好音。

 

───節錄《詩經:魯頌 • 泮水》

 

我們還須習修貝葉堛漱@起大乘,初禪那天,報知所有伽藍,都在說話

(伽藍:梵語samghārāma的音譯,意即精舍、僧團)

少年持竹杖跟踏芒鞋,雖然行旅早時,聽不動草木也空等,菩提發亮

看不明一個年輕人的壯年……後來一路衣缽,走悟一個中年人的暮年

數番提問:誰才是我?二人不約而同面壁:達摩的玄談與忘機

 

倘若我倆趁得住紅塵,沿經海市蜃樓,做足了一剎那跌宕的長夢

你寧為曼珠沙華歸宿的當時,祗同一次,我錯將優曇缽華起用的爾後

讀進了一個卍字,這枚空靈的符號,哪來?哪往:慧學堛滲[璃世界?

 

你依樣忻悅,立雪時清晰的足印,一到沉潛的季節,慰留冬眠的蟲豸

我忍不住告訴你,每一尾蜉蝣抑或蟪蛄,更俯仰小乘,自生幻滅!

尤其翻揭一部佛曆,仲夏禮佛,立冬讒佛,應了一劫!覆轉佛國南北朝

 

你請我再前一步,向著青燈闡明:整盞蛾燼,因貪光靠焰,為獨佔蠟燭

從取暖受身到慾火焚身,不過一念推遷。你我聽罷,戒學又何來禪趣

於是你問,旋即珍惜功課;如是我聞,頓時頹廢逃禪

 

我仍舊陪伴你一個人,謁訪藏經洞室,默默手抄十遍,牒牋順序

你從小朝夕思慕,蓮荷的質素,莊嚴寄寓,出淤泥而不染的身世

又唸誦三昧的紀事,你方瞪著:一匹白象千里馱來的經卷

(三昧:梵語samadhi的音譯,意即止息雜念)

花雨中迎接,鳩摩羅什的第一本漢語譯經,比喻天人湛寂,每每得著

 

憑你湊齊十方,遠天重見金翅鳥出海;許我也開竅,彼岸原來這般樸素

不止高逸的極樂而睇遇造化,春光交會秋色堙A彼此持續虔誠學佛

每趟跏趺,那麼近臨小念頭的蒲團,剛剛遁入小倏忽的須臾,心就安了

 

我們掛單山寺之際,晨昏編鐘,故已遍及培土和菁萼,領會紫毫相光

依循小小木魚,會起居準時;薄曦啟明於霧散以前,則傳遞了四個迴聲

還原了鏡花水月中的奧秘,韻緻其道無我,曼妙其理法喜

當加持定學,幾許雲淡風輕,越傾偈越恬靜,摩訶迦葉從容地拈花微笑

 

處處淨土,融洽一輪化緣的佛曲,我悄悄奏響六孔陶笛

嫻繚淨水堙A漱滌心靈,卻不留漣漪,回望紛紜繁複的泡影

從昨日般若到明夜涅槃,今天轉身關懷:芥子亦與須彌,相互歸納

 

我們散步,壑淵以及泉源,屢屢借宿,摩崖禪窟,參叩菩薩造像的壁畫

由此存心著意,三界佛跡,縹緲山中梵唱,二十八星宿

了然釋放自己在一楞閒暇,習修的兩個人,可沒辜負,曼陀羅的請命

默默彈指之間,盈手貝葉,大家也共同虛豁起來

你依托松濤,退隱都不捨;我嚮往悠悠,無盡語義

 

2022.12.26。大理

2023.08.04。披刊於中國香港《文學人》之精選新詩

 

因:啟明星早在我們酣夢中對照著西雙版納這永遠的水土

 

維葉萋萋,黃鳥于飛。

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節錄《詩經:周南 • 葛覃》

 

當我再瞄到原始森林,襯托百合的天堂,第一時間就難得看完的山際線

來吧,歡迎大家也抖擻的過來西雙版納;顧此悠長,更遠的信誓我要稽考

倒從心靈的一束密語,很讓我們關注,一兩次如幻,三四番似真

對不起,那些曲折的語義堶娃々蟈哄G一個冬、兩個秋、三個夏、四個春

原來所描述各地虔誠的訪客,圍攏積巖之間的回音拱壁,逐聲逐節的敲鐘

又逢見僧侶和野象,停臥菩提樹下,一律豎耳在叩尋,天籟深處

 

雖有一致的肯定,首先彼此互對微笑的起點,來自黑頸鶴的一首小令

再三謝謝,借學你的鄉音,輕輕操練,抑揚也別於上一個季度的嚶嚶黃鸝

當鳥跡翔聚,沒有改道,連續兩日等你親自來抱抱,同是那窩相思雀

記得上午感動良久,卻期候老銀杏的巷口,聽足四個下晝,樂聞燕子來了領唱

 

知你細察過,莊園的陽臺,挺有序地速遞,百靈鳥提高蟈鳴的矩陣

嫣然在乎青鳥的歌詞,講對了你自己守紅葉忘返,盡興表揚丹霞地貌的初霽

你悄悄掏出,口袋中唯一的韻腳,嗯,嗡嗡的甲蟲,喜悅帶著小小童謠

延長祗在那一疊耳語和心聲,從此意想不到的舒展了。你請我來參與!

 

我本來這般明白,漫山遍野的天賦,又許在繁花塢內,溫馨地綻放

你確實渴求一個未來,怎都管我及早拉近,草木和河流的保育生態

說是要諳習風向,試著盤桓竹筏待雨,然後你可願意?邀我一道緩步虹橋嗎

 

所以說,透徹想念你,下筆也不累,此刻欲窮千里,極目一望,多了地緣

正好答辯我們老時,你收拾白釉的茶具,懷舊的執持住,那土話稿堛澈C澀

你默默懂了,竟要分身兩次在盛夏,方得簽下,黃梅雨前的張張茱萸

我必然從沒錯漏過,讀寫任何一頁,滿滿堆積,我倆眼前的所有情書

 

各自前書及後書,一蔬一果,既在你我久居,自治州的圻壤隴陌

大自然之理念完全牢牢相牽,青山綠水,日月驕傲掠過,傣族的開疆

你戴花到來高坡,蓋茅屋,種桑葚,將好好滿足,凡是田園的承諾

清楚我們活著,一句婉轉就認了:茉莉、玉蘭與丁香等,合該簇擁一起

到底維繫了,鳳凰樹上的歷代題字;又何妨再逗弄伴侶,多些歡樂的潑水節

還有天燈和民謠的晚會,拜月以歌,拱星而舞,通宵圍滿,族人的火把

 

啊,古老的山寨,純樸如左邊的竹叢;我們高高供奉,榮耀在右邊的母樹

安祥地,我們祈雨恩寵,習慣了草根,回歸佑之泱泱大地,寧靜地

一切因為:啟明星早在我們酣夢中對照著西雙版納這永遠的水土

 

2022.12.31。西雙版納

2023.09.07。披刊於中國香港《文學人》之精選新詩

 

緣:由香格里拉起初那一個參定仍好珍藏我們的詠懷和思慕

 

山有苞棣,隰有樹檖。

未見君子,憂心如醉。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節錄《詩經:秦風 • 晨風》

 

你目前的高天大地,方將越近;我眼底的落花流水,然則漸遐

彼此顧盼的對話,互補項項異幻的辯解,多少衡量,始澄澹的頓悟了

一次悄悄鍾情雙星之下,你謹慎地對著白鳥抒告:二人如何結緣

 

當你把食指放在我掌心的那一刻起,好奇問我,逖逖北斗的航圖

我既不能享受單憑臆忖,而過去會很坦率地感激,一個僅有月亮知道的鼓勵

恆久取信於最後的淨土:香格里拉!我們必須訪覓,桫欏莖以及金絲猴

 

如是讓你我牽提壺,掇拾水聲,由上弦月時過境淙淙,潺潺引見高原湖泊

你寧和地安營紮寨,撿棗,採蜜;祗半個黎明,即可泡妥,七味

偶然中一抹氣息的散佈,但沒料到此處,依你察識,方向感就對稱得好圓滿

我樂甚聽入,橋欄掛著的幾串鈴鐺,叮叮噹噹將你我喚醒,流浪之際也十指相扣

你正挽住我的左手,承接晨曦嵐霞;有時煩勞右腿老跟著鄉情跑,總不會走失

 

每趟往復,土城舊墟,讚美村口的丁香味,無限愜意在竹篁,沿繞滇界的回歸線

從梧桐領著你我,舉步白楊林蔭的匝道,並於民族館內觀覺,唐卡的造像與元神

(藏語thang-ka的音譯,興起於吐蕃時期的宗教捲軸繪畫和符圖,

  所弘揚戒學、定學、慧學以感化大千世界)

我們登上噶丹松贊林寺,一度屏息攀巖千級,怔住了那雲海間,鷹隼躍騰

(雍正賜漢名歸化寺,通稱小布達拉宮)

疏影中仰望,崖隙的太古冰體,聯想封壁的雷鳴乍響,起伏在清峰跟涵谷

而山,搭隊樵夫一同掘筍和拔菌;而山腳,卻常遇漁婦帶我倆到濱邊補網

 

我則喜愛臥舟,搖櫓,涉流;相當聚集堤壩,夕照面對面,喝酒,醉潮

又在泌凉暢快的濕地周圍,你這個口語詩人,叩心預留,花鳥蟲魚的真諦

你願在方言中,延續幾條深巷堛漱楔極郊迭A遣句動,石板街上的足音

徹底跨越生命的融贯,細細端詳,寬敞的糧倉,頻頻遼壯地開拓,青稞架的智慧

 

你再不含糊!敘事在一扇扇透紅的楓葉,適度簡潔地填充,整座東方的磚砌院落

紛紛湊合葉脈上的字訊,何止措辭叫我著迷,你所印落南國的指紋,都一見如故

倒也誘發我共你,訕訕來談:起初那一個參定,仍好珍藏,我們的詠懷和思慕

更以寮寨為本色,捎回山川的畫卷,經你當時琢磨留白處,還可躺個懶覺

往後瀏覽,美麗的源頭白水臺,忍不住折返一課農諺,信仰一草,誓守一木

 

隨機感知三江並流,時在絡繹淨水堜菮I,看雲密集演示的一把希望

(發源於青藏高原的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自北向南並行奔流170多公里在雲南省境內。

  另聞地理學家提出,該區域實為四江並流,多添獨龍江。)

我倆坐船,當蕩滌雨中,隔岸輪番聽出艄公的號子傳遞,已經不能沒有普達措

(藏語Pudacuo的音譯,意即神助之舟穩渡彼岸)        

揚波的里程上,竟沒給你點清:漣漪尚餘幾多轉同心圓,一直在漾漾環迴

你想,求證一下,每暇打算到此續緣,將翻新梯田圈圈的第個今日。我說      

相持那磊落的執念中,最後是你;原本熟悉香格里拉這棲息地,最初是我

 

2023.01.05。香格里拉

2023.10.13。披刊於中國香港《文學人》之精選新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