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聲慢(組詩) 2020.5.25    

 夏日帖

 

陽光照在青草上,白雲開在藍天上

鳥鳴翠掛窗前,山歌蕩漾溪澗

小徑拐彎處,一樹青杏和你撞個旖旎滿懷

普通人的溫暖像極了親人的目光

塵世的美好如同陽光如期而至

風景讓視野遼闊,分層打開不一樣的旅程

牽牛花和蕨菜蒿,從母親的目光裡蔓延

高過屋簷漫過阡陌,青梅煮酒,宜於和大地交心

霞光如裳,親情似風,一切都水落石出無需掩映

那些樸素的情感在天亮前凝聚

用晶瑩的方式交出承諾

明月有心,蜂蝶懷春

需要怎樣的熱愛才配得上這朝霞景明

莊稼,灌木,蓄勢待發

季節的江山以何種方式改換門庭

交錯的阡陌正等我做出最後的決定

收集足夠的草籽和雨水

把農事安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

幸福就像一隻五月的布穀

沿著山風的軌跡,只需一聲

輕取一河兩岸的夏日風光

 

雨水辭

 

源於天空早想傾訴的一場故事

那搖擺的花枝,光影

讓文化牆邊的紫薇有了潮濕的想法

滴滴答答的雨水和孩子們的朗讀錯落有致

雨霧般甜蜜的遠方,其中行走的鄉親

每一個身影都有著非此不可的理由

雨落之時怎樣為鄉居歌

落花之後該是怎樣的青果

時間,我們還能回去嗎?生活,能否預演?

炊煙濕漉漉的,流淌著小村的問詢

暮色四溢,紫燕早已歸巢

肩頭的擔負,眼前三十二雙希冀的目光

在雨水中懵懂,啟程

布穀鳥的歌聲若隱若現

就像人在歷經一些領悟後

為所愛負重前行

 

有所見

 

夏已深,窗外桑枝葳蕤

不時有鳥鳴送來和昨天不一樣的柔軟

因了孩子們重返校園

時間在每一個維度充滿快樂

蔥蘢和盛開,心無旁騖的事物惹人愛憐

紫薇一天一個樣子,迎春花還在零零落落

不多的花苞恰如季節的錦囊

孩子們的笑聲一個接著一個

美好的時光一點也未曾辜負

清風忽至,冬青葉上初成的露珠

一下子,由兩顆搖曳成了一顆

 

溪澗謠

 

對岸的枇杷樹忙於抖落金黃的葉子

兩隻畫眉在等待油菜莢飽滿

春天剛把花催開,又讓花凋謝

季節之間,從不為誰停留

草木已然習慣,不會怨天尤人

它們忙著舒枝長葉,規劃著自己的行程

霞光吻醒了身體,也驚醒靈魂

清風銜來一片白雲

順勢把人間的寂靜昇華為天高雲淡

溪水流逝,景致一天天不同

一路歌吟也好,輾轉回望也好

清淺的小小歡喜,來得悄無聲息

蘆葦的凋敗和茂密彷彿一個人起落的一生

刻骨銘心的悲傷總是在失去以後

此刻,四野空寂,琲e逶迤

一兩叢金銀花開得肆無忌憚

逝者如斯夫呵,我分明看到

總有些什麼未曾在時間裡消亡

 

薄暮處

 

又是這樣的黃昏,天光微暗

火燒雲緋紅的衝動歸於昨天

天馬行空的流雲轉瞬間消散

一兩隻水鳥,鳴叫在你的聽覺之上

歸家之人步履匆匆

仿若幸福,是如此倉促

從莊稼到學童,萬物一直在準備著什麼

車前子,蒲公英職責分明

一個負責堅守,一個準備遠行

它們都是因為相信而有了不同的選擇

蛙鳴漸起,蓮葉綻放聖潔初心

紅蜻蜓在稻田間起伏,比翼

從春天吹過來的南風

經歷了太多的人間冷暖

而我,要靠近年邁的母親

和她一道時而蒼老,時而年輕

看一彎新月初起

撫慰自己,濯洗紅塵

 

草木引

 

校園裡花壇比較簡單,沒有過多的層次

這和孩子們的心事一樣,一眼便可望穿

從菱形的冬青,塊狀的丁香

到間或期間的紅葉石楠

當然,舒心養眼的是四季芬芳的丹桂

它們無疑是小學校裡的模範生

沿著操場,排兵佈陣的玉蘭

綿密闊大的葉片相互觸碰撫慰

彷彿寂靜夜晚的星辰伸向浩瀚的未知

一天天高大,也一天天飄落

每天都和前一天不同

碧綠的葉片,清瘦的花骨

打開不一樣的小小乾坤

環繞其間的喜鵲和鄉親一樣

是這方山水最有活力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