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 辰 花    2021.10.29

 

春風沉醉的傍晚,護城河邊楊柳依依,鳥語花香。娓娓看見一棵高大的柳樹下,老公高鮮正將一束星辰花交到一個女孩手裡。女孩身材姣好,背對著自己。高鮮磁性的聲音再熟悉不過:我愛你!娓娓氣哭了,不顧一切地衝了上去……

娓娓終究沒有看清女孩的面容,因為夢醒了。

夢醒後的娓娓躺在床上,眼角濕潤。她望了望梳妝檯,那束星辰花還插在花瓶裡。她摸摸身旁,床上空空如也。她知道高鮮今天要到城裡開會,肯定是很早就出門了。

因為沒睡好,整個上午,娓娓的頭都昏昏沉沉的。中午在服務中心綜合食堂用餐時,娓娓遇見了高鮮單位的幾個女同事。一個打趣說:娓娓,你家高鮮挺有女人緣的,我們都挺喜歡他呢!還有一個提醒說:娓娓,你家老公長得帥,你們是再婚,可得看緊點!

要在平時,娓娓聽了不會在意,甚至會自得,這不正好證明自己找的老公有魅力嘛。但因為昨晚的夢,娓娓聽了很不是滋味。

傍晚,娓娓悶悶不樂回家。聽見衛生間裡稀裡嘩啦的,還夾雜著哼歌聲,知道高鮮回家了,正在泡熱水澡。而桌上熱氣騰騰,有娓娓最喜歡吃的紅燒鯉魚和薑絲兔,看來高鮮已下廚做好飯菜,正等著娓娓回家晚餐呢!

娓娓臉色舒展了一些,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再婚以來,高鮮總是這樣寵著娓娓,變著法子給娓娓做好吃的,從不讓娓娓進廚房,怕滾燙的油花濺傷了娓娓。

    這時候手機短信提示音響了,是高鮮放在寢室的手機發出的。平時娓娓從不動高鮮的手機,但此刻娓娓一個箭步上前抓起手機,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叫“媽”的發來短信:在嗎?

    娓娓的手有點發抖,她慌亂地翻看通訊錄中“媽”的手機號碼,很陌生,臉色頃刻晴轉多雲。高鮮的媽有兩個,一個是生母,但早已去世;另一個是岳母,就是娓娓的媽,但那個號碼娓娓能背下來!

    娓娓感覺腦袋有點眩暈,她一下子跌坐在沙發上。難道這個“媽”只是個代號?難道夢境成真,高鮮在外面真有了別的女人?娓娓的胸脯大喘氣,她正準備撥電話過去,但轉念一想又忍住了。她定定神,咬咬牙在手機上回復道:我在,有什麼事嗎?

    手機那頭很快回覆:你以後不要經常過來看我了,你的心意我領了,我不想因此影響了你和娓娓的感情。

    轟!娓娓覺得腦袋快爆炸了,她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原來送她星辰花,口口聲聲說要愛她一輩子的老公,竟然也是感情的騙子!星辰花的花語是“勿忘我”,娓娓因此喜歡星辰花。由於星辰花只能長在山上,不適合家栽,高鮮就買來乾花,說這樣的花永開不敗,正好見證他們永不凋謝的愛情!原來這一切都是花言巧語,都是過眼雲煙!娓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跑進裡屋,把梳衕i架上的那束星辰花狠狠地摔倒在地,淚水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她抓起手機,無力地回覆道:媽,你已經影響了我們的感情,我成全你們……

    高鮮從衛生間出來,本來滿心歡喜,但一看娓娓的樣子傻眼了。他一把搶過手機,腿軟了下去。娓娓,我錯了,我不該瞞著妳,但事情不是妳想像的那樣……

    娓娓搖搖頭,她不想聽高鮮任何解釋。閨蜜曾經善意提醒她,再婚的感情更不牢固,更加脆弱,女人需要更好地保護好自己,以免感情再次受到傷害。看來閨蜜的提醒一語成讖了!

    這時候高鮮的電話響了,高鮮只聽了一句,就把電話遞給娓娓,誠懇地說:娓娓,我媽請求妳接個電話……

    娓娓木然地接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好孩子,高鮮愛著妳呢,妳可別誤會。我真是高鮮的媽,不是親媽,是前岳母。我獨生女兒車禍去世後,老頭子傷心過度病倒,也到另一個世界與女兒團聚了,剩下我一個孤老婆子。高鮮看我可憐,時不時來看望我、照顧我,跟從前一樣親。高鮮認識妳以後,因為妳強烈要求再婚雙方不得再與前任家庭有任何瓜葛糾纏不清,高鮮就只得偷偷來看我……

    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娓娓的淚又來了,但這次的淚很複雜,既有驚訝、欣喜的成分,也有慚愧、不安的滋味。

    媽,我錯怪您了,也錯怪高鮮了,以後我會和高鮮一起來看望您的!娓娓接過高鮮遞過來的手帕,聲音有點發抖,但很動情,很溫柔。

    一旁的高鮮把星辰花從地上撿起來,重新插進花瓶。星辰花的花語是“勿忘我”,這樣的乾花真的是永開不敗,正好見證永不凋謝的愛情!娓娓笑了,與高鮮抱在了一起。

    晚上,娓娓又做了一個夢。她夢見春風沉醉的傍晚,護城河邊楊柳依依,鳥語花香。在一棵高大的柳樹下,老公高鮮正將一束星辰花交到自己手裡。老公磁性的聲音再熟悉不過:我愛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