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深處的那些佛音

——詩說歷代12名僧(十二首)

          

悠悠鐘聲,從那遙遠的年代傳來

山居的黃昏,我聽到了

埋在時間深處的那些佛音……

                         —— 題

 

西行路上的法顯大師

  晉僧法顯大師(西元335——423年),俗姓龔,三歲時被父母度為沙彌,二十歲時受比丘戒。一生篤信佛法,是中國佛教史上的一位極富魅力的卓越人物,中國第一位到海外取經求法的漢地僧人,也是名垂世界史的傑出古代旅行家和翻譯家。

晉安帝隆安三年(西元399年),年屆花甲的法顯離開長安。為到天竺古代印度)求取佛學真經,他毅然西出陽關,踏上了一條九死一生的西行之路……

 

天邊的月牙斜掛。那漸行

漸遠的長安,此刻

只剩下一片荒涼
沙塵四起,天昏地暗

一隻木魚提走了美麗的黃昏

 

越過這漫天的黃沙,去演奏

一曲永恆的慈悲之歌

內視的眼睛裡

閃爍著一顆靈魂的倒影

昨夜的夢,此刻正紛紛逃竄

 

鄯善、鄔夷……

於闐、麾國……

蔥嶺與雪山被留在身後

一千個日日夜夜的

風景,被一副綁褪走得細碎

 

亂世求法,西行路上的大師

從夜的迷茫中伸出一根

疼痛的手指,然後在

夜與晝的縫隙間尋找亮光

帝國的天空映照著他的落寞

 

同行九人  或死或返

所有的傷痛陷入斷裂的山谷

蒼天有淚  殘月無聲

八千里的鄉愁,被碾成今夜

一片淡淡的月光

 

昨夜的噩夢,已經被時間

淡化成一絲遙遠的記憶

梵音天竺  靈山路近

佛光普照  普渡眾生

世界,在期待中露出一縷晨曦……

 

鳩摩羅什的曠世哀愁

鳩摩羅什 (西元344413),意譯“童壽”。 十六國時後秦佛教學者,中國佛教四大譯經家之一。父籍天竺,出生於西域龜茲國(今新疆庫車)。博通大乘小乘。精通漢語文。曆遊西域諸國。西元401年(後秦弘始三年),姚興派人迎至長安主持譯場,與弟子八百人漢譯佛經。共譯經論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義皆圓通。

前秦建元20年(西元384年),大秦將軍呂光西征龜茲,強制羅什與龜茲王女成婚。羅什不從,後被呂光設計灌得酩酊大醉,醉中與王女成親。“什被逼既至,遂虧其節”。由此破了淫戒,成了大師一生的遺恨與哀愁……

 

恍惚中,身體被交給未知的

火焰,那個微涼的子夜

倒轉的乾坤在喘息中受孕

 

戒備森嚴的藩籬,被躲藏在

肉體深處的一匹野獸撕裂

從此,這個世界就千瘡百孔

 

月下菩提,沉澱著冰冷的

夜色。黎明的那抹曙光

何時才能抵達心中的寂寞?

 

背負著沉重的鎖鏈,在夜的

沙海中匍匐前行。歲月的

煙塵,佈滿今世滄桑的面頰

 

縮回了生活之殼的蝸牛

以秋的落葉包裹自己

靈山,總是兀立于夢的高處

 

句句經曲  句句驚世

薪滅形碎  唯舌不滅

心中佛度世間一切苦厄

 

羅什塔下,夜風正掠過荒野

聲聲木魚敲擊著塞上的月

縷縷佛音剪貼著您今夜的哀愁

 

羅什寺的鐘聲響了,如水的

月光洗去的是今夜的惆悵

您的靈魂早已超越在肉體之外……

 

面壁中的達摩祖師

達摩祖師,又稱初祖達摩或初祖菩提達摩,是大乘佛教中國禪宗始祖。原籍天竺,據說是南天竺國香至王的第三子,刹帝利種姓。出家後傾心大乘佛法南朝梁·普通年中(520526),自印度航海來廣州,從這裡北行至北魏,以禪法教人。

梁大通元年——即丁未年的十月,達摩抵金陵,謁梁武帝。然不契機,遂一葦渡江。11月下旬抵嵩山少林寺,開始了長達九年的面壁生涯……

 

面對石壁,兩手曲盤。雙目

下視,五心朝天。入定。

坐禪。苦痛的眼眸微閉

像是一匹倒地的黑馬在喘息

 

濃蔭蔽日,不見天空。築巢的

小鳥在肩膀上唱著歡樂的歌

無我,無人。人我合一。心

本無量。心地無非。動靜如一

 

憂傷結出的果實,已經落入

山谷。往事被秋風清空

無語的夕陽,從一片透明的

空無中,滑出時間的邊緣

 

瑟瑟的西風吹動一彎殘月

呼救的生命在風中沉寂

一些消瘦憔悴的句子

行走在人世間的絕望之穀

 

綠草芬芳,靈山上的

拈花與微笑在搜尋

黎明的眼睛。梵音聲聲

心中的焰火不再燃燒

 

寂靜的峭壁上,奇異的

生命之花悄悄綻放

六根無染,三業消退

風雨夜,笑看落花一片

 

覺正淨心  心淨正覺

以心傳心  不立文字

以遠離的方式接近世界的心

以一個“禪”字渡天下有緣之人

 

九年面壁,一次涅槃

一隻大雁穿越深夜的門檻

我看到,那塵封已久的

心靈之窗正豁然開啟……

 

立雪斷臂的慧可

慧可(487593),又名僧可,俗姓姬,名光,號神光,乃漢傳佛教禪宗二祖。少時博覽群書,通達老莊易學。出家以後,精研三藏內典。四十歲時拜菩提達摩為師,得達摩衣缽真傳,禪宗代表性人物之一。

那一年,慧可慕名來到達摩祖師面壁的地方,朝夕承侍。開始,面壁打坐的達摩一心修煉,無暇他顧。看到師傅的專心致志,慧可內心愈發恭敬和虔誠。每天從早到晚,一直呆在洞外,絲毫不敢懈怠。到了臘月初九的晚上,天氣陡然下起了鵝毛大雪。慧可禪師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天快亮的時候,積雪居然沒過了他的膝蓋。後來在與師傅的交談中,為了表達自己求法的殷重心和決心,他毅然揮刀砍斷自己的左臂,並把它放在祖師的面前。頓時,鮮血染紅了雪地……

 

如是我聞。飄灑的熱血一洗

前世的負累。長夜飛舞的

雪片,在血染的風采中紛紛

揚揚。血花,燦爛著背後

浪濤奔湧的大河

雪花,漂白著漫天的寂寥

 

欲望,被智慧削去半壁

妄念,被戒律一一清空

為法忘軀,斷臂壯士矯正著

走了形的時空

言語被燒焦,以一個

“心”字淨化乾坤

 

悲憫的根鬚扎進泥土

老去的時間變得蒼黃

血色虔誠撞響那些

久遠的回憶

彎彎山道穿越天空

一束霞光從黑暗中升起

 

雪印心珠  道之以誠

自心具足  諸佛一體

舉起幽微中的灼熱

跨越虛無的臺階

歲月偕我同盡

去年的落葉已縫出我的僧衣……

 

西天取經的玄奘大師

玄奘(602-- 664)唐代著名高僧法相宗創始人佛經翻譯家、旅行家。俗姓陳,名禕。洛州緱氏(河南洛陽偃師)人。13出家,遍讀佛典。貞觀元年時,他一人從長安出發,西行五萬里,歷時19年,到印度取真經,歷經艱辛到達印度佛教中心那爛陀寺。玄奘拜住持戒賢為師,後升至該寺副主講。在貞觀十九年回到長安,共帶回佛舍利150粒、佛像7尊、經論657部。其後,玄奘在唐太宗支持下在長安大慈恩寺設譯經場,與弟子等人專心翻譯所帶回的佛典。有“大乘天”“解脫天”之稱。

玄奘及其弟子共譯出佛典75部、1355卷。所著《大唐西域記》十二卷,記述他西遊親身經歷的110個國家及傳聞的28個國家的山川、地邑、物產、習俗等。由於他的重要貢獻,被譽為中外文化交流的傑出使者、 “中華民族的脊樑”及世界和平的使者。其足跡遍佈印度,影響遠至日本韓國以至全世界。

 

時間漸漸縮緊,一片落葉

在漫捲的風沙中飄零

四年的風雨、萬里的跋涉

統統融入昨天那沉重的夜幕

 

一條曲曲彎彎的小道,終於

走進了他夢寐以求的佛國 

走進了一座寺廟的山門 

佛光普照,斜陽格外燦爛

 

煙華滿路的街巷,在他鄉的

蒼茫暮色中撲朔迷離

遊走在佛陀的故鄉,他的

血管裡浮動一片半青的草葉

 

感悟佛祖,感悟人生,感悟

這個真實而又虛幻的大千

世界。菩提樹下苦苦尋覓 

一次次情迷聖境,物我兩忘

 

漂泊的影子,映射出追夢的

足跡。故鄉的花,永遠

綻放在心靈的視窗。熱風

吹雨的夜晚,總是輾轉反側

 

十年誦經悟道,十年上下

求索。背負沉重的蒼穹,

跋涉在追尋的路上

在日子在經書裡從容穿行

 

從一粒沙子裡看見宇宙

從一朵野花裡望見天堂

把永恆放進一口老井

讓琲e的水流進思想的沙漠

 

接受命運賜予的軛,以近似

冷漠的目光審視這斑駁的

歲月。以一顆悲憫之心

超度人間亡靈,普渡天下眾生

 

十九年的風風雨雨

五萬里的曲曲彎彎

西天取經的和尚

鑄就了一個時代的靈魂

 

信度河上揚帆東渡

歸途萬里滿載而歸

生命、靈魂與故鄉之間

有著永恆的貫通……

 

心繫扶桑六次東渡的盲僧鑒真

鑒真大師(688 763年),代高僧,日本律宗的創始者。本姓淳於,揚州江陽(江蘇揚州)人。年十四出家為僧。稍長,遍游長安、洛陽,尋問名師,專研戒律。26歲時返回揚州,在大明寺專宏戒律。此後數十年,就在江淮一帶傳經講學。對我國的建築、美術、雕塑、醫藥等也頗有研究。唐天寶元年,應日僧普照輩延,東渡日本。然東海風驟浪高,或船覆,或糧匱,或失向,曆十二載,終於在第六次東渡成功,到達了日本九州。次年二月至平城京(今奈良)。此後鑒真在日本辛勤不懈地活動了十年,傳播了唐代多方面的文化成就,被日本人民譽為“文化之父”、“律宗之祖”。

天寶十二年,第六次東渡前夕,在今天的揚州瓜洲鎮入江口處,面對滾滾東去的大江浪濤,大師不禁心潮起伏,浮想聯翩……

 

佇立瓜洲渡頭,深秋的晚風

舉著夢幻中的詞語,在

一片洶湧的波濤裡一次次

無望地突圍。這靈魂的

炙烤,此刻正散發出

膽汁的苦味

 

月色迷離,不見了昨夜的

孤帆。此地空余碧空

十二年的歲月把痛苦磨煉成

一副筋骨。風中搖擺的

出家人的夢囈,是

那些不死的夢幻與亡靈

 

既遇黑風,複遭王難。災難

總是潛伏在浪濤的深處

瘦西湖的臂彎裡,依舊

回蕩著歷史的蒼茫。那落盡

葉子的樹,總是在夢境中站立

一顆心,在昨夜飛向扶桑

 

十年跋涉,十年教化。漫漫

征途被精闢成一艘航輪

今夜揚帆遠航。東渡,東渡

一顆虛無的種子落地彼岸:

慧燈無盡  法雲永垂

佛光普照  萬世呈祥……

 

從新羅王子到地藏菩薩的金喬覺

金喬覺(西元696——794年)新羅僧人,俗稱金地藏金身坐化九華山 新羅王子金喬覺 ,為古新羅國(今朝鮮半島東南部)國王金氏近族。西元719年,古新羅國王子金喬覺渡海來卓錫九華,發下“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的宏願,苦心修行75載,99歲圓寂,肉身不腐 

由於信仰虔誠修行刻苦,金喬覺被佛教徒視為地藏菩薩的化身之一,在中韓兩國有極為廣泛的影響,並成為中韓兩國佛教和人民友誼的象徵。

 

安忍不動,靜慮深密。在

無聲的月色中守望靜默

心中的愛被一一折疊,以

一件袈裟超度波光歲月

 

釋經弘法,坐看夕陽倒懸

傳教九華,月兒依舊彎彎

一顆虛無的種子長成了

一片森林,滿目郁郁蒼蒼

 

千年之後,世界從你的夢中

醒來,一株野菊悄然綻放

詩人的沉吟剪貼著歲月刻痕

霧裡的燈影不再懸浮

 

神光嶺上,一隻手的影子

覆蓋著另一隻手的空茫

半盞清茶,煮世事的滄桑

一杯濁酒,澆世態的炎涼

 

山桃掉向地面,落葉皆為

往事。一隻雲雀穿越

時間的邊緣,一縷秋風

在一棵樹上雕刻時光……

 

在砍柴舂米中悟佛的惠能

惠能(638-713年),一作慧能。俗姓盧氏,唐代嶺南新州(今廣東新興縣)人。佛教禪宗祖師,得黃梅五祖弘忍傳授衣缽,繼承東山法門,為禪宗第六祖,世稱禪宗六祖。唐中宗追諡大鑒禪師。著有六祖《壇經》流傳於世。是中國歷史上有重大影響的佛教高僧之一。惠能禪師的真身,供奉在廣東韶關南華寺的靈照塔中。 

自幼家貧的慧能,以砍柴為生。為求法,他執意出家後離鄉背井,隻身到黃梅東山寺追隨五祖弘忍,在其門下做了伙夫。一直在粗重的體力活中磨練心志的他,終於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中成了五祖弘忍的衣缽傳人……

 

本無樹的菩提,在砍柴與

舂米的勞作中把一顆心

洗成白雲。禪門轟然洞開

他發現,那一串苦難的漩渦

不過是一層薄薄的青苔

 

世俗的浮塵,此刻化為

心智的沉重與憂鬱

行囊空空  心也空空

人間滄桑  白雲蒼狗

多少往事凋零在人間的深秋

 

恩仇與果報,在生命的一曲

離歌中破譯著世事的蒼涼

拜佛即是讀佛,菩提只向心覓

在一次次的奇遇與追殺中

演繹一場人性與佛性的智慧之旅

 

萬古江河,無常才是真諦

鳥聲瘦成一條山村小道

這深夜的顏色被光陰漂白

在沒有水的河流裡

讓岩石割開一條通往明天的路

 

松濤聲聲  流雲悠悠

無思無慮  無我無相

生命的箭矢穿透夜的迷茫

以心傳心,一介樵夫

在砍柴舂米中見性成佛……

 

在愛的至痛中苦苦掙扎的倉央嘉措

倉央嘉措16831706,六世達賴喇嘛門巴族人,西藏曆史上著名人物。西元1683藏曆水豬年,康熙二十二年)生於西藏南部,門隅納拉山下宇松地區烏堅林村的一戶農奴家庭,父親扎西丹增,母親次旺拉姆。家中世代信奉寧瑪派佛教1697年被當時的西藏攝政王第巴·桑傑嘉措認定為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同年在桑傑嘉措的主持下在布達拉宮舉行了坐床典禮。十年後為西藏政教鬥爭殃及,被清廷廢黜,解送北上,道經青海今納木措湖時中夜循去,不知所終。

相傳他在入選達賴前,在家鄉有一位美貌聰明的意中人,他們終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馬,恩愛至深。倉央嘉措進入布達拉宮後,他厭倦深宮內單調而刻板的黃教領袖生活,時時懷念著民間多彩的習俗,思戀著美麗的情人,在愛的至痛中苦苦掙扎。他寫下的許多意纏綿的“情歌”, 淨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一些高僧認為,他用最真誠的慈悲讓俗人感受到了佛法並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特立獨行讓我們領受到了真正的教義!

 

升起風馬,不為乞福。壘起

瑪尼堆,不為修德。只是

為了心中的她

我一口一口吞食著冷漠的冰

 

投下心湖的石子,再去搖動

所有的經筒。傷感是一棵

凋零的樹,漫漫長夜

被殷紅成一朵豔美的罌粟

 

昨天已經涅槃,今夜就要歸

零。這無法合攏的空洞

埋葬了我火紅的青春

淚,洗不去蒼天的憂鬱

 

不為超度  不求超度

不為來世  不修來世

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

 

靈魂,從懸浮的肉體中出竅

一隻蝴蝶棲落於你的髮髻

樹上的青果被流言啄空

時間之水灌不滿你生命的花瓶

 

別問是劫是緣,別問是陰

是晴。夜幕中靜候黎明

此身似曆茫茫海

在等待中瘦成一支蘆葦

 

別在風中消逝,別在雪中

隱身。參透生命的真諦

不觀生滅與無常

在自己的夢裡流著自己的淚

 

生命是一場風花雪月的痛

無情的西風,憔悴了你

鮮花般的容顏。夢囈被相思

擰碎,大地一片荒蕪

 

出世中有飄逸,平靜處有

傳奇。三百年紅塵輪回

我不能沒有你的愛

我不能讓鮮花零落成泥

 

生死  信仰  情緣

眾生  自我  涅槃

緣起即滅,在一曲情歌裡

我敲響了幸福的鐘聲……

 

佛門奇人蘇曼殊

蘇曼殊(18841918年),廣東香山(今廣東珠海)人。原名戩,字子穀,學名元瑛(亦作玄瑛),法名博經,法號曼殊,筆名印禪、蘇湜。一生能詩擅畫,通曉日文英文梵文等多種文字,在詩歌小說等多種領域皆取得了成就,著有《曼殊全集》5卷。為近代著名的作家、詩人、翻譯家。

以禪意寫紅塵,以佛法道人生,化雲水禪心,入人間煙火。12歲出家的他,一生三次戒剃,亦僧亦俗。愛人類,更愛女人,尤喜歌伎舞女。情緣始終未了,與其交往且關係密切的女子有數十人之多。我國近代史上“不可無一、不可有二”的革命和尚、佛門奇人,詩僧、藝僧、情僧…

 

處處無家,處處是家。出了家的

流浪漢,行走於情感失血的

悲慘世界。一雙腳穿越時間的

帳幔,淚灑昨夜的一地落花

 

黃昏從夢裡退出,花季被葬於

土中。冬夜的雷聲擊碎夢境

殘陽在雲翳間盤點記憶

來時的路,被折損得曲曲彎彎

 

還君一缽無情淚,西風

吹皺了眼前的一彎秋水

無常如幻,世事難料

期望在等待中成了一支瘦竹

 

一個中日的混血兒

一位苦命的私生子

一雙佛眼的後面,是一顆

救苦救難的慈悲之心

 

出家人中的在家人

在家人中的出家人

理想幻化出的那一隻天鵝

依舊在別人的心裡築夢

 

颯颯秋風掠過滾滾紅塵

霧,爬上歲月的面頰

一世浮生留下一聲歎息:

一切有情,都無掛礙……

 

從翩翩公子到一代高僧的弘一 

弘一大師(1880——1942年),俗名李叔同,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譜名文濤,幼名成蹊,學名廣侯,字息霜,別號漱筒;祖籍浙江平湖,生於天津。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在音樂、書法、繪畫和戲劇方面,都頗有造詣。從日本留學歸國後,擔任過教師、編輯之職,後剃度為僧,法名演音,號弘一,晚號晚晴老人。

1918713日,39歲的李叔同離開了教師的講臺,來到杭州虎跑寺拜悟上人為師,落髮為僧,完成了從翩翩公子到一代高僧的歷史性轉變……

 

如是我聞。從西子的一汪

秋水裡,你看到了

人世間的虛幻和渾濁

為尋求一條解救之

道,在夢的迷茫中上下

上下求索 

苦難的靈魂沉淪地獄

 

山朦朦,霧沉沉。無邊的

黑暗中有佛光普照 

茫茫的苦海裡燈火在閃爍 

渡海需要舟楫,在家

不如出家。索性去做和尚

道一聲:阿彌陀佛……

 

青山下的夕陽捧出一個

慘澹的黃昏,一聲聲暮鼓 

牽扯出你的萬丈思緒 

 

救苦救難,大慈大悲。以

一己的血肉之軀

鋪一條通向西天極樂世界的

子夜的月亮,爬上了寺廟前的

一棵老樹。寂靜無聲的月光

一次次與你做伴

伴著你唸經、打坐 

 

伴著你在心靈的階梯上修成

正果,身體力行

一步步,在弘揚佛法的路上

艱難地跋涉

 

“捨棄”之後是追尋

“放下”之後是承擔

你一副瘦弱的臂膀 

擁抱著這個苦難的世界 

心靈的荒原上長出一片綠色 

 

無心者公,無我者明

今夜的明月清風裡

您的生命,是一束含苞

待放的花朵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您滾燙的淚滴是不堪回首的

往事,是悲欣交集

是酸辛苦辣

一代高僧昨天離去 

那個淒風苦雨的夜晚

你留下的是一個無悔的人生

一個永遠的大師,永遠的弘一 ……

 

百年滄桑中的大和尚虛雲

虛雲禪師(18401959年),祖籍湖南湘鄉,誕生於福建泉州。出生時母親去世,由庶母撫養長大。俗姓蕭,名古岩,字德清。六十歲後改字幻遊,號虛雲。十九歲出家,二十歲依福州鼓山湧泉寺妙蓮老和尚受具足戒;四十歲發心朝五臺山,以報父母深恩,由普陀山法華寺起香,三步一拜備受饑寒而道心愈朗,三年遂願;終於到達五臺山,親見文殊菩薩金顏。後在滇中闡教近二十年;九十五歲返曹溪,重建南華,中興雲門。歷任福建鼓山、廣東南華、雲門大覺諸大寺院住持,乃近代“一身而系五宗法脈”之禪宗大德。1953年發起成立中國佛教協會,被選舉為名譽會長。是年,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於一九五九年農曆九月十二日示寂,世壽一百二十歲,戒臘一百零一。

1953年,114歲的虛雲老和尚,謝絕中央政府到北京安度晚年的邀請,也謝絕了廬山大林寺、廣東雲門寺、南華禪寺等各大名刹的邀請,在佛源、覺民等禪師,居士陪同下,步行到達鄱陽湖畔的雲居山,從此在這裡度過最後的6年時光……

 

在一隻杯子落地碎裂的響聲中

開悟,心中的火不再燃燒

人世間一切苦樂,皆隨境所遷

 

歲月被濃縮成世道輪回的仰望

心地無非,動靜始終如一

一顆心在逃脫中痛得無以復加

 

難忍要忍,難行要行

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禪寺的鐘聲撞響多少久遠的回憶

 

閱五帝四朝不覺滄桑幾度

盡九磨十難了知世事無常

百年春風秋雨,恍如石火電光

 

內心的陰霾早已被葬入深谷

一雙醉眼穿越紅塵

修行用功,貴在一心

 

度雞成佛,雞不再好鬥

祈雨息災,求天下太平

清澈的小河流淌著昨夜的夢

 

一肩挑五家法脈,耗盡一生

度天下蒼生。在靈魂的

星光燭照中拯救世道人心

 

在茶香中尋覓古老的詩意

在超念的參與中直指本源

活在自己的宇宙中,趺坐入定

 

一朵空虛的雲,漂泊在

陰晴變幻的天空

夢幻或成記憶,伸手可及……

 

                 201411——12月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