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走進佛門的女子

◎詩說歷代十二名尼(十二首)

 

木魚聲中一道溫馨的美味

佛門中一道奇妙的風景……

◆◆  ◆       

 

從公主、皇后到比丘尼

 

    ——佛陀養母的出家

    創立佛教的釋迦牟尼王子自幼喪母。不久,原來的姨媽波闍波提公主便成了他父王的皇后、他的養母。在養母無微不至的關懷下,釋迦牟尼長大成人,結婚生子,後在一株菩提樹下頓悟成佛。

    作為曾經的姨媽、養母,波闍波提毅然拜佛祖釋迦牟尼為師。她帶頭剃了秀、披上袈裟,成了自己養子的弟子、佛國的第一個比丘尼,跟隨她一起出家的五百女子則成為佛國的第一個比丘尼教團。

 

 

緣起無盡,圓融無阻。老去的

時間,在落日的餘暉中

變得蒼黃,燦爛終歸於寂滅

 

箭矢穿越之後,鳥兒依然在

飛。菩提樹下,心無我所

持經的女人枯坐成滴露開花

 

即心即佛,心外無物。一臉的

虛無,在一團靜氣中成為

一片凈土,天下萬物皆歸於空

 

世法平等,男女不二。袒露的

靈魂,於夜風中穿過命運的

幽門。佛光普照中見凡聖同一

 

在一滴苦淚中養育珍珠

從一道閃電中聆聽梵音

萬物一心,道法在於心悟

 

緊緊抓住根堛熄坏

直到一切都成為永

讀經,讀經!佛照吾心……

 

 

皈依佛門的風塵女子 

 

    ——妓女蓮花色是怎樣成為釋迦牟尼佛高足的?

    蓮花色,由於家庭的不幸而淪落為青樓的一個妓女。後在釋迦牟尼的教誨下妙悟人生之真諦,從此一心向善,終於證得《阿羅漢果位》,成了佛陀的一代高足。

 

夢醒之後,不再哭泣。昨夜

那最後的一彎秋水,已經

洗去了我塵世的惆悵

黎明前,一束光華從暗中

升起。靈山上鳳凰起舞

芳芳綠草鋪就了一個三月的

花團錦簇的陽春。微風

徐起,淡淡花香明凈心靈

 

在神靈的翅膀上回家,落日

讓萬物的影子逐漸模糊

柳枝滴下枯綠,野花敲響

晚鐘,皈依的祈望在

一根青竹堨揮

以遊絲一般的神經

去拉沉淪的網。馬蹄聲聲

在追趕渡口的黃昏

 

靈鷲山上的一朵祥雲,在

時間濺出的火花中穿梭

目光穿越心的羽翼

歲月蹉跎成一片蒼茫

木魚聲中,生命以水流的

方式修復自身的波紋

暗紅的燈火再一次升起

我的自信在支撐天空……

 

晨鐘暮鼓中的竹林寺

 

    —— 中國第一個尼姑鍾令儀和她創辦的第一座尼姑庵

    出生於官宦之家的鍾令儀,於晉穆帝升平元年(公元357年)出家為尼,成了中國的第一個比丘尼。剛剛出家,就有二十四位少女拜她為師。她就是名聞於世的凈檢法師。

    出家後,她在家庭的支持下,於洛陽西門創辦了中國的第一座尼姑庵——竹林寺。梵音繚繞中,聽尼姑誦經,成了當時中國一道奇妙的風景……

 

等待花開。晨鐘暮鼓中的

竹林寺,以木魚的姿勢

在黎明的杏暀犖鴝颸C春

一只斑鳩在靜聽少女的呼吸

 

剛剛出家的姑娘,打坐於

蒲團之上。窗欞輕輕

飄進的霞光,在三月盛開的

意象堮i示溫馨

 

青絲已然剃度。如水的歲月

在鼻息間悄悄滑過,一如

出家人手中輪迴的念珠。那

飄忽的雲,在一句咒語上打滑

 

從紅塵中率先早退,於子夜的

寂寥中散發著生命的活力

那逐漸模糊的背影

在一場春夢中深藏不露……

 

 

做了日本第一尼的中國姑娘

 

    —— 在日本出家的司馬島

為弘揚佛法,梁武帝於公元522年派大臣司馬達東渡扶桑,出使日本。

其女兒司馬島隨行。自幼就癡迷於佛法的她,不久就在奈良高市郡阪田寺出家,成了日本的第一個比丘尼。

  

秋雨淋濕的惆悵,被這

島國升起的太陽風乾

海浪將晚霞拋向寂寥的

沙灘,我在青苔上

清空昨天的自己

 

夜深了,一場秋雨鋪開霜寒

炊煙堣仱_冉冉的冬意

一雙蝴蝶來我的夢中起舞

兩尾小魚向三年前的老家

悲憫的落葉在阪田上空盤旋

 

心隨境轉,見境生心

如如不動,一念不生

一通暮鼓,緩緩地扯出萬丈

思緒,一群鴿哨驚於瓦棱

茶香中浸泡的,是一杯思念

 

更鼓聲中,讓人間的苦難直達

天庭,為眾生祈求萬代安寧

在一塊礁石上西望故鄉

潮起潮落,往來成為古今

凝香月色裝飾著明凈的記憶……

 

 

心地無念  佛法無邊

 

     ——女尼惠湛的傳奇

     女尼惠湛,俗姓任。自幼信奉佛法,後受戒出家。年輕時生活在北方的彭城(今徐州),後因戰亂而南下,於金陵建褔寺清修弘法。在一次雲遊中路遇歹徒,著應對。以佛法點化盜賊,書寫了一段讓世人囑目的千古傳奇……

 

殘月像一片薄冰,飄溢著

沁涼夜色。獨行的路上

我望見了自己空靈的夢境

 

以近似冷漠的目光,審視

攔路搶劫的盜賊。自信

無邊的佛法,定能遇難呈祥

 

心是真如,心本無量。借助

地火的柔情,以佛的智慧

點亮人性深處一盞明亮的燈

 

隕落的星辰被掛回天空

時光再次被清風喚醒

一雙眼睛洞穿無邊的暗夜……

 

 

天高群象正  海闊百川朝 

 

    —— 妙總禪師的人生境界

    妙總,宋朝丞相蘇頌的孫女。婚後出家為尼,拜宗杲禪師為師。後在江南一帶獨開禪法,影響頗大。晚年應建康(今南京)留守張孝祥之邀,出任資壽寺住持。

 

得大自在,行菩薩道。佛法

即是世法,出世就是入世

望北國烽煙漫,滾滾大江

流淌著漫漫長夜的沉重

月影梳理著台城上的垂柳

淚,從六朝亡臣的眼眶滾滾而落

 

茫茫宇宙人無數,問蒼天

當今幾個男兒是丈夫?

處處綠楊堪繫馬,家家門首

秋風起,一場秋雨透長安

雪地覆蘆花,噩夢潰散

你在一支夜曲中晝夜狂奔

 

穿過記憶的傷口,讓時間

脫下容顏。黯淡之後的

陰影,以落日的餘暉裝點

破敗的河山。憂傷已經爬滿

秋葉,戰馬在徹夜嘶鳴

一顆負債的靈魂無處隱身

 

萬古長空,今夜一朝明月

將士的吶喊喑啞於

西子湖畔的歌舞昇平

一盞油燈照著別離

那塵封已久的心靈之窗

此刻豁然開啟……

 

 

笑指清風明月的女禪師

 

        —— 女尼真如的《菩提心》

宋代女尼真如禪師,大慧宗杲禪師的弟子。

俗姓王,年少時入宮,後出家為尼。擅長作偈,很得師傅宗杲的賞識。

 

心似秋月,踩著彎曲的路徑

回到長滿悠悠寸草的山間

菩提樹下,你尋找著自己的

前世與今生

生命,在普照的佛光媬U燒

 

從一棵樹的頂端回到地面

獨酌於時間的峰巔

回望皇都,昨天宮中的

《內夫人》,此刻終於

卸下了心中的石頭與荒涼

 

笑指清風明月,夢中的

世界閃爍著山的綠葉

命運的手指頭不再冰涼

無心之心  一片純情

作偈呈心  拜師入門

 

佛蓮前種下一粒心願

再去檢視生命的塵煙

日月去來,款款如

無形的清風

離去的詞語突然轉身

 

大悲  大智  大願

偈語  菩提  心燈

不招自來的禪意,縱橫於

靈與肉的中間,讓一些

久遠的故事深烙骨髓……

 

 

鏡花水月  過眼煙雲 

 

        —— 女尼袾錦《七筆勾》讀後

    女尼袾錦,明朝嘉靖年間秀才沈袾宏的妻子湯氏也。沈袾宏出家後,成了蓮宗八祖、一代高僧。在家的湯氏堅持吃齋念佛,並於四十七歲時正式出家為尼。出家後的湯氏法名袾錦,字太素,於孝義庵一直清修了二十多年,然後功德圓滿,駕鶴歸西。她於出家前夕寫下的《七筆勾》,與其丈夫居家時的同名之作成為一代雙壁,為人間播下了一曲惹人遐思的梵唄清歌。

 

懷揣一個美麗的夢,恍惚間

一彎新月從雷峰塔上升起

 

做了和尚的相公夢覺黃粱

我在這個夜晚獨自咀嚼虛空

 

流星掠過頭頂。西子湖的情絲

縫補著一個女人夢堛獐~傷

 

二十年孤燈獨坐,夜晚的

濛濛細雨是一場清洗和救贖

 

茫茫來路,老去的是滄桑歲月

在記憶媞}泊,不知今夕何年

 

燈下讀經,慢慢地啜飲生命

心是一壺茶,能把百味包容

 

萬物無常,光陰迅速

榮華富貴,過眼煙雲

 

心中空無一物

方是人間永

 

七筆勾,勾去了人間的

罪惡,讓這個夜晚寧靜安祥

 

七筆勾,勾去了世俗的

愛戀,在心中安放一輪明月

 

剃度孝義庵,去三千煩惱

木魚聲中,擁抱三月的花香

 

夜深了,讓這疼痛的靈魂穿上

一雙雨靴,念一聲阿彌陀佛……

 

 

靜觀默照中的孤寂與修煉

 

        —— 走進靈谷寺的一個神秘尼姑

    女尼靜照,俗姓曹,乳名燕燕。明末崇禎皇帝寵愛的貼身宮女。李自成打進北京後,崇禎自盡於景山。燕燕南逃,回到老家蘇州,不久又到了古城金陵,在靈谷寺剃度出家……

 

滾滾紅塵,片片殘痕。從

後宮到寺院,跌宕中的

王朝在風雨飄搖中茍延殘喘

 

落日堛瘧薑s冷漠如冰

端起昨天的杯子,飲

一口濃茶,走進歲月的黃昏

 

痛者,是那漸漸遠去的背影

在虛幻的光線媯N沸

一鍋辛酸往事,總是徹夜難眠

 

衰老已爬上你的手指,在

失去筋骨的夢幻中穿梭

孤寂的夜晚眩暈於一場山崩

 

一燈難除千年暗。被命運

撕裂的傷口已經化膿

雁鳴,劃不開陰的天幕

 

流星越過夜空,月色中的

靈谷寺在等待一場雨水

林中小鳥,今夜不再疾飛……

 

 

遁入空門的王府千金 

 

    —— 檀度庵中的女尼自悟和她的隨同弟子

    女尼自悟,俗姓尚。清朝康熙年間平南王尚可喜的小女兒。自幼喜歡讀經念佛,長大後剃度出家,在父王為他修建的檀度庵修行。後來在《三藩》之亂中,父親被哥哥逼死後,其兄妹亦多死於平叛。出家的她由於在庵中吃齋念佛,得以善終。

 

自看自解,自證自悟。遁入

空門的王府千金,在十個

侍女的簇擁下,躲進了那個

檀度庵的美麗黃昏

 

鬢角垂著禪意,春秋在瞬間

老去。虛構的一座玫瑰園

在大海的濤聲中喘息

六根難凈,子夜被風沙填充

 

陰謀無處不在,信念於風雨中

凋落。虛空被大氣污染

剛剛攤開的半部經書

無法在親人的猜忌中生根

 

回望昨夜的夢,一條山路

隱沒在風雨交加的叢林

一聲木魚一聲佛號。命運的

祭壇上,她被自己灌醉……

 

 

在忘我忘法中弘揚天下大法

 

    ——禪師行玄和她的《直指庵》

    行玄法師俗姓曹,名圓鑒。常熟人,二十歲時出家,在報國寺受具足戒,奉行禪法。得道後回鄉,一直在《直指庵》中弘法。

 

  

萬物皆禪,放下即是。黃昏

從昨夜的夢中隱退,滿地

落紅在一陣細雨中被敲得支離

破碎。浪濤中閱盡人間百態,

聲聲木魚演繹時間的細節

 

茫茫中的苦海沒有彼岸

七十三年的泅渡意定天雲

天冷了,從黑暗中提取

溫暖,一束柳枝滴下枯緑

一盞油燈照亮虛空

 

心清水月,於靜觀萬物中

勘破人生。身後的影子

拖著長長的孤寂

眾生的淚落在夢的天空

憂憤的叩問經久不息

 

無邊的佛法浩浩蕩蕩

徹悟之路沒有盡頭

一縷清風吹皺一池秋水

那漸漸模糊的身影

正消融著月下飄零的桂香……

 

 

騎牛跨虎  說禪悟佛

  

    —— 禪尼濟符的弘法生涯

    濟符,字祖揆,浙江湖州人。天性好善,自幼與佛結緣。及笄之年出家,後雲遊四方,得道後回到家鄉出任靈瑞庵住持。在弘法中以怪誕著稱,自成一家……

 

眼睛是沉澱著藍天白雲的

湖,一道閃電激活了你

全身的筋骨。從一束桃花的

凋零,你夢到了這個

世界的蒼涼。存在的虛空被

嚼成泡沫,一雙芒鞋

雲遊四方。一聲阿彌陀佛

驚醒了二月江南的早春

 

竹籬茅舍  別是乾坤

石室蒲團  渾忘古今

在時間濺出的火花中穿梭

為悲苦的靈魂押上韻腳

在先賢的《十牛圖》中證道

坐擁子夜一盞昏黃的油燈

睜開一雙心靈的眼

活在當下  便是天國

 

法門無量  法法如一

六根無染  三業消退

道法在於心悟

佛心即是真心

杏花春雨中聽黃鸝細語

命運是一張重的彎弓

懷揣明珠  光照人間

心無掛礙  騎牛跨虎……

 

                                     2015.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