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的天空

—— 都市讀卦夜吟錄

                                                

1

被夜風劫持的一汪秋水  在無邊的

黑暗中  跌入一個深深的峽谷

斷裂的太極  在一條大魚的

脊背上  進行著一次艱難的分娩

 

風雷激蕩  暗流洶湧  崩裂的

時空  在一次又一次的飛速旋轉中

逃生   從一部古老的易經

出發  我踏上了一次上天入地的旅程

 

2

燦爛的夕陽  被一幢幢高樓切成

一灘碎片  高空的飛碟遭遇攔截的

紅燈  逃亡的蟑螂穿過街道

滄桑歷史  被一只外來的氣泵抽空

 

悠悠千年  一縷輕煙  淚水裡的

辛酸  早已被歲月的寒流風

城頭落日  把一杯熱茶喝涼

暮色  沿著昨天的腳印回家

 

3

太陽落山了  花枝招展的

麗人們招搖過市  追日的

迷失在這個燈紅酒綠的黃昏

 

補天的女媧  被秋風拘禁

滴血的聲音穿越雲層

淪陷在昨夜都市的漩渦

 

4

天玄  地黃  開天闢地的那

一把板斧  已經沉入海底

黑鴉領天空  陰影乘虛而入

 

月宮裡的嫦娥  精心盤點著

昨夜留下的憂  沙塵中

用一汪秋水澆灌寥廓的

 

5

中原  宛丘湖畔的秋雨

在5、4、3、2、1的

倒計時中  穿越時空的

隧道  那子夜的淅淅瀝瀝

淋濕了我的一棵窗外的梧桐

 

6

羑裡  演易臺上的清風

在金、水、木、火、土的

風水流轉中  飄忽著

一縷古老的神奇  搖曳著

一節節見證歷史的斷壁殘枝

 

7

易學大師的  我被

幻化成一只小小的螞蟻

在一片廢墟上艱難地爬行

搜尋著一頁曾經燦爛的文明

 

從司馬遷留下的一大堆

竹簡中  破譯歷史的密碼

在潮濕的泥土上跋涉

仰望著一個閃閃爍爍的星空

 

8

那舞姿翩翩的昆蜉  休閑在

一座古老的山林  春風

歸來的燕子  在一個盲人的

眼睛  尋找去年的老窩

 

閑坐小窗的傍晚  冷眼中飄來

一絲毛毛細雨  一對陰陽魚

在我的血管上下游弋

悠悠七千年的行程  眨眼之間

被速寫成為一句流行的歌詞

 

9

那高粱地的純情  已經從

根部開始腐爛  一座堅固的城牆

在這愛的季節  突然坍塌為

夜總會包廂的一灘泡沫

 

不再為昨天流淚  也不再

刻骨銘心  緊緊摟著冰冷的

經典  為心中的孤寂久久傷悲

一汪無情的秋水  已經被我

吻成了今夜一盞不再熄滅的油燈

 

10

長夜難眠的深夜  抱著一部

殘缺不堪的天書  在一片

虛虛實實的夢境穿行

再用一根新做的拐杖  狠狠地

敲擊著一扇似有若無的大門

 

看一個衰朽的老翁  走進一間

虛擬的房屋  扯下那一根長長的

  被用來丈量一片甲骨

與一個城市之間難以除盡的距離

 

11

從古人的詩句  打撈著昨夜

流失的星辰  在累累傷痕的

砧板上  以一副鑲著金邊的眼睛

尋覓著大山深處的柳綠和桃紅

 

一股熱流  在我漸漸冷卻的

胸腔升溫  和煦的春風

吹過湖面  無處不在的陰陽

正孕育著一個全新的乾坤

 

12

追逐著一列南飛的雁行  飄舞在

一片浩翰的虛空  弦上的心聲

是一灘近似夢囈的絮語  從一把古琴

流向渭河的岸邊  那一片被人

冷卻了的山林  從此便不再孤寂

 

一只蒼鷹  張開它那堅實的翅膀

一輪紅日  從東方冉冉升起

一個大寫的人  在這個世界上

巍巍屹立  頂天立地

 

13

春花爛漫的早上  清風穿過

閃爍的星群  一艘剛剛起航的

飛碟  穿梭在古老的太空

 

六陽皆出的早上  陽剛之氣

從東方上昇  開門遇見

元亨利貞  牛背上馱來了

一片彩色的雲

 

14

逶迤而來的飛碟  在

一聲聲的春雷中穿越星群

那寥廓的天空  弋著

一條條古老的神龍

 

群龍無首  飛龍在天

演繹著一曲上古的傳奇

天道蒼蒼  天高路遠

潮漲潮落中看斗轉星移

 

15

天冷了  昨夜的草地上

有了一層薄薄的霜  門前的

小河開始結冰  料峭的

倒春寒裡  我穿上了

老媽昨夜縫的一件棉衣

 

快樂的歌聲  消失在水泥的

空間  一雙日行千的腳

被閑置在一座秋風蕭瑟的沙龍

屁股下的板櫈  早已坐成了

一塊沒有知覺的礁石

 

16

從虛無縹緲的雲端  回到這

生機勃勃的大地  在一條

曲折的山路上  艱難地跋涉

 

曠野  草原  綠水  青山

一顆飄泊的靈魂  從此

不再空虛  在母愛的懷抱

一個脆弱的生命獲得永

 

17

似夢非夢  淚眼朦朧  一匹匹

飛奔的駿馬  馱著一條條

叱吒風雲的蛟龍  這個星球

在牛頓的萬有引力中日夜加速

 

元亨  利牡馬之貞  陰與陽的

化合中  一個美好的夢

在女人的子宮開始孕育

 

18

血色的殘陽  被一片茂密的樹林

擋在山外  一頭可愛的小鹿

在我的夢境悠閑地散步

 

輕輕上前  舉起我的數碼相機

跟蹤一只驚恐的獵物  闖進

茂密老林的縱深  沒有人為我

提燈引路  眼前的那一只

小鹿哦  頃刻之間便無影無蹤

 

19

雲雷興起  風雲際會

陰陽交  雲幕低垂

天公手中那三十六把黑色的

鼓錘  錘擊著我們深夜的

眼淚  一排排枯柳殘枝

在敗退的西風中拚命地搖曳

遠方的驚雷伴著閃光的電

 

一夜杏花細雨  滑入一池春水

我的肚子裡  早已雜草叢生

 

20

頂著磐石的重壓  一粒粒生命的

種籽  在這天地之間凝聚熱能

發芽生根  一股頑強的生命意志

在這天地之間慢慢滋生

 

屯難之世  剛柔始交  昨夜

出土的新苗  終於在今夜

長成了一棵又一棵參天的大樹

 

21

乘馬  班如  泣血  漣如

一支求婚的隊伍出發了

 

吹吹打打的夕陽中  一個小伙子

叩開了姑娘家緊閉的大門

 

22

我的號碼  一遍遍被人撥錯

我的呼喚無人頃聽

 

一條慾望的蛇  在李白的

月色復活  發綠的目光中

猙獰的魔鬼穿上畫皮

 

23

剛剛昇起的太陽  被一只天狗

吞食  在夾縫中趕路的一群螞蟻

掉進了潘多拉星球的低谷

 

巍峨的山峰  露出了它那黝黑的

牙齒  人間的悲愴  覆蓋著

一座虛幻的城  茹毛飲血的夜晚

我在一次次的夢境左衝右突

 

24

瀰漫中的迷霧  埋葬了一個孩子的

末捎神經  日夜流浪的他鄉

在一個早上迷失了回家的路燈

 

日行千的一雙大腳  踩痛了

大山深處的暮色  夕陽在

一聲驚叫中醒來  一股清泉

飛流直下  淙淙的流水破石而出

 

25

往日的輝煌  已經沉淪為一段

枯木  一個小人物的卑微

早已被這個世界冷落  風中的

蘆葦  在命運的黑洞裡搖曳

 

等待  機遇總是在我的大門之外

身陷一灘泥潭  遲遲不能自拔

晚風習習的秋夜  忽然有人

敲門  靜寂中闖入三位不速之客

 

26

為爭三尺地界  被三位客人告上

法庭  輸了官司的我心驚膽戰

流落在沒有雨水也沒有陽光的荒原

 

八千路的風雲  早已支離破碎

被洗腳水浸泡的歲月  讓一個良民

面目全非  崑崙山上流出的一池

春水  為我洗刷著多年的恥辱

 

27

小小的螺絲釘  鏽蝕在自己的

崗位  一只急速旋轉的陀螺

聽命於主人的皮鞭  一年一年

又一年  小心翼翼的雙腳

一直在走著一條人生的鋼絲

 

陽光  因為我的執著而暗淡

大路  因為我的不識時務而迷濛

年邁的母親  因為我的一意

孤行  生出了滿頭的白髮和憂鬱

 

28

在一場夢的追殺中  遭遇一支

黑色的箭矢  兩軍對陣的

廝殺  讓這個世界黑地昏天

 

求神  拜佛  一手是鮮艷的

紅杜鵑  一手是滴血的

長矛和大刀  受命出征的王師

在我的鏡子  成了一首

被傷感緊緊抱在懷的長詩

 

29

在戰亂中斷裂的路  被一曲

高山流水焊接得天衣無縫

顛簸的列車上巧遇知音

法蘭西的葡萄酒  在對飲中

溢出一枝淡淡的玫瑰

 

夢在雲上飄泊  不知道何處

落腳  童年的那個山村

如今只剩下一個空殼

山那邊飛來的一只禿鷹

啄食著一個老人安逸的晚年

 

30

在心與心的交往中  國王的

詩句被編輯成一圈防盜的籬笆

昨天那些莊重的諾言  早已

煙消雲散  留下的不過是

一灘美麗的皮屑

 

雙腳被思念牽上高速  密雲

不雨  還家的浪子行走在

一個淚花閃爍的早晨

一頭老牛  拉著一輛破車

留下了一路陰影  一路嘆息

 

31

小有積蓄的日子  遮擋不了

突然而來的狂風驟雨

依偎著一棵大樹  獨眼能看

跛腳能行  從此天下太平

 

履道坦坦  上古的夜空

在易經行走  一路披荊

斬棘  一路風塵撲撲

危乎險哉  踩到了老虎的

尾巴  上天保佑兮

沒有驚醒老虎的好夢

 

32

抬頭看路  回頭是吉  八百

行程  昨夜被一句民謠縮短

在一間詩屋裡聽雨  一帆風順

平平安安  抵達大河的對岸

 

堅如磐石的城牆  崩塌在

一個陽光燦爛的早上  我的

白日夢  被一堆堆思念的

寶石  鑲成了一座美麗的圍城

 

33

小往大來  天下吉亨

泰極否來  長夜難明

一手遮天  把持朝政的

小人指鹿為馬  大地昏暗

君子們總是無能為力

 

險哉  險哉  脆嫩的桑枝上

繫著一個國家的寶鼎

 

34

黑夜之後是黎明  跟著君子

去殺敵  同仇敵愾  渡過

大河  一路亨通  開始反攻 

兩路大軍勝利會師

 

強敵被趕出國境  放飛的

鴿子  在藍天翱翔

打谷場上  秋風初起

大車以載  五谷登場

開鐮了  莊稼地的那些

汗珠兒  在驕陽下閃光

 

35

寒冷的冬夜  拉著一輛沉沉的

板車  一身的臭汗換取了

一天的溫飽  然後再走進詩歌的

聖殿  為的是不讓心花枯萎

 

在臨江的一塊礁石上  眺望

春天的爛漫  在詩歌的森林裡

構築一只螞蟻的墓地  今夜

引我入夢的  是一堆玻璃的碎片

 

36

被捆綁在命運的過山車上  穿越

歷史的滄桑  脫掉那爬滿了虱子的

黑袍  在一次月光浴裡脫胎換骨

 

天道下濟而光明  地道卑而

上行  在一片沉靜寂寥的

空空蕩蕩中  我走進了一個

從謙謙君子心底流出的虛懷若谷

 

37

山呼萬歲的聲浪中  那一支利劍

已經生鏽  歌舞平的頌歌

醉生夢死的逸豫  在一天天滋長

溫柔鄉中  他已離不開那些

伴舞的嬌娘

 

那一盞盞美麗的宮燈  被一道晨光

碾碎  敵國的仇恨死灰復燃

一頂皇冠落地  留在這個世界的

是一聲長長的嘆息

 

38

腳下是汲汲沼澤  頭頂是震耳的

雷鳴  四周是無邊的黑暗

前方是一片看不見靶子的朦朧

荒蕪人煙的草地上  處處出沒著

眼冒綠光的狼群  膽小的兔子

掉進了獵人下的陷阱

 

在追隨真理的路上  一生

走的我  只能對道路保持忠貞

 

39

鋒利的毛竹  分割著一夜的

秋雨  躲藏在宮燈背後的太監

偷偷孕育著一堆歷史的罪惡

 

繼位的王子  把一股強勁的春風

帶入王宮  摧枯拉朽的變革

讓一個古老的王朝煥發了青春

 

40

五彩繽紛的光  在都市的子夜

突然炸裂  一雙雙血色的

眼睛  在黑暗的包圍中正在崩潰

 

視察  調研  蒞臨指導  是

一個長官的專利  我不是長官

只能在小姐今夜的歌聲

打撈著自己一去不返的昨天

 

41

沒有月光的夜晚  在郊外的

山林徘徊  突然被一伙醉漢

綁架  兜的三枚銀幣

讓我在四條漢子的打鬥中

逃生

 

夜深了  從門縫偷偷地

看  仍然看不清這一輩子的

吉凶  去劇場觀看演出

卻總是找不到自己的座位

 

42

回家的路上  被同僚的笑臉

推下一個美麗的陷阱 

陰暗的地牢  大口吞吃著

一個老人的生命

 

啃食著已經酸臭的一塊

骨頭  一不小心  咬到了

一枝生了鏽的箭頭

 

43

為了把天宮的黑暗撕開一個

口子  一顆無名的小星

不惜粉身碎骨

 

灼熱的閃光  讓這個世界看到

希望  瞬間的輝煌便

勝卻那天上仙翁的千年虛度

 

44

吃飽了飯的姑娘  開始修飾

一副可愛的肢體  剛剛塗了紅的

腳趾  從此不再安分  為展示

獨有的美麗  她車而步行

 

賁如皤如  白馬翰如  陽光下的

丘園格外迷人  一把美 

再配上一件漂亮的外衣 

他瀟灑地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

 

45

草原上的鮮花  加上高山上的

青翠  翩翩起舞的對對蝴蝶

向人間展示著它那多姿的風采

美麗的姑娘今天出嫁

報喜的雀兒在向這邊飛來

 

清一色的白馬  從遠方來到

村頭  一支迎親的喇叭聲

從村裡響到村外  喜慶的爆竹

在空中炸響  一對有情人  

今夜終成眷屬

 

46

好夢成真  心想事成  正午

之後的太陽  一步步滑入

暮色蒼茫的黃昏  盤子裡的

魚  忽然開始想家  上了

餐桌的牛奶  在回憶

那個生機勃勃的美麗草原

 

年久失修的床  四只腳

已經脫落  床板有了裂痕

蓆不再鬆軟  險環生的

夜晚  災難就要降臨

 

47

剝盡諸陽余上九  一只

僅存的碩果  依然掛在那

大樹的枝葉上  君子

得車  小人失屋  衰敗

總是在興旺之後到來

 

面對黃昏  登高望遠  隱居的

君子  古槐樹下望星空

看世上花開花落  看宦海沉浮

看樹倒猢孫散  那一雙冷眼

看世界  閱盡天下興亡

 

48

出門在外  務必小心  不要

得病  朋友來了是好事 

不會有什麼災難  沿著這條

大路  往回趕  七天之後

你就可以到家了

 

雷入於地  龍歸於泉  君子

在一夜痛苦的反思中脫胎

換骨  昨日的死亡  成全了他

今日的新生  復興之路

已經開始  春天就要降臨

 

49

時間  被石頭定格在一個

虛無的天空  天天做夢的我 

在陽光下總是到處碰壁

喜慶的宴席上  一位朋友

誣告我為牽牛的小偷

在一個精心設計的圈套

狼狽不堪  欲辯無辭

 

50

無妄之災  或系之牛

無妄之疾  勿藥有喜

終於真相大白  我被無罪釋放

誤會消除  災難過去

我為自己嘆息  也為朋友

傷悲  偶像的天空已經破碎

 

51

大車的輪子掉了  莊稼地

揮舞著一排閃光的銀鐮 

一匹匹駿馬  在草原上奔騰

 

給小牛犢戴上木牿  給奔突的

大豬  拔去那幾顆長長的

獠牙  大路通向山外的遙遠

 

52

一個個漆黑的夜晚  我看到

你從八八六十四卦的

變幻中  演繹著莫測的人生

智慧  在古老的占中深藏不露

 

你是一條蟄伏的潛龍  在那

演易上  蓄聚著偉大的

力和熱能  期待著機遇

期待著明天  期待著有朝一日的

扭  轉  乾  坤。

 

53

池塘裡的蘆葦  被一汪清水

漂白  陽光紛紛下墜 

在生命的幻  我的夢

被一陣急風暴雨砸得支離破碎

 

舍爾靈龜  觀我朵頤  趕緊

拿起犁耙和鋤頭  去地

耕雲播雨  收割稻谷

民以食為天  有了糧食

我們才能頤養天年

 

54

大梁彎曲了  一束潔白的

茅草  鋪墊出一場

別開生面的婚禮

 

枯木逢春  村頭的那一棵

老楊樹發了芽  老頭子

摘了一枝嬌嫩的花

 

55

大梁隆起了  平平淡淡的

月光  照耀著又一場

別開生面的婚禮

 

老枝吐蕊  村頭的那一棵

老楊樹開了花  今夜的

小路上  走來了一對老妻少夫……

 

56

坎坑接著坎坑  一不小心

我掉進了一個深深的陷阱

 

一杯水酒  兩籃粗飯  瓦盆

是碗  大口下咽  度日如年

 

坑坑坎坎  道有險阻  這

深深的陷阱沒有陽光

 

57

剛剛上路  鞋子就穿錯了雙腳 

腳指頭被鞋底磨穿出血

走岔了一條大路  黃鸝在聽我唱歌

斜日昏黃  耳邊是無鼓的軍樂 

還有那老人的一聲聲嘆息

 

生活就是煎熬  生活就是

磨難  生活就是無盡的

水深火熱  被焚燒  

被死亡  被棄屍草荒  淚水

滂沱  我的心被憂懼燙傷

 

58

清晨  一團火球從東方

冉冉升起  山上的野草把腰肢

伸展  地的蟲兒從冬眠中

慢慢醒來  林子中的百鳥

唱起了一支歡樂的歌

 

日昃之離  稻谷歸倉  這個

世界  從此不再覆蓋冰霜

管曾經跌落在陰暗的陷阱

我還是要歌唱天上的太陽

 

59

天上的太陽  灑下萬道金光

大地上生長著生命的茁壯

山林  草地  一群蜜蜂

在晚霞中追逐著野花的芬芳

一對蝴蝶翩翩起舞  一只

野貓在叫春  一池春水戲鴛鴦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  有萬物

然後有男女  有男女然後

有愛情  情思縷縷  男歡女愛

如泣如訴  如醉如痴  如

似渴  一對對痴男痴女

總是在默默無言中  編織著

一張張人世間的情網

 

60

在情和愛的孕育中  一個男人和

一個女人  步入婚姻的殿堂

洞房花燭中的海誓山盟  化作了

這人生路上的悲苦和艱辛

 

相思相愛男女情  夫婦之道

在於恆  恆亨無咎  利有

攸往  恩愛夫妻  地久天長

在兩顆心的共振中  正在

誕生一個全新的太陽

 

61

一滴熱血  染紅了西天的

黃昏  一滴熱淚洞穿了

七千年歷史的斷層  在一場

夢的追殺中開拓市場 

一座古老的大廈正面臨拆遷

 

一對對男女  被徹底地

格式化了  在用黃金壘砌的

銅牆鐵壁前  所謂愛情

被壓榨的只剩下一堆碎片

那一場感天動地的化蝶  再也

支撐不起一個美麗的黃昏

 

62

兩手空空地出門  又兩手

空空地歸來  那越拖越長的

影子  被一抹殘陽挽留在

一家歌吟風月的窗口

河水穿城而去  涸成

一個都市的憂傷

 

我欲乘風歸去  夢中已經

無路  躲進一條沒有出口的

小巷  看一段殘垣淪落為

一曲離歌  多年的被囚禁之後

我早已不再是我

 

63

變天了  大家都跑了  驚慌的

兔子  忙著處理自己的腳印了

老虎去了遠方  鬣狗乘虛而入 

被黃牛皮繩緊緊捆綁著的

壇壇罐罐  開始了夜晚的逃亡

 

溝紋密的大腦  被刻進一張

神秘的光盤  退避是為了

保存實力  歸隱是志士

最好的選擇  大撤退之後

一定會有大的反攻

 

64

一只威猛的公羊  總是頂撞

院子裡面的竹籬笆  終於

被籬笆緊緊地夾住它那堅硬的

雙角  進退兩難  動彈不得 

 

醉倒在一個虛構的意境  用

一只羊角測量人間的吉凶

被一副生鏽了的眼鏡擋住視線

聽一位老人在盛世敲響警鐘

 

65

為了一塊包  累倒在一家

飯店的餐桌  詩一樣的夢囈中

獨自咀嚼著一顆酸酸的黑棗

 

明麗的天空下  有人策馬揚鞭

有人騎著張果老的毛驢

看一群螞蟻忙著上樹

 

66

不要像老鼠那樣貪得

無厭  也不要由於一時的

失利而氣餒  在時間的

灰燼  一葉花瓣會成為大海

 

一副疲憊的翅膀  垂落在一個

陰晦的黃昏  一只可憐的

山雞  被一枝利箭擊穿腦袋

悲傷的淚水在瞬間成冰

 

67

為尋找失蹤的伴  一只

鷓鴣飛進都市的夜空

那一副稚嫩的翅膀  突然被

冷風中的一陣秋雨擊穿

 

三年不見親人面  一封家書

抵萬金  一根扯不斷的

紅線  緊緊地牽著他鄉子的

一顆思念家人的心CD

 

68

馬兒跑了  不要去理它

用不了多久  它就會自己

回來  與主人相遇  打一個

招呼  疙瘩自然就會化解

 

獨自彷徨的路上  遇到

原先的搭檔  雖然還

有些糾葛  已經彼此原諒

紅燒肉好了  今天一起品嚐

 

69

親密的兄弟  在三岔路口

分手  要好的姐妹各奔東西

同床的丈夫和妻子  在朦朧的夜晚

做著不同的夢  同是一條河床

一邊是陽光明媚  一邊留下陰影。 

無盡的歲月波濤滾滾

 

家道沒落的時候  睽乖離散。    

船頭上  有人一聲長嘆

 

70

面對睽卦之  顛沛流離的我

不由一陣心灰意懶 

登岸  在一支悠揚的樂曲聲中

看一頭背上塗滿泥巴的小豬  拖著

一車鬼怪  穿越都市的街口

 

一簇紅花吐蕊  一片綠草萋萋

雨過天晴的時候  飲一口明月清風

 

71

前方是峭壁懸崖  兩邊是

萬丈深淵  一條曲曲彎彎的

小路  在這被攔腰截斷

面對險惡的卦  演易的老人

眉頭緊鎖  絕路上尋找著

一條生還之道  看山下冒著

狼煙  山上依舊風雷滾滾

敗軍之將啊  至今不肯歸去

 

面對阻難的將軍  在那

無邊的黑暗中匍匐著向前

 

72

獵場上  獵獲了三只狡猾的

狐狸  獵物身上還帶著

剛剛射出的三支青銅箭鏑

 

乘著車子往前走  背上的

獵物  招來了一盜賊

災禍呀  總是與我如影如隨

 

73

解放了被束縛的腳趾頭  趕上了

行進中的一支隊伍  再除掉

身邊的小人  朋友就來幫忙了

 

高高的城牆上  王公射殺了

一只凶猛的鷹隼  歡呼的

百姓們  收割著一個金色的夢

 

74

挖地為澤  積土為山

自損而利他人  心甘情願

有了一個好的開端

自然有利於你的繼續前行

  

祭祀之禮  只要心誠

有兩個碟子就行  為什麼

一定要八大碗呢?

 

75

三人同行  往往會有

一個人被孤立

一人走路  常常會

得到一個朋友

  

欲除疾病  就要損去不好的

習慣  資助一個窮人

又會有人送來十朋之龜

 

76

千年不衰  一棵剪去了枝梢的

大樹  在陽光下獲得了青春

本固之後就能枝榮

 

有去便有來  有衰才有興

有失必有得  有損就有益

水從皿中溢出  家中糧食滿囤

房後的山坡上  更加鬱鬱蔥蔥

 

77

鞭子  在朝廷上飛揚

杖擊下  是一聲聲凄慘的

嚎哭  隊伍徘徊於

十字路口  馬蹄聲聲

都邑中有人告急

  

腳趾頭  被一塊石頭

砸斷  出師遭遇如雨的

箭矢  災難突然從天而降

弟兄們在哀哭  夜深了

一群敵兵來軍營偷襲

 

78

屁股  在廷杖的擊打中

早已是體無完膚  踉蹌的

小路上  他的腳步躑躅不前

 

君子道長  小人道消

揚於王庭  孚號有厲

獨行踽踽的他  在

跌跌撞撞的趔趄中繼續前行

 

79

有銅閘做剎車  再以

繩索之  行進中的車子

終於可以停下來了

  

瘦弱的小豬  沒有多少

力氣  也不會撒野  還是

比較馴服  容易掌控的

 

80

廚房有時吃魚  有時又

無魚可餐  用杞木來烹瓜

味道很不錯  有隕石雨

光臨地球  從天而降

  

一只角長在頭頂上

沒有用了  處境艱難

山村裡  流傳著

一個女孩和五個男人的

風 流 韻 事

 

81

用一副犁杖的沉默  勾勒出

一幅春意盎然的錦繡畫圖

 

再以農夫昨夜的淚水  澆灌

一個香飄大河兩岸的秋天

 

82

物聚人盛  人文萃  國王的

臉上  滾動著歷史的風雷

 

頂著風雨  浪跡天涯  大江的

浪花  與斜陽一同憔悴

 

83

官場上的憂者  一路

憂嗟嘆息  春天播下的是

良種  秋天我卻收割了

一堆荊棘

 

登上那高高的山城  君王在

舉行祭祀  成熟的季節

還沒來到  又有一批官員

被破格提升

 

84

鏡子是一首傷感的詩  被一只

快樂的小鳥扔在大海的一角

從此  我們只能在水中撈取生活

 

被綁在石拄上示眾  被關在

蒺藜的叢中度日如年

待到被假釋回家

妻子早已離去  不見影蹤

 

85

水滲澤下  龍伏泥沼

致命遂志  困而自厲

一條蛟龍  在黃昏的血色中

跌落成一聲長長的嘆息

 

一口年久失修的老井  已經

涸成一團淤塞了的歷史

記憶中的長河遭遇斷裂

忘卻了那個掘井的人

 

86

久旱無雨  井水已經

人們無水可喝  站在井邊望遠

我的心中充滿傷悲

 

水火相遇  相尅相生

變革之道  慮始樂成

一場地覆天翻的變革正在進行

 

87

君子豹變  小人革面  祭祀

那山神  我被一根黃牛皮的繩子

捆綁成三匝三重  無處逃遁

 

那就把水燒開  把肉煮熟  撲鼻

的香味  叫人今天饞涎欲滴  天黑了

讓我們一起來吃一頓火鍋

 

88

鼎足朝天  可以清理

鼎中的陳渣了  娶了一個

二奶  還生了一個兒子

 

縱然有美食  老婆

有病,不能與我同房

小心謹慎為好  不要犯錯

 

89

熱氣騰騰的火鍋  還在冒著

香氣  眼前突然一片天昏地暗

門前的大山一聲爆炸  通向

外界的大路  於頃刻之間陷落

殺人越貨的盜匪  在夜半

光臨  腳下的大地搖搖幌幌

驚雷一聲又一聲

 

一枚硬幣  從我的手中悄然

落地  出征的路上丟失了一匹

駿馬  隨它去吧  七天後

它會自己歸來

 

90

只看見他的後背  沒有

見到他的前身  行走

在他家的庭院媃{=  卻沒有

見到他這個人

  

停留在腳趾上  不敢

輕舉妄動  止於

小腿肚  身不由己的他

媃{悶  悶悶不樂

 

91

落在水邊的石頭上  吃了點

東西  和和樂樂的在那

小憩  然後又飛到水邊的高坡上

大雁  嬉戲著一個靜謐的黃昏

 

丈夫出征去了  還沒有歸來

年輕的女人不能生育  凶險的

預兆讓老人不安  報名從軍

到前線去抵御入侵的風

 

92

跛了一只腳  仍然能夠

快走  瞎了一只眼  目標

依然清晰  能夠明辨是非

 

妹妹就要跟姐姐一道

出嫁了  做人家的小老婆

需要堅守幽人之正

 

93

姑娘們捧著竹筐  筐子

空無一物  小伙子揮刀

宰羊  羊的身上沒有流血

 

帝乙嫁女  一個少女的哭聲

從那遙遠的年代傳來  歷史的

天穹  有一陣悲雨飄零

 

94

地暗而天昏  太陽被天狗

吃了  已經到了中午

抬頭看見北斗星  出門的漢子

遇到了當年一個要好的女人

 

寂靜而又空蕩的女人又去了

庭院深深  只留下一個背影

 

95

沒完沒了的顛簸  他感到了

極度的疲乏  終於到了

可以投宿的人家  羈旅之人

有了一間合適的住所

又賺到了一筆可觀的白銀

 

誰知旅店失了火  混亂中

跑掉了昨天剛買的奴僕

去山上打獵  跑了一只野雞

還帶走了他的一枝箭矢

 

96

風吹萬物  無所不入  小有

亨通的時刻  大膽往前走

讓陰邪災害與夜晚一道消逝

在山上收獲著各種珍貴的獵物

 

巽風徐徐  吹皺我心中的一池

春水  行走在變幻莫測的

上古風雲  看那個演易的老人

大樹下無語獨坐

 

97

日月當空  有水有風

和悅持久  天地永

鴿子從遠處飛來

有幾只喜鵲立在枝頭

 

輕信小人的取悅  危險的利劍

懸在頭頂  望著夕陽下的

山林  他不禁黯然傷神

 

98

那一場可怕的洪水  衝到了

人們的身旁  吞沒了

綠樹環繞的村莊  漫上了連綿

起伏的山崗  衝垮了王侯那

華麗的宮城  淹掉了五百王畿

驚恐的馬群  在逃命中紛紛跌傷

 

風從水上吹過  水在風中渙然

離散  離析分崩  天昏地暗

強大的王朝毀於一旦  驚駭中的

人們紛紛逃去  慌亂中的

一粒救心丸  被一場洪水衝散

 

99

從渙散中逃出  是人生一種

幸運  安然而節制  順從

君王的旨意  大路自然亨通

 

天地之道在於節  凡事

不可過分  心態要正

聖人  倘若以節制為苦

其凶吉則不可以

 

100

那一只雄鶴  在樹蔭下引吭

啼鳴  美麗的雌鶴喲

在水邊同聲應和

 

慘淡的夕陽下  備下了

一杯香甜的美酒  我要請您

今夜與我一起共飲

 

101

高吭  刺耳  一只山雞的

叫聲  此刻響徹天庭

驚慌的燕子趕緊逃離山林

 

天上沒有烏雲  月亮

將圓未圓  我的馬兒跑了

失去匹配  焉知禍福

 

102

還沒飛過網的  就去

攔住它  已經飛過網的

就趕緊去射殺它

   

沒有網住的  已經

飛過去了  鳥兒的身影

已經遠的看不見了

到頭來  只有兩手空空

 

103

莫登高  登高必遇險

做人就要低姿態  下行則

吉祥  飛鳥的鳴叫聲

還在耳邊迴盪

   

不能飛的若要強飛  預兆著

凶險  錯過了他的爺爺

遇見了他的奶奶  沒有趕上

國君  但是遇到了臣僚

有差遲  但決非徒勞

 

104

本想去射一只小鳥  卻沒有了

彈弓  只能用帶著繩子的弋

在洞穴裡射殺不能遠跑的野獸

 

出門危險  莫要占問不休

心存戒懼  小心翼翼

永遠地守持中道  才是正途

 

105

一只鳥兒從天空飛過  遺落

幾粒音符  高高的山項上

有幾聲隆隆的驚雷  從破舊的

茅草屋的窗口  我遙望天空

把這六十四卦默默推演  反思

這幾十年的風雨人生

 

不可大事可小事  宜下

不宜上  矯枉過正  過反於中

不斷完善自我  眺望天空

那幾只飛鳥早已遠去  只留下

這夕陽  黃昏  還有幾片

若有若無的遺音……

 

106

東邊鄰居豐盛的祭禮  不如

西邊那一家儉樸的享祀

歷時三年  討伐鬼方的萬歲爺

終於平息了禍患  小人可以

重賞  但是不能重用

      

渡過大河  大事已成 

已經亨通  還只是小小的利貞

起初謹小慎微  還算吉利

到了後來就亂的前功盡棄了

 

107

貴夫人要出門  車上的簾子

卻找不到了  色彩鮮艷的

絲帛  時間一久也就破舊了

 

整天戒懼著  不要急著去

追逐  水火既濟  出險濟灘

我的眼前飄過迷迷茫茫的一片

 

108

跨過一條又一條溝坎  闖過

一個又一個的險灘  一艘

日夜航行的小船  此刻已經

抵達了勝利的彼岸

 

輝煌之後是衰敗  功成之後是

寂寞  完美的只是一個理想

多年的夢境  昨夜已經煙消雲散

慶功會上  我的眼前一片昏暗

 

109

陽光找不到被跌碎的理想  柳枝

被早上的露水吻成輕傷  秋風

驅散了夏天的炎熱  浮華的背後

我嗅到了翩翩落葉的悲涼

 

從黑夜的堡壘  採摘一滴

碩大的淚珠  澆灌靈魂深處的

哀傷  再用我詩句中的火焰

鍛一把普救眾生的刀槍

 

110

粘濕的歲月  挽留不住瞬間的

輝煌  一張曝了光的底片

在這個世界  不會留下蹤跡

跑得再快  也追不上孩子們的

腳步  高速公路是我們

這一代命運中定的馬韁

 

用夢想浸泡昨天的記憶  以

一生的執著  煎熬著一副

沒有口味的草藥  為了別人的

感覺  我把自己洗成一片空白

像被蒙上眼睛的一頭毛驢

一天一天地重複著生命的軌跡

 

111

所有的渴望都會失落  所有的

幻想都在凋零  從大臣的

咳嗽聲  聽一個戲子的呻吟

 

無言的詞語  被牆壁撞擊

瘦弱的軀體  擠不進幸運的

門  那就夜上崑崙  去

放牧一場漫天的大雪

 

112

五彩繽紛的鬧市  早就被商人

簡化為一張越來越重的紙幣

虛無終將有一切  我的命運

不過是它手的一點小費

 

無雨的久旱  正在風我這

枯瘦貧血的肉體  鐵打的青春

在時鐘滴答的氧化中鏽跡

斑斑  脆弱的靈魂無路出逃

剩下的只有這一口熱氣

 

113

肢體連著姓名  被隱進一張

工卡  在一條流水線上

又被一紙合同碾成一堆粉末

 

昨天的夢  被懸掛在黑暗的

夜空  一張接一張的訂單

讓美麗的花朵在一夜之間墜落

 

114

喧鬧的街頭  幾個明星在

拍賣自己的嘴唇和內褲

那手中的金線  已經挽不住

這就要折斷的嫩弱的柳枝

 

昨夜奠基的工程  在官商

合營的沃土  滋生著一夥

蛀蟲的貪婪與獰笑  一只

烏鴉  穿越寧靜的天空

 

115

英明的鄉長們  用女人的

裙擺  拉動著一個地區的GDP

美麗的姑娘  神秘的軀體在

一夜之間  長滿了雕花的蟠龍

 

刊登我詩作的一張報紙  被一個

時髦的女郎撕成兩半  帶進了

一所公廁  這個失眠的夜晚

迷路的豪傑  衝不破夜總會的大門

 

116

在盛世的美詩中  國幣被美金

綁架  狼煙四起的邊境  高手

正在做局  一位邊防軍哨兵

在報警  化裝了的海盜正偷偷入境

 

昏睡不醒的將軍  仍在做著

刀槍入庫的美夢  美人帳前的

歌舞平  依舊演繹著

一幕幕醉生夢死的徹夜狂歡

 

117

命運中的蟒蛇  張開它那

血盆大口  和暖舒適的春風

青蛙王子的災難正悄悄降臨

 

一個碩大的C形包圍圈中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突圍?

 

118

硝煙沒有遠去  歷史又一次

踏進同一條宿命的河流

 

性感的城市  在我這個啞默的

頭顱  只剩下一個虛空

煎熬中的靈魂  今夜不能入眠

 

119

那遙遠的陳年舊事  被釀成

一杯醇香四溢的美酒

倒騎毛驢的詩人  千年之後

仍然沒有走出陽關

 

流行的歌手  凋謝了東坡居士的

大江東去  勃起的“下半身”

讓性慾的猿啼  在夜晚的

燈紅酒綠中  迷失了回家的門

 

120

隱身在網絡的對面  細細觀看著

自己的醜惡  我的寬帶總是

在關鍵時刻掉線  死機之後的黑屏

讓一個喧鬧的夜晚陷入孤單

 

一條慾望的蛇  在都市的血管

游動  三個女孩  點燃了酒吧

前面的紅燈  川流不息的  都是

時間的過客  歌聲在風雨中隨落花

飄散  不知道今夜誰會敲我的門

 

121

越來越多的污濁  腐蝕著都市

麻木的神經  笑容可掬的

商家  昨夜運籌帷幄  平靜的

三尺櫃台  處處充滿血腥

 

變幻莫測的人生  定是一出

悲劇  辛辛苦苦一輩子

挖掘的竟然是埋葬自己的墳墓

 

122

太陽被煙塵遮蔽  寧靜的湖泊

不見藍天  那一次次飛來的

礦難  讓多少打工的漢子命喪黃泉

 

被現實擠壓的面孔  變形為

一張魔鬼的臉  用屁股思想的

冒號  讓這個世界倒立

 

123

詩性  在交易中流失

詩意  在廣告上變味

詩人  在都市沉淪

 

一棵垂死的樹  在向

李白的月光呼救

一個當代的詩人  吐出

一束驚世駭俗的詩句

 

124

在孔老夫子的一滴

淚珠裡游弋

一只螞蟻的真誠

被淹死在深秋的黎明

 

我有仇  我有恨

我遍體鱗傷 

看小心翼翼流浪漢 

行吟在

這條大河的兩岸

 

125

一條高速公路  在一座大廈的

廢墟上  連接著一個古老的

神奇  那一條混血的魚龍  跨越著

歷史的滄桑  正在悄悄復活

 

在城市閃爍的燈光下  我已淪為

眾目睽睽的標本  一雙被冷風

剝離的眼鏡  在看湖濱的一排柳絲

正與彎彎的殘月一同憔悴

 

126

一聲聲嘆息  跌落在這個沉沉的

黑夜  在時間的灰燼裡翻箱

倒櫃  我要找回那個失去的自己

 

一面冰冷的鏡子  掛在我的床頭

默默地等待著另外一個孤魂

在一場虛幻的追逐中醒來  已經是

夕陽西下的黃昏

 

127

既濟之後是未濟  子夜之後是

黎明  老和尚圓寂  新生兒啼哭

大河落日是一幅最美的畫圖

巴山道上的川江號子  拉動著

一支龐大的船隊  輝煌之後

在一個新的起點  在我們無法

抵達的海域  為了子孫後代

讓你我再一次啟程

 

火在水上  水在火中  水深

火熱  是一個無法逃遁的人生

六十四卦的演繹中  我乘坐的

列車終於靠站  從一個新的

置高點仰望蒼穹  只覺得

雲淡風輕  天高海闊  極目千

我看到了一個更加寥闊的太空

 

128

倒轉的車輪  死死地拉著它那

一副沉沉的腿腳  奔騰的

河水  濡濕了它那漂亮的尾巴

涉水渡河  一只小狐狸

在惡水中搏擊  遭遇風險

它幾乎被浪濤淹沒  在一滴淚水的

鹹味  停留著三千米的憂傷

 

天生四  陰陽合一  我頭頂的

天狼星  在昨夜的荒野上突然墜落

市場與計劃聯手  早就瓜分了

昨天的時空  慾望的海洋

我們在禁錮中長出了畸形的鰭

啊!世界上所有的幻影  都會在

一個春夜凋零至盡  寫在這個晚上的

詩句  切割著我這疼痛的碎片……

 

 

(全詩發表於香港環球出版社:

《文人&學者》2013年上半年卷,

作家出版社:《走進眾妙之門》及北京燕山出版社:

《中國網絡文學精品2011年選》先後收錄,

並獲2011年中國網絡文學特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