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中的當代詩魔

 夜讀《漂木》,致洛夫

 

洛夫在年過古稀之後為華文詩壇獻出的長詩《漂木》,不僅是他個人創作上的一個奇迹,也必將是中國新詩史上一個重大的事件。

                     ——葉  櫓:《漂木》論

葉櫓:原名莫紹裘。19367月生於南京。1957年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

 

20071012日至14日,洛夫長詩《漂木》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湘西鳳凰成功召開。洛夫先生,以及詩人、國畫大師黃永玉,謝冕,吳思敬,任洪淵,葉櫓,沈奇,莊曉明,簡政珍,白靈,鄧艮,孫金燕等來自大陸、台灣、加拿大、美國的詩人學者與會,發表了論文或講話。會議一致肯定了《漂木》在中國新詩史上的里程碑式的地位,認為與《離騷》《紅樓夢》等偉大的作品一樣,《漂木》將是一個說不盡的話題。

                     ——《漂木》國際學術研討會的報導

 

 

        一、

異國他鄉  昨夜的海上

風平  浪靜  一個人的旅途

遭遇孤獨  遙遠的故鄉

從此更加遙遠  溫柔的春風

有母親臨別的叮囑

出門在外  不要忘記

故鄉上空的月亮

飄洋過海  要帶上

詩人洛夫的一根漂木

 

        二、

這長長的一根漂木  至今還有著

故鄉的溫熱  在八十年的

風雨中歷經滄桑  生長著三千行

詩意的旋律  從大洋的彼岸

飄蕩而來  在夜晚的浪波

重溫舊時明月  擁抱著這根充滿靈性的

漂木  我在顛簸的甲板上

眺望大海  和這根漂木一道漂泊

我開始了一次歷史的尋覓……

 

        三、

戰亂的年代身不由己  脫離了母體的

那一根漂木  開始漂泊在一個慘淡的黃昏

孤島的軍營  做了一介武夫的文人

用一支槍管瞭望歲月  夕陽下

一只想飛的煙囪  在戒備森嚴的

鐵絲網堿搹u寂寞  海灘上

放飛的夢想被牢牢禁錮  奔跑的青春

無處歇腳  春風沉醉的晚上

留下一份孤寂  他在望著西天的那一輪殘月

 

        四、

用詩歌給夢想裝上一副翅膀  漂木

在一個早上展翅翺翔  床褥終於找到了

睡眠  歌聲也在晚上找到了嘴唇

在一個小小的夢的樓閣  他收藏起

整個季節的煙雨  然後在一個金色的

芒果園  放眼看一些美麗的墜落

接著又去《靈河》游泳  從孤絕中尋求突圍

在《創世紀》的跋涉中  詩人終於找到了

一個窗口  還有一個獨立的自我

 

        五、

在石室中見證死亡  在《魔歌》中見證

一只兀鷹的超越  行進中的漂木

看到了一個詩人的墓碑  又在一個園子

聽到了一棵樹的淒厲呼喊

在歷史的辛酸中  用傷口唱歌的

靈感  在一只梨子的胸膛

發現了一口好深好深的井  一不小心

掉了下去  他才知道井婺邞漪O

這些年來累積的鄉愁之痛

 

        六、

和暖的春風融化了海峽的堅冰  思歸的遊子

重回故里  四十年的思念  此刻跪在母親的墳前

抓起一把泥土  漂木在鹹澀的淚水中上下沉浮

詩人在故國的山水中流連  西湖看荷花開放

黃鶴樓登高望遠  八達嶺巡視逶迤長城

天府之國尋李白未遇  就去找杜甫的影子

一路同行  然後出三峽  下金陵  夜尋烏衣巷

看到了當年那一群王榭堂前的燕子  正跌跌撞撞地

飛進狀元樓  飛進了隔壁肯德基的烤爐

 

        七、

又上征途  從孤島飛往大洋彼岸  大海堛

漂木再度自我放逐  美麗的夕陽下

眺望落日  街頭的詩人瘦成一根青竹

在這沒有上帝的年代  繆斯女神

風光不再  往日的喧鬧被一陣春風

吹散  冷清的詩壇如今更加寂寞

夜鶯遠行  百靈鳥啞了喉嚨  詩人們

丟掉了平平仄仄  霓虹燈下的都市

在夜晚的醉眼朦朧中駛上高速

 

        八、

乘槎  浮於海  永遠的漂泊是

一塊木頭的無奈  也是一個詩人的

命運  夕陽的淒涼是這個時代

一種內心的痛楚  黑夜降落之際

頭顱是一個更加沉重的負荷  時間的絞肉機

無休無止  割裂著街上盲亂的靈魂  今夜的月亮

仍然懸掛在故鄉那個失血的天空  漂泊的

是風  是雲  是夢  只有海外的遊子頻頻回首

一直在那奡M找  在尋找著一條回家的路

 

        九、

死亡和重生的鐘聲  在鮭魚那

垂死的逼視中同時敲響  衰萎的青草

在一場夜雨中復活  沒有了歷史的

詩人  仍然在生存的荒謬中追求永

上帝死了  諸神退位  高大的楓樹留下的

那一根漂木  在一場馬拉松的攀登中

登上了當代詩壇的珠穆朗瑪  熱烈的呼喊

我聽到了  一個詩人的長嘯和慟哭

我看到了  一位仍在漂泊中的當代詩魔……

                                                           2007.11

 

附言:又是一首我自創的“九九體”(即每節九行,總共九節)。

 

 

雪梨易心弦編委讚嘆:好詩,望塵莫及,拜服!